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禹的态度

喜乐宫内。

    秦禹扫了一眼吴迪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老丁必须得没。”封哥插着手掌,轻声说道:“强干也得干,不然他一吐,就彻底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端着茶杯,心里同样对这事儿有些反感。因为她最早给出的策略是先谈,用老丁的家人稳定住他的情绪。这样一来,老丁即使在奉北被抓了,那也会有所顾忌。可这个方案最终被总公司那边给否了,因为上层始终认为,只有人彻底闭嘴,才算安全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一弄,老丁算是彻底记恨上了吴迪和总公司,所以他根本不会再配合大家。目前他被抓了之后,很大可能也会马上吐口,给自己争取减刑。并且最重要的是,老丁此刻已经安排好了他家里人跑路,叶琳即使想找他家里人谈,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强干?”吴迪冲着封哥问道。

    “花重金在奉北买个警员。”封哥办事儿就比较直接,干脆:“十万不行,就三十万,三十万不行,就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啥然后?”封哥皱眉回道:“在老丁准备吐口之前,就让他死在警司呗。”

    吴迪听到这话,忍不住摇了摇头:“成功的几率不大。买人虽然好买,但奉北那边对老丁的看管力度,肯定是非常严密的,咱不是那么好下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除了这个办法,你还有啥招?”封哥皱眉说道:“老丁随时可能会吐口,你现在只能用最快的办法处理他,?没有更多思考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吴迪沉吟半晌,扭头看向秦禹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秦禹扫了一眼吴迪,缓缓站起了身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回道:“我必须说清楚两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吴迪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一,既然是合作,那大家就应该开诚布公一点。”秦禹低头看着吴迪,话语清晰的说道:“可你们暗中让人煽动群众搞游行,却没有提前跟我打过任何招呼。如果你问我了,我是不会同意这个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吴迪沉默,而叶琳则是皱着眉头,善意的出言打断:“小禹,这个事儿,不是吴迪做的决定,是我们总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是吴迪的问题,我说的是整个团队的问题,当然也包括你们总公司。”秦禹话语简短的回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秦禹停顿一下后,继续张嘴说道:“第二,我的人都不是随时可以弃掉的马仔,所以下回不要找我们干这种事儿。”

    吴迪拿起水杯,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秦禹把话说完后,迈步就往外面走:“剩下的事儿,我会处理。但马老二和徐洋的事儿,你要处理好,给我一个合理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推门就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封哥抬头看了一眼吴迪,轻声说道:“他已经有情绪了。”

    吴迪放下水杯,话语简短的回应道:“我出去跟他单独聊一下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吴迪坐在车内,扭头看向秦禹说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小三是同一种人?”

    秦禹看了他一眼,低声回道:“我是觉得,有问题明说,那比藏在心里强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吴迪叹息一声,伸出手掌数着说道:“一个药厂要建起来,涉及到官场,资本,地面等十几个,甚至几十个团队。我确实是牵头人,掌舵人,可我不能做到让所有人满意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比如游行,我也不赞同这个事儿。可你要不做的话,体制内跟老徐唱反调的大佬,就没有一个攻击老徐的点。他的利益诉求达不到,就不会在项目上给你开绿灯。”吴迪拍着秦禹的肩膀,轻声说道:“你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是你,你怎么选择?”

    秦禹低着头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保证自己比小三做的好,但我可以保证,我尽量把事儿干的有人味。”吴迪脸色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所以你不要把我想太好,因为这样你一定会失望。可你也不要把我想的太恶,因为我没有那么坏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秦禹叹息一声,扭头看向窗外:“你的意思,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我选择支持你,是观察了好长时间的。从你上次被小三搞到监狱里,就开始了。”吴迪轻声补充道:“你也费点心吧,好好观察观察我。”

    秦禹迟疑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晨七点半,奉北南的关口处。

    十几台警用车在递交了手续后,顺利入关。

    徐洋被戴着手铐,面无表情的坐在车内,扭头不停的看着周边的景象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开元区警司的二队队长,坐在副驾驶上,低头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哥,呵呵,是,人我抓到了。”二队长笑吟吟的说道:“你一会直接来警司吧,帮我们做一下笔录。是的,你必须来一下,因为他们是从你这儿得到的老丁消息,算是证据链的一环……哎呦,没事儿,人都摁住了,他们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目光诧异的看着二队长,心里瞬间印证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好好,那一会警司见吧。妥,麻烦你了哈,等案子有眉目了,我一定当面感谢你。嗯,就这样。”二队长拿着电话又聊了一小会后,才按了挂断键。

    徐洋抬头看了一眼二队长,突然张嘴说了一句:“老田?”

    二队长闻声回头,目光鄙夷的打量着徐洋:“呵呵,你反应挺快啊!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个回应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“徐洋,你跟秦禹多长时间了?”二队长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洋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算一笔帐哈!”二队长拿着电话,脸上始终挂着笑意说道:“老丁到了警司,彻底吐口之后,你们这几个被抓的人,分分钟就会被打上杀人灭口的罪名。哦,还有,费宽是不是被你们处理了?那他的事儿在一被翻出来,你算过,你会被判多少年吗?”

    徐洋皱着眉头,依旧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还有,鼎辉公司的烂事儿被翻出来以后,你们还可能会被定性为支持,或组织暴动。”二队长舔了舔嘴唇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我负责任的告诉你,你只要上了法庭,死缓是起步,死刑是标准量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合作一下,你只要咬了秦禹,我就把你摘出来。”二队长掏出烟盒,体态松弛的说道:“你和他也认识没多久,何必给自己架在忠臣良将的位置上呢?你说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