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才是强杀

徐洋愣了半天,突然笑着反问道:“你想分化我们?”

    二队长听到这话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吐了,再拿我的口供,去吓唬马老二和蔡徐徐他们?”徐洋盯着二队长,轻声说道:“你这种审讯套路,我混地面的时候就摸透了。”

    二队长闻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抱团还有一线生机,里挑外撅大家全完蛋。”徐洋轻声说道:“我不是小孩,你说什么,我就听什么。”

    二队长眯着眼睛:“你觉得我在玩你?那你开个条件,咱俩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咬秦禹可以啊,你先把我放了。”徐洋歪脖问道:“你能做主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二队长听到这话,伸手摸了摸脑袋:“我跟你说好话,你也不好好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人想的太傻了。”徐洋体态松弛的回道:“我啥都不说,你不一定有证据。但我要吐了,那不等于承认了自己犯罪,然后自己给自己判刑吗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二队长突然暴起,手里攥着电话,一拳怼在徐洋的脸上:“你有点给脸不要脸啊!”

    徐洋被打的脑袋向后仰了一下,鼻子瞬间流血。

    二队长伸手指着徐洋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是吗?那我就让你看看,你们这几个是咋被判死在奉北的。”

    徐洋抬起胳膊擦了擦自己的鼻子:“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就艹你妈了!”旁边从开元区来的警员,棱着眼珠子抓住徐洋的头发:“我在松江就看你们不爽了,知道吗?这跑到奉北了,你还跟这儿装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警员扯着徐洋的头发,就撞在了车门框子上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夜的徐洋早就身体脱力了,所以脑袋被撞了一下后,整个人立马就断片了,双眼瞪着,但看见的却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揍他。”

    左侧的汉子也抽下了腰带,与旁边的同伴,摁着徐洋就猛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私人泄愤的情况,在九区的整个警务系统内都时有发生。再加上徐洋的身份特殊,在秦禹一方的地位很高,所以二队长即使单纯从案子的角度上考虑,也会对他动刑。

    徐洋平时就是个闷炮,他的忍耐力非常好,不然之前也不会跟裴德勇整那么久。所以不管他怎么被打,也不吭声,更没有无意义的叫骂,只抱头护着自己的身体要害。

    早晨九点钟左右,一路上挨了数波暴揍的徐洋,可算是到了新城区警司附近。

    十多台警用车,此刻在道路中央分开,一部分向停车场开去,一部分停在了主楼门口。因为这个新城区警司的结构跟黑街不一样,它没有内院,是临街的。

    车队缓缓停滞后,车内的警员才按着徐洋的脑袋说道:“妈了个B的,别抬头,跟着我走昂!”

    徐洋嘴里含着血痰,抬头扫了一眼对方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被推开,警员跟徐洋共同戴着一个手铐下车。

    路边,不少路过的群众,都在驻足看着热闹。他们很好奇这么多警用车凑在一块,关押的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蔡徐徐,马老二等人,很快也被带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老二,老二。”蔡徐徐满脸淤青,显然在车里也是没少挨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负责押解蔡徐徐的警员,抬手就是一拳,直接打在了他的胃部:“闭嘴,别给自己找罪受昂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身体素质本来就很差,再加上这两天他一直在折腾,所以整个人早都虚了。这一拳挨完,他都感觉自己的屎,好像都被打的要从嘴里飙出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马老二低着头,冲着蔡徐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交流,一个一个走。”二队长站在台阶上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人群中,老丁双手戴着铐子,整个人身上没有一点外伤,显然在车里的待遇不错:“蔡总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闻声扭头。

    老丁双眼通红的看着他:“要杀我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个狗日的……!”蔡徐徐恨意滔天的就要骂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老丁冷笑着看向他:“我不一定会被判死,但你们一定会。你等着,咱们有的是时间玩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快走。”

    警员推了一下老丁,而后者则是冷冷的扫了一眼蔡徐徐,迈步就上了警司门前的台阶。

    “来来,让一让,让一让,我看看怎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围观的人群中,突然有一个满脸坑包的猥琐男子,硬挤着人群就来到了车队旁边。

    “都别看了,散了。”二队长皱眉喊着。

    “你别挤了,你他妈干啥啊,要进去啊?”旁边一个老头,很烦躁的冲着猥琐男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猥琐男龇着大黄牙一笑,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把S枪:“你还真说对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猥琐男抬头看向警司门口,直接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一梭子Z弹近距离爆射,台阶上瞬间飙起数团血雾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尖叫声瞬间响起,围观群众顿时向后散去。

    台阶上,老丁目光惊愕的看向下方,高声吼道:“保护我,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二队长懵B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老丁的防弹衣冒起阵阵白烟,以及他喉咙处大量喷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老丁一看二队长在盯着自己,立马伸手就摸了一下自己滚烫的脖子,随即愣了不到两秒,咕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蔡徐徐抬起头,双眼呆滞的看着身中四枪的老丁,顿时激动的吼道:“CNM,你在装B啊!你不让我等着吗?脖子冒血了,舒服了?!”

    “来人,快,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警司台阶上霎时间混乱了起来,大批警员围住老丁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……!”

    猥琐男子发出神经质的笑声,直接扔了空枪,举手喊道:“我自首啦,自首啦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二队长一脚踹过去:“疯子!”

    “呲溜,呲溜!”

    猥琐男子不停的吸着鼻子,双眼通红的说道:“……我没钱买药了,也戒不掉,你们抓我进去吧,赶紧整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数名警员冲上来,瞬间摁住了猥琐男。

    徐洋擦了擦脸上的血渍,抬头看着二队长突然问道:“我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二队长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徐洋扭头看向嘘嘘,抬起左臂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喊道:“看懂了吗?看没看懂事该怎么办?!”

    蔡徐徐懵B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一定判死我昂!”徐洋目露精光的看着二队长说道:“不然我这人很阴,也很记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城区咨询公司门口,田先生迈步钻进汽车,抬头冲着司机招呼道:“去警司做笔录。”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左侧,刘子叔蒙着脸冲了过来,张嘴喊了一声:“老田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田先生闻声扭头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刘子叔站在路边,冲着田先生的右腿崩了五枪后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打你五枪,你重新琢磨琢磨地面上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刘子叔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内的三个马仔,推门就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子叔左手攥着一颗雷,伸手指着对方喊道:“啥意思,拼一把呗?”

    三人愣住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台纯汽油摩托停在路边,刘子叔跨步坐上去,扬长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