惨胜一局

奉北警司内。

    二队长红着眼珠子,冲开枪打死老丁的那名嫌犯喝问道:“谁指使你干的?”

    “你爸。”嫌犯擦了擦大鼻涕,笑嘻嘻回道。

    二队长勃然大怒,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:“我看你是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嫌犯被打的脑袋晃悠了N下后,立马歪着脖,龇牙说道:“来,你打狠一点,拿警棍打……争取一下就给我干死。”

    二队长无言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想活了,我求求你了,你快点弄死我。”嫌犯哀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二队长回到办公室,气呼呼的冲着新城区警司的人问道:“兄弟,查出来这个嫌犯的身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查了。”新城区警司的人,拿着资料轻声回道:“张大力,男,35岁,有两次抢劫前科,有常年扎针的恶习。三个月前,他被检查出肝癌,没几天活头了。”

    二队长无言。

    “他是乘坐轻轨,在今早7点多来到奉北的。”新城区警司的人,皱眉回应道:“很明显,他是有人雇佣的死士,开完枪,就没想着能活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让人抓他家里人。”二队长恶狠狠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兄弟,老丁都没了,你抓他家里人还有啥意义吗?”新城区警司的人拦了一下:“更何况,你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二队长无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。

    徐洋,蔡徐徐,马老二,以及其他几名被捕的嫌犯,全部被突击审讯。但众人的口供出奇一致,都只声称自己跟老丁有经济纠纷,准备合伙找他算账,但拒不承认鼎辉公司问题,以及费宽失踪的案件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已经死了的老丁和费宽,完全没有办法给警司这边提供决定性的证据。所以新城区警司,只能以持枪伤人,拒捕等罪名先将几人收押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多钟。

    奉北南丰监狱内,马老二戴着镣铐,面无表情的站在了墙壁旁边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看押警员打开监室门,摆手冲着马老二喊道:“进去老实点,别给我找麻烦,不然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领导。”马老二在警司的时候,也不知道挨过几遍打了,总之脸上已经看着没有一块好地方了,全是淤青,血肿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”看押警员摆手。

    马老二闻声钻进狗洞,进了监室。

    “重犯,都别撩骚他昂。”看守人员在监室外面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你放心,把人放我们这儿啥事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监室内几个领头的犯人,很有顺序的一人回了警员一句。

    监道内泛起一阵脚步声,看押人员离去。

    室内,马老二站在门口,伸手就拧开了水龙头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铺面上的一个壮硕小伙,上来就踹了马老二一脚:“雏啊?懂不懂规矩?”

    马老二回头看了对方一眼:“盘盘道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呀我艹,你是个人物呗?”壮硕小伙目光凶悍的问道:“你想怎么盘?”

    “我腿里有钢板,脚上带刺儿,蹲也蹲不了,跪也跪不了。”马老二话语简洁的摆手说道:“你叫屋里的龙下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艹你大爷的,蹲不了,跪不了,你是金刚芭比啊?”壮硕小伙嗷的一声窜下来,举起拳头吼道:“你还要找龙?老子给你打成龙!”

    “等会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监室里侧传出了喊声。

    壮硕小伙闻声回头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强壮,脑后梳着小辫的中年汉子,擦着手掌从屋内走了出来:“我听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呢?”

    马老二闻声抬头,随即愣住。

    “咋地,就你要找龙啊?”小辫男子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呦,枭哥!”马老二惊喜若狂,两步窜上铺面,张开手臂喊道:“我就合计了,在奉北蹲窑,小禹肯定得把咱们整一块来。”

    “中午我就听到信儿了。”叶子枭笑吟吟的回应道:“你就跟我这屋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很开心,张开手臂跟叶子枭抱了一下:“你这都进来了,头型还……这么牛B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市区。

    心情极度低落的小星,在新纪元大酒店内见到了三公子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还寻思来奉北收尾呢。”小星很烦躁的说道:“谁成想,我人还没到,老丁就升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三公子轻声一笑:“也正常。老丁要是吐口了,那吴迪真就危险了。所以对面拿命填,也得把这个坑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二队长也是个粗心大意的货。”小星皱眉骂道:“人都拉到警司门口了,让人给毙了,你说这不是脑残吗?”

    “即使过了门口那道关,老丁估计也难活。”三公子轻声回应道:“你别忘了,他家里人还在外面呢,韩三千绝对不会允许事儿坏在自己这边的。所以他咋想办法,也不可能让老丁那么容易就吐了。”

    小星沉默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这事儿虽然没有一下搞死吴迪,可也抓了马老二,徐洋,蔡徐徐这帮人。”三公子起身说道:“这帮人一进来,秦禹在地面上就没啥人可以用了,也算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小星斟酌半晌,突然抬头问道:“要不然,我在地面上,再给他们找点事儿,拖一拖秦禹的节奏?”

    “先不用。”三公子摆手:“一直小打小闹的没意思,再等等吧,等新投资方的钱到位了,一次分公母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小星点头。

    三公子低头倒了杯水,轻抿了一口说道:“这两天我就回松江,准备成立药物公司的事儿。你也动起来,跟医药署,卫生署,那边勤走动走动,准备拿批文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星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拨通了叶琳的号码,轻声说道:“你再找找关系,在奉北那边照顾一下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都打过招呼了。”叶琳点头后,出言问道:“徐洋和老二出事儿了,地面上的生意谁打理?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明天我开个会,新提两个人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心里有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。

    可可迈步走到老爹的办公室内,笑眯眯的说道:“爸,这回我去松江,可能需要很长时间,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哈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要走了?”老于难得面容和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秦禹催了我好几次了。”可可点头回道:“我准备去一趟七区办完手续,然后就到松江。”

    老于缓缓起身,迈步走到女儿旁边,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:“咱家男孩不行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可可看着父亲,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当日晚上,可可带人启程赶往了七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