蔡徐徐

晚间,喜乐宫最大的包厢内,蔡徐徐端起酒杯,很外场的冲着老猫,马老二等人说道:“我叫蔡徐徐,蔡文姬的蔡,清风徐来的徐……今天感谢大家款待,感谢哈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蔡徐徐这么客气,也都纷纷起身跟他举杯致意。

    简单的寒暄过后,叶琳有意让秦禹和嘘嘘培养培养感情,所以拉着俩人不停的闲聊。

    沙发旁边,付小豪低头帮三人倒满洋酒,轻声问了一句:“徐总,您抽烟吗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抽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。”付小豪立马拿起烟盒,就要给对方抽一根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不抽这个。”蔡徐徐摆了摆手,扭头打了个指响儿。

    沙发门口处,一个拎包的小伙立马起身跑过来,动作利落的掏出雪茄盒,率先递给了秦禹:“您抽烟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抽这个。”秦禹笑着摆手。

    “您来一根?”跟班很会看眼色的又冲付小豪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抽,呵呵。”付小豪一笑,回身就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跟班把秦禹身边的几人全部让了一遍后,最终才将雪茄盒递给蔡徐徐。而后者则是优雅的拿出一根雪茄,低头用剪刀剪开烟嘴。

    跟班立马掏出喷火机,对着雪茄一通猛燎后,蔡徐徐才叼在嘴上吸了一口,并且赞叹道:“抽这个好,润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,也不知道该说啥:“松江很少见到这玩应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叼着雪茄,轻声说道:“去箱子里,拿两瓶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跟班闻声立马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蔡徐徐扭头看向秦禹,吸着雪茄,略有些拿着范儿的问道:“秦队平时有啥爱好吗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我?也没啥爱好,以前喜欢射击,喜欢收藏枪,但现在也没功夫摆弄那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我送你一把,纪元年前的老式托卡列夫S枪,棕柄的那种。”蔡徐徐轻笑着说道:“我朋友也喜欢这东西,他家什么好枪都有,我去了随便拿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吴迪,琳姐的朋友,就是我的朋友。”蔡徐徐大咧咧的回了一句后,转身喊道:“宇宇。”

    “哎,在呢!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包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一个小伙起身后,也拿起了一个黑色手包,迈步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蔡徐徐接过之后,低头打开拉链,从里面拿出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,伸手递给秦禹说道:“老坑冰种,我八区的朋友从欧盟那边拿回来的料,找大师开光后,请的玉观音,非常灵验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接过锦盒,伸手打开一看,确实见到里面摆放着一尊比火柴盒小一点的玉观音。而且他虽然不懂翡翠啥的,但也能看懂这个料的价值。

    晶莹剔透,没有一点杂色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现在基本都找不到了,只有纪元年前的存货了,用一块少一块。”蔡徐徐笑着说道:“你拿着戴吧,就当是个见面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贵重了。”秦禹也没想到这个嘘嘘能这么大方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吴迪和琳姐的朋友,就是我的朋友,咱们之间不用客气。”蔡徐徐坚持着说道:“我平时没啥别的爱好,除了收藏收藏这东西外,那就剩下打牌牌,听听Rap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看向了叶琳,后者笑着回道:“徐徐一片心意,你就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了。”秦禹小心收下,端起酒杯说道:“我无以为报哈,尽力把药线的事儿干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到点子上了。”蔡徐徐眼神一亮:“药线干好了,怎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二人撞杯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吱嘎。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之前下楼取酒的跟班,拎着个小皮箱走了进来,随即弯腰蹲在大理石桌旁,从里面拿出干净的白桌布,两瓶木盒装着的红酒,以及各种杯子,醒酒器具,跟变花样似的,一件件摆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旁边的老猫都看傻了,直吧唧着嘴说道:“你看看人家,逛窑子都自己带桌布,带杯,真TM讲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注意点,咋那么愣呢?”马老二笑着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逼王来了,我要退居二线了。”老猫汗颜。

    “你过去跟他聊两句啊。”徐洋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这个嘘嘘,我是降服不了他。”老猫摇头。

    沙发中央,蔡徐徐看着秦禹,轻声说道:“总公司在奉北的所有资金,我一个电话就能调的动。秦兄,你就在前面好好干,资金和设备什么的,我分分钟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太感谢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虽然觉得这个蔡徐徐有点爱装B,说话也略微有点大,但总归是个能接触的人,所以也很客气的回道:“我们一块用劲儿,把事儿干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蔡徐徐笑着冲跟班吩咐道:“把酒全醒上,我感觉我今晚又来状态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警司。

    二队长拿着一大堆资料,拨通了司长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司长,我跟您汇报一下,主要嫌犯已经吐口了。”二队长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方向?”司长问。

    “收了钱领头闹事儿的人,总共有十二个。我们顺利抓捕了六人,而这其中只有一个是能跟上层发钱的人接触上的。”二队长轻声说道:“据他交待,给他们拿钱的,是咱开元区议会的刘议员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刘议员?”

    “刘贤。”二队长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司长沉默半晌又问:“刘贤是亲自给他们的钱吗?”

    “那没有,钱是从奉北的一个贸易公司打过来的。”二队长立即回应道:“目前我已经让人在调查这个公司了,应该很快就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马上准备抓捕刘贤,同时要组织人手,准备去奉北抓捕这个公司的主要高层。”司长立马做出部署。

    二队长一愣:“这事儿不用往上面报告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报告了,消息肯定就漏了。”司长皱眉回道:“对待游行案件,我们开元区有自己做主的权力,你直接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乐宫内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后,秦禹笑着冲蔡徐徐打了个招呼,拿着手机就走到了包厢外面:“有啥事儿不能在屋里说?”

    刚刚才到门口的朱伟,立马趴在秦禹耳边说道:“开元区那边有动作了,听说有一个领头闹事儿的人,已经吐了。据他交待,指使他的人是开元区议会的刘议员。”

    “准确吗?”秦禹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准确,我一个铁磁给我的消息。”朱伟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立马拿着手机走到一旁,第一时间拨通了吴迪的号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