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把糖

大杂院外。

    秦禹等了不到五分钟后,察猛才带着刘贤,还有他老婆,以及两个十来岁的孩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弄完了?”秦禹扭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弄完了。”刘贤看着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秦禹扔下一句后,就率先上了车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一台七座商务车,缓缓离开了胡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土渣街上。

    马老二坐在沙发上,轻声冲着刘子叔招呼道:“人不用叫太多,四五个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要拿东西的话,就不能坐轻轨。”刘子叔低头扫了一眼时间:“我安排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安排吧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仓库外面,封哥将车停在路边,扭头冲着叶琳说道:“那我就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叶琳推门下车,拎着包包,快步走进了马家仓库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二楼内,马老二给叶琳倒了杯水,轻声问道:“我到了奉北,找谁拿信息?”

    “蔡徐徐已经回去擦屁股了。”叶琳黛眉轻皱的回道:“你到了奉北,找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马老二点头:“你给我交个实底儿,到底是把奉北公司的人送出区,还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跟你说这个事儿。”叶琳斟酌半晌应道:“我刚得到消息,奉北那边已经有人被抓了,不知道会不会吐出来老丁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一怔。

    “我跟吴迪打了个电话,他觉得老丁可能跑出去的机会不大了。”叶琳端起水杯,低声说道:“这些干商业工作的高管,意志力是没有那么坚定的,经历的事儿也少,所以……我们最好不要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沉默半晌:“行,我大致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走,那可以走;如果走不了,那你看着办。”叶琳轻声补充道:“一切安全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这样,我先走了。”叶琳喝了口水,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特殊情况,我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”叶琳点头应道: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二人谈完之后,叶琳快步就下了楼。

    马老二插着腰,站在二楼内转了一圈,立马就冲刘子叔喊道:“叫几个嘴严,活儿狠的精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刘子叔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徐洋从室外走了进来,快步上了二楼说道:“老二,我跟你去奉北吧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一愣:“这种脏活儿,你往上扑啥啊?”

    “咱俩都去,遇到事儿能商量着来,保险一点。”徐洋脸色认真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马老二点头应道:“你不用带人了,我叫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大约不到半小时后,马老二和徐洋一行七人,匆匆上了两台汽车,火速赶往奉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,南城出关卡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抽了根烟的功夫,付小豪就返了回来,拽门上了正驾驶说道:“安排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付小豪闻声重新启动汽车,挂上档,踩着油门就开上了主干道。

    前行了不到一百米后,众人见到了出关卡的大门,随即付小豪向左抡动方向盘,沿着急行通道,开到了检查岗楼旁边。

    两名士兵持枪上前,其中一人敬礼后喊道:“把窗户摇下来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降下车窗,笑着说了一句:“兄弟,就车里这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士兵弯腰向车内看了一眼,趴在付小豪耳边说道:“回来的时候换个车牌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准备了。”付小豪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“开栏,走吧。”士兵起身,冲着岗楼内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一阵嗡鸣声响起,急行通道的栏杆升起,付小豪一脚油门踩到底,直接将车以最快的速度开过了关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关,一望无际的大地就呈现在众人眼前。道路两侧逐渐没了路灯,没了随处可见的建筑物,有的只是厚厚的积雪迎着月亮,泛着幽光……

    刘贤的媳妇坐在中排座椅上,面色略有些不安。她右手死死的抓着儿子胳膊,左手轻掐了一下刘贤的大腿。

    刘贤扭头看了老婆一眼,表情麻木的反应了好一会,才抬头喊道:“秦先生,我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往前开一会,有人接你。”秦禹面无表情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贤点头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刘贤十四五岁的姑娘,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掏出一包软糖,低头就要剥开,吃掉。

    刘贤媳妇眨了眨眼睛,立马打了姑娘一下:“你这孩子怎么不懂礼貌呢?叔叔这么晚了开车送你,你都不问问叔叔吃不吃的?”

    女孩愣了一下,立马抓起一把糖,笑着递给秦禹和察猛:“叔叔,你们吃糖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,察猛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吃呀,我还有好多。”女孩长的稍胖,但皮肤很白,带着黑框眼镜,看着还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,谢谢。”秦禹只简单扫了女孩一眼,就立马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吃吧,挺好吃的,软软的。”女孩硬把糖塞给了秦禹和察猛,才笑眯眯的冲着弟弟说道:“你就不要吃了,你牙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一块嘛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给,不许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刚刚气氛略有些压抑的车内,瞬间被两个孩子搞的充满了生活气息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前面,眉头紧皱的再次抽出了根烟。

    车辆正驾驶位上,付小豪沉吟半晌后,突然问道:“哥,快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再往前开。”秦禹迟疑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付小豪目光冷静的看着风挡玻璃,只点了点头,没再回话。

    汽车又前行了七八公里后,付小豪实在忍不住的说道:“哥,咱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扫了对方一眼后,缓缓松开紧攥着的右拳,声音低沉回道:“把车靠边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付小豪靠边停车,动作隐晦的拿起了手扣内的S枪。

    秦禹推开车门,回头冲着刘贤说道:“你下来吧,我先带你见一见送你们走的人。”

    刘贤闻声迟疑了一下后,弯腰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老公!”媳妇在旁边突然喊了一声,满脸忐忑的抓住了刘贤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跟他去一趟。”刘贤表情平静,但却双眼通红的看着老婆孩子,声音也颤抖的说道:“……你们在车里吧,我……我一会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,警用车内。

    一名警员冲着被捕的中年男子问道:“老丁呢,知不知道他在哪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