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抓捕

两天后,土渣街喜乐宫内。

    吴迪穿着得体的西装,端着咖啡轻声说道:“刚才我跟秦禹通过电话了,他说黑街那边也动起来了,马上要大规模抓捕领头闹事儿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怎么办?是继续抗争一下,还是点到为止呢?”叶琳抱着肩膀回问。

    “市里开会已经制定了处理游行的方案。”吴迪翘着二郎腿,轻声回应道:“老徐在会上被整的够呛,已经被迫妥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三他爸怎么妥协的?”叶琳问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妥协,想办法下调税Z呗。”吴迪抿了口咖啡说道:“下调的方式可能会要点脸面,但从根上讲,他还是妥协了,所以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徐向民众妥协,准备想招下调Z税,那就证明他之前的策略是错误的,是无法挽回的失误。所以现在不光民众骂他,市长和其他领导,也都对他很不满。”吴迪笑着说道:“这一下,老徐是既没拿到政绩,又跟市里主要领导闹的很僵。再加上民众对他的支持率也降到了谷底,我看他要没有救命的药,都坚持不到这届到期,就得下台。”

    叶琳皱眉沉思半晌后说道:“也不对啊,小三之前跟我谈的时候,好像信心很足,说要一年之内打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装硬呢。”吴迪轻笑着回道:“目前药厂就是他们家救命的药。如果这个项目再干不成,那结果都不是老徐政治生涯结束那么简单……当退不退,粉身碎骨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按照你这么说,徐家未来的重心,都会放在药厂的事儿上?”叶琳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吴迪站起身,轻声回道:“小三要把药厂干成了,那将会是完善松江医药,民生,彻底拉动全市经济的丰功伟绩,那是天大的政绩。所以,老徐乘势当上一把,那也是板上钉钉的,绝对不会有一丝意外。可他要没干成,那下场也会很惨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叶琳闻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决战就在药厂的项目上。”吴迪放下咖啡杯,轻声说道:“所以,下一步我们就要在这个事儿上,全力阻击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让秦禹的供货商,快点来松江成立公司。”叶琳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趁着现在小三手里资金断了的空档,尽快把咱自己的架子搭起来。”吴迪迈步走到窗口,轻声吩咐道:“而民众游行的事儿,还是点到为止吧。尽快把屁股擦一擦,别给别人留出把柄。”

    叶琳思考一下,皱着黛眉回道:“为啥不让这个事儿再拖一拖呢?有民众闹腾,这样可以让老徐分神很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考虑到上层的情绪啊。民众这么闹腾,不光老徐自己难受,而是整个政F都在跟着背锅。”吴迪转身回道:“不能为了搞老徐一个人,就把所有人得罪了啊。目前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可以见好就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“通知奉北打款的公司,让他们尽快抽身,全部给我跑到欧盟区去,短时间内不要回来了。”吴迪不容置疑的吩咐道:“这事儿要快办,因为市里已经准备大规模抓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蔡徐徐已经从八区赶到奉北了,估计这两天会来。”叶琳轻声回道:“我一会让他去办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快,不要拖拉。”吴迪再次嘱咐道:“咱们就把线索切断在奉北,不给他们还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叶琳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,樱花胡同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一家很小的日式居酒屋内,低头正喝着清酒,吃着豚骨面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付小豪穿着便装从外面走了进来,快步来到秦禹旁边说道:“……人回来了,刚进家门。”

    “几个人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就他自己。”付小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:“抓吗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连吃了两大筷子面条,起身擦了擦嘴回道:“抓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一处破旧不堪的大杂院外,秦禹站在厕所的粪池旁边,强忍着令人作呕的气味,垫脚往院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大杂院,住了八户人家,一间不到一百平米的住房,竟然被四家分租。所以此刻秦禹从外面往里看,院内是显得非常拥挤的,而且到处都挂着各种晒晾的衣物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也看不到啥啊?”秦禹回头招呼道:“算了,开抓吧,大家注意安全哈。”

    “都动起来。”

    朱伟拿着对讲在旁边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大杂院正门被丁国珍等人一脚踹开,随即七八个警员动作利落的冲了进去。墙头上,秦禹,付小豪,朱伟等人也是一股脑的翻进院内,持枪奔着侧房冲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院内霎时间响起一阵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警司的,都别动,抱头蹲在地上。”付小豪指着众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院内的居民一看到这帮人都带着枪,立马就抱头蹲在了原位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秦禹一脚踹开偏房的房门,拎着枪走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内,挤了足足五个人。一对老年夫妇,一名长相平凡的妇女,以及一个十来岁的孩子,还有一名面色慌张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一家人刚在小炕上摆了桌子,还没等动筷吃饭,就见到秦禹等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陈刚是吧?警司的,”秦禹拎着枪,摆手命令道:“举手。”

    陈刚懵了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丁国珍,付小豪等人冲过去,瞬间就扯住了陈刚,摁住了他的脑袋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打我爸爸!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孩子与老人率先反应过来,伸手就推搡着丁国珍等人。

    秦禹皱眉扫了一眼屋内的情况,轻声冲着付小豪和丁国珍吩咐道:“没事儿,让他自己起来。”

    陈刚憋了半天,满眼都是惊惧的说道:“……我兜里有点钱,你让我媳妇掏出去,行吗?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后,迈步走到陈刚身边,伸手从他兜里翻出了不到一百块的现金。

    “……给……给我媳妇吧,”陈刚低头说道:“就这点钱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叹息一声回道:“你说就你这个家庭,你没事儿跟着起什么哄啊?游行那么好游的啊?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伸手把钱给了陈刚的媳妇,随即摆手招呼道:“行,把他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天晚上,全市值班的警员几乎都在抓人,不到三个小时,就有近五十名带头闹事儿的民众被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中心的会所大厅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穿着风衣,步伐匆匆的冲小星说道:“我要去奉北办一件很关键的事儿,你在家里这边盯着点,务必要让开元区那边,把那几个关键的人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小星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