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手的反击

胡同内。

    徐洋坐在车内,目光谨慎且不安的扫视着周围情况,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转弯,穿胡同,不要走主干路。”

    刘子叔皱起眉头:“老二会找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进去了,如果办成了,那他怎么都能找你到你,无非是费点劲儿而已,明白吗?”徐洋瞪着眼珠子回道:“可万一有点问题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!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对话时,主干路上突然爆发起阵阵枪声。

    刘子叔闻声一愣:“我艹,不是院内的枪声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也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紧跟着,急促的警笛声音,在生活村四面八方响起。

    徐洋脑袋嗡的一声:“完了,还真他妈让我猜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,接老二。”刘子叔的第一反应,就是立马减档,准备掉头返回主干路那侧,迎一下马老二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徐洋立马摆手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食宿店门口。

    两台越野车停滞后,后方的主干路上再次开下来了四五台车,并且全部挂着警灯,拉着警笛。

    院内。

    刚要往屋里打的蔡徐徐,听到警笛声响后,彻底懵圈,完全不会了的站在原地:“咋他妈有警用车的声呢?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还没等众人完全反应过来,食宿店的两扇大门就被踹开,七八名穿着防弹马甲,手持防爆盾,拎着警用自D步的壮汉,码着极为标准的强突抓捕阵型,谨慎的推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“别动,区外联防的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抱头,我们是奉北新城区警司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喊声从院门口传来,七八名警员迅速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蔡徐徐反应过来,立马往后退了一步,迅速更换D夹吼道:“老二,有警员,掩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马仔们第一时间冲门口开枪。

    左侧房屋门口,马老二一见警员进来后,第一时间贴着墙边向后躲闪,并且高声吼道:“往后撤!”

    说完,马老二抬起胳膊,两枪打碎食宿店院内,两根木头柱子上挂着的灯泡,随即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哒,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警员与联防的人,持枪点射,瞬间打倒两人。

    蔡徐徐红着眼珠子,持枪乱射了一梭子Z弹后,动作灵巧的就钻到了主楼后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食宿店左右两侧的围墙上,翻进来大量警员,且全副武装。

    蔡徐徐冲到后院,迈步助跑着踹开食宿店后门,刚要往出跑,就听到左侧传来喊声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没有理会,猫腰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蔡徐徐右腿中弹,当场倒地。

    “扑咚!”

    院外,马老二翻墙落地后,转身要跑时,就看见蔡徐徐咬牙从后门台阶上窜起,摆手喊道:“老二,扶我一把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犹豫了一下,持枪就冲院内射击,压制住警员后喊道:“扶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名马仔与马老二一同上前,伸手扶起了蔡徐徐,掉头奔着胡同深处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内。

    六名警员冲进室内,领头一人持枪冲老丁吼道:“放下武器。”

    老丁额头冒汗的看着众人,手里攥着小破枪,略显犹豫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联防的人一点也不惯着,冲地面猛扫了一排Z弹后喊道:“他妈的,放下,不然全给你们突突了。”

    老丁见无力回天后,立马放弃了挣扎,缓缓扔掉枪,直接蹲在了墙角。

    新城区的警员冲上去,一把摁住老丁,伸手扯掉他的假胡子骂道:“你以为你挺会伪装啊?他妈的,我们早都盯上你了,知道不?”

    老丁蹲在墙角,喘息着回道:“拿……拿我当饵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同内。

    刘子叔扭头后,表情癫狂的冲着徐洋吼道:“那边枪声乱了,你听不见吗?!我们得去接老二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走,别管,先走,能听懂吗?”

    “妈的,要走你走,我去接老二。”刘子叔挂上档位,立马就要掉头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徐洋突然暴起,一把抓住刘子叔的脖领子,表情严肃的吼道:“为什么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,而老二他们刚去,警笛就响了,你考虑过吗?!”

    刘子叔闻言愣住。

    “老丁早都被警司盯上了,他是饵,明白吗?警员就等着我们动手再抓呢!”徐洋思路清晰无比的吼道:“老二已经在圈里了,你这时候瞎讲个JB义气?!你去了,和他一块折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刘子叔被喊的表情呆愣,但心里已经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儿。我们先冲出去,快点。”徐洋再次催促了一声。

    刘子叔斟酌半晌,立马按照徐洋的思路,踩着油门向生活区外围逃窜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徐洋撸动了枪栓,双眼不停的扫视着四周说道:“我们肯定也被盯上了,现在不能走大路,就在胡同里转悠,让警员摸不清楚我们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咋知道会出事儿?”刘子叔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信蔡徐徐。”徐洋毫不犹豫的回应道:“奉北不是我们的地面,他能那么简单的得到老丁的消息,那你觉得警司的人全是吃干饭的吗?”

    刘子叔愣住。

    “这个傻B不听劝,我艹他妈!”徐洋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先不管那么多,冲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前方的岔路口上,突然有两台越野车停住,封死了去路。

    刘子叔立马减速,扯脖子吼道:“咋弄?”

    “车不要了,下车。”徐洋在极短时间内做出了判断,立马拉开车门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食宿店后院的街道上,马老二扶着蔡徐徐,狂奔了二十多米后,刚要转弯,眼前就突然泛起了刺眼的光亮。

    路口处,数台汽车支着强光灯,直接晃在了马老二等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蔡徐徐本能抬起胳膊,张嘴吼道:“跑,往里面跑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目光谨慎的后退了两步,刚要往左侧转弯,就见到里面也有七八个人,堵死了去路,架起了枪械。

    “跑啊!”

    “跑个JB,”马老二喘息着回道:“没路了,这下折的瓷实。”

    说完,马老二扔掉S枪,举手冲着数名马仔说道:“警员不管问啥,你们都说不知道,把事儿往我们身上推,听懂没?”

    “蹲下。”越野车前方的联防队员,端着一米多长的大狙吼道。

    蔡徐徐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沉思许久后,竟然冒出来一句:“我终于明白了,徐洋是鬼!”

    马老二听到这话,瞬间暴起,一脚蹬在他的腰间骂道:“鬼你妈B!你再多说一句,老子我当着警员面作案,你信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