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贵客来

秦禹在单位足足忙活了将近两天,才算彻底把所有嫌犯的口供和证据整理完毕,而高强度的工作刚结束后,他就病了,感冒了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三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倒在家里的床上,正在不停的擦着鼻涕时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干嘛呢?大忙人!?”叶琳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感冒了,在家呆着呢。”秦禹脸色涨红的问道:‘咋了,有事儿啊?’

    “嗯,有事儿,你把你的几个小伙伴叫上,来喜乐宫找我,我带你们去接个朋友!”叶琳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现在就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见谁啊?”秦禹有些不太想动的说道:“我真的特别难受,骨头都疼,要不行你们去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的人挺重要,你最好见一下。”叶琳轻声回应道:“他是奉北那边贸易公司的一把,以后给供货商走钱,都得从他哪儿过。”

    “韩三千身边的人?”秦禹楞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叶琳点头:“他是你的财神爷之一,你这必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话,只能强迫自己起床:“我叫一下老二,徐洋,还有老猫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,晚上在我这儿聚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!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简单洗漱完毕后,就开车赶到了警司楼下,伸手拨通了老猫的号码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老猫慵懒的声音响起:“有何事唤朕?”

    “下楼,跟我去见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见谁啊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咱未来的钱袋子。”秦禹擦着鼻涕说道:“叶琳刚给我打完电话,要晚上聚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猫沉默三四秒:“我就不去了,你们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折腾的我有点累,不爱动,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,我这重感冒的人,都坚持着爬起来了,你怎么那么特殊呢?”秦禹不容置疑的催促道:“赶紧的,我在楼下等你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真不去!”老猫坚持着说道:“你们聚吧!”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啊?!”秦禹停顿半晌后突然问道:“咋地?现在要单飞了呗?叫不出来你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想干啥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猫无语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啊,我就等你五分钟,你要不下来,咱俩就掰了。”秦禹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大概不到十分钟,老猫戴着个紫红色的绒线帽子,表情无奈的坐上了秦禹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五分钟下来,你他妈磨蹭这么久?你啥意思啊?”秦禹伸手拽过老猫,一下就将冰凉的手掌插进了他的脖领子里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艹!”老猫被冰的怒骂一声:“你是不是有病?!这样会痛经的,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秦禹闻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傻B一样!”老猫打开秦禹的手掌,表情憨憨的骂道:“不是,我就不明白了,你为啥非得叫我去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离不开你嘛!”

    “你滚犊子吧。”老猫眉头轻皱,搓着手掌回应道:“今天破例去一次昂,以后有这事儿,你尽量别叫我。”

    秦禹启动汽车,一边开着,一边轻声冲老猫说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咋想的,但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老猫沉默。

    “李叔的立场,确实让你很为难。我也知道你主动不掺和这些事儿,是为了避嫌,不想让其他兄弟多想。”秦禹表情严肃的说道:“但我觉得,你自己本身就想多了。药线能搭上,那是你,我,齐麟三个人在江州玩了命的结果,所以我们永远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,除非有一天,你觉得这条线没意思了,自己主动要走……那我啥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老猫叹息一声:“我是真被这事儿搞的心烦了。你说,我在药线这边出力,帮着大家一块搞到了三公子,那老李就遭罪了,可你让我帮着三公子搞你们,我也做不到,所以这几天我他妈心可烦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:“李叔已经好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老猫,我跟你表个态哈。”秦禹扭头看向老猫,脸色非常严肃的说道:“如果这次我们折了,那李叔坐在三公子的火箭上,肯定是要窜起来的。但如果这次我们侥幸赢了……那不管是吴迪也好,韩三千也好,我都不会让他们打压李叔的。”

    老猫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做,不是因为咱俩的关系,而是李叔对我有恩。”秦禹脸色认真的说道:“从待规划区到松江,对我好过的人,屈指可数,我都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老猫搓了搓手掌:“希望咱们和老李都能挺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能。”秦禹鼓着劲儿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警司内,二队问讯室内。

    一名膀大腰圆的汉子,满脸是汗的用手抓着自己的胸口:“……你给我打针安定,我求求你了,你给我打一针……!”

    二队队长翘着二郎腿,笑着问了一句:“老烟枪了?玩多久了?”

    汉子不停的吞咽着唾沫:“我求求你了,大哥,你给我打一针吧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撂案,撂案我就送你去医院打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汉子眼神迷离,使劲儿甩了甩脑袋回道:“我说,我说!”

    “谁找你组织游行的?”二队队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开元区区议会的刘议员……是他找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直接给的你钱,让你组织游行吗?!”二队队长立马追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他跟我谈的,但钱是从奉北一个公司打过来的。”汉子喘息着说道:“给了我五万,让我组人,买枪,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北站。

    数台汽车停在路边,叶琳,秦禹,老猫,徐洋,还有马老二等人,正聚在一堆等待着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一辆从奉北开来的列车进站,一名青年穿着浅蓝色的风衣,带着皮手套,领着十几个人,大步流星的从车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过一小会,一群精神小伙出了出站口,就见到了叶琳等人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秦禹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蔡徐徐,我们总公司派到奉北分公司的一把。”叶琳笑着介绍道:“徐徐,这是秦禹!咱们新的合作伙伴。”

    秦禹身患重感冒,所以鼻音很重的伸手说道:“你好嘘嘘!”

    旁边,老猫翻了翻白眼:“嘘嘘?我TM还叫泚泚呢!这名字起的真没啥水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