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里的那一条线

媳妇怔怔的看着刘贤,没有松手。

    “你听话,我去一下就回来,你怕啥。”刘贤双眼泛红的伸出手掌,使劲儿掰着老婆手腕:“你在车里照看好孩子,我先过去。”

    秦禹双手插兜的站在旁边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媳妇眼泪一瞬间流了下来,张嘴想说话,但刘贤一把打开她的胳膊,转身就走:“你带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察猛伸手关上车门,坐在前排座椅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爸爸去干什么?”小姑娘问。

    察猛没有回头,也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漆黑的小路上,秦禹走在前面,刘贤走在中间,付小豪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三人前行了六七十米后,刘贤突然不走了,只抬头看着秦禹喊道:“……就……就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愣住,缓缓回头。

    黑夜中,刘贤双拳紧握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我知道奉北出事儿了,咬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认了。”刘贤咬着牙,语气略显颤抖:“我……我懂规矩,我老婆啥都不知道,你……你们别碰我家里人。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掏出了烟盒,扭头看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别开枪,别让孩子听见。”刘贤闭上眼睛:“你们就说单独把我送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点了根烟,猛然转身就背对着刘贤。

    付小豪收了枪,突然迈步上前,双手抽出了皮带。

    刘贤站在路中央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付小豪两手抓着腰带头尾,从后面套住了他的脖子,猛然提起右膝盖,顶住了他的后腰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刘贤发出一声干呕,整个人瞬间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付小豪瞪着眼珠子,扭过头,不忍看向刘贤,只膝盖用力向前顶着,双手死死的拽着腰带,勒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两秒后。

    刘贤瞪着眼珠子,身体本能挣扎了起来,一脚踩空后,仰面就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付小豪调整了一下姿势,单腿跪在地上继续勒着。

    秦禹背对着二人,听着刘贤喉咙里发出阵阵干呕,和双脚蹬踏着地面的声音,心跳莫名加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吱嘎嘎!”

    刘贤双眼向上翻着,双手抓着地面上的积雪,已经将十根手指挠破。

    付小豪或许是想快点干,也或许是刘贤本能的挣扎,让他心里充满了负罪感,所以他再次双臂加力,咬着牙,红着眼,继续猛勒……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纯牛皮的警用腰带,竟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发出一声脆响,随即折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刘贤猛然从地上坐起,剧烈的干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付小豪懵了,看着手里断裂的腰带,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刘贤剧烈的咳嗽着,呕吐着,完全没有注意到,自己的裤裆一片潮湿。刚才他被勒的小便失禁,整个人已经被折腾的完全没了人样。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了,你们别杀他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路边的汽车内突然传来一声极为凄厉的喊叫,是刘贤他老婆的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让我爸回来吧……我给你磕头……!”

    孩子的喊声很微弱,可秦禹不知道为何,却听的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刘贤坐在雪地上,咳了数秒后,猛然扭头看向付小豪: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抬头看着刘贤,竟被吓了一跳。他双眼充血,红得跟樱桃一般,似有鲜血包在眼皮里。嘴角的秽物与口水粘稠的粘在一块,说话时牙花子染血,看着就跟恶鬼一样。

    付小豪短暂迟疑后,伸手就从腰间拽下了刀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……别让上面知道……我老婆和孩子没事儿……求你们了。”刘贤盯着付小豪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付小豪皱着眉头,拿刀就要往前捅:“我一定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豪!”

    秦禹猛然转身,张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付小豪愣住。

    秦禹扔掉烟头,迈步走过来,轻声冲着刘贤说道:“……你得死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刘贤愣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察猛和付小豪两人,并肩行走在雪地之中,奔着松江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为啥没动他?”察猛问。

    “腰带折了,”付小豪低头回道:“禹哥就把我喊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踏马腰带的事儿吗?”察猛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付小豪摇头:“禹哥就没想杀他。我在车上叫了禹哥两回,他都没停车……最后还是逼着他说,到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察猛沉吟半晌,突然笑着说道:“呵呵,挺好的,他这样,我们跟着他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闻声一愣,没再回话。

    公路上,秦禹开车拉着一家四口,一路向南赶去。

    “叔叔……我有零食,你吃吗?”小姑娘坐在后面,双眼怯生生的看着秦禹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愣了一下,伸手接过零食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早晨八点多钟,马老二等人开着两台车赶到了奉北,在市区某街道岔路口,见到了嘘嘘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丁,你联系上了吗?”马老二站在汽车旁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联系上了。”蔡徐徐皱眉回道:“他一会接上了自己老婆,就马上过来找我们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一愣:“这种时候了,他不着急走,还接他老婆干什么?”

    蔡徐徐轻声解释道:“她老婆也是公司财务,知道很多内情,必须得接上。”

    徐洋皱了皱眉头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公司二把手费宽,也是重要角色之一,”蔡徐徐抬头看向众人说道:“得把他引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引出来?”马老二愣了一下:“为什么要引?”

    “这老小子感觉风声不对了,就一直在跟我打太极。”蔡徐徐看着马老二回道:“昨晚,我就联系他了,让他来找我,可他找借口推了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沉吟半晌:“那你有办法让他来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能和他谈。”蔡徐徐轻声招呼道:“你来上我车,咱们路上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区内。

    小星拿着电话冲三公子说道:“奉北那边有效果了,你看是现在就明打,还是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吟半晌:“按照我之前跟你说的做,不要太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小星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