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有人要背锅

凌晨,松江市开元区警司。

    欧队长迈步走进副司长办公室,声音急迫的说道:“现在应该给警署那边提议,让他们联系出关口,全面封堵吴天胤……。”

    副司长捋了捋稀疏的头发,喝了一口焦黄的茶水回道:“我给你个提议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欧队长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抓紧时间问问亲戚朋友,看他们有没有合适的工作介绍给你。”副司长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什么意思?”欧队长懵了。

    “警署半小时之前,发出了第一批处罚通告。”副司长站起身,舔着嘴上的大泡回道:“你被免职了,一撸到底。警长身份会在署里挂三年,但每月只能领取二百块的生活费,这是我能为你争取到最大的权益了。”

    欧队长脑袋嗡嗡直响,眼珠子通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时间很难接受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凭什么啊?!”欧队长暴怒着喝问道:“我在对这个案子上,犯什么大错误了吗?老郭自己不听警员的劝阻,非要去医院,跟我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犯任何错误,只是警司需要一个背锅的。”副司长话语简洁的解释道:“就这么简单,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欧队长听到这话无语:“司长,我玩命跟你干,你给我的这口锅是不是重了点啊?!”

    “不光你有锅,我也有。”副司长背着手,叹息一声说道:“我被停职一个月,恢复工作后,职称保留,但我他妈却要去特一监当后勤总长。”

    欧队长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我的锅比你的轻吗?”副司长撇嘴说道:“郭行死了,得有人陪葬,想开点吧,不只你和我。”

    欧队长想发火,却不知道怎么发,心里憋了一肚子恶气,也没处发泄。

    二人沉默许久后,欧队长摇头说道:“也好,不干了也好,这使唤丫头,我早当够了。”

    副司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当晚,警署连续发了三批处罚通告,开元区警司正司长因处理游行事件不当被调走,两名副司长被降职,警队一队大队长,直接被一撸到底。

    或许民众游行的事儿,影响到了警司和警署的决策,可大家闹腾了近半个月,还没有一个郭行升天来的痛快和直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。

    小虎的母亲在听到老公被枪杀后,瞬间昏倒进了重症监护室。而这一次……也没有哪个大领导前来看望,有的只是打个电话象征性的询问。

    人情冷暖,就是这么现实。尸体还没硬透呢,人心就硬了。

    会所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召集了公司的幕僚班子,对郭行长惨死的偶然事件,进行了紧急研究。

    这帮公司养的智囊班底,都是对松江政治,经济,民生非常了解的专业人士,所以他们很快拿出了方案。

    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,起身冲着三公子说道:“郭行的死,可以利用一下民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利用?”三公子问。

    “民众在小虎公司有抢钱行为,我们可以配合警署那边,声称郭行的死因,是因为他曾经公开支持过增税政策,所以激怒了领头闹事儿的不法分子,从而遭到了枪杀。”青年语气冷漠,思路清晰的说道:“吴天胤可以是民众之间的代表之一,他不管是抢劫小虎,还是枪杀郭行,都是为了报复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闻声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“还有,吴天胤有过组织暴乱的案底,所以咱们说他是民众之间的领头人之一,既不突兀,也会很合理。”青年继续滔滔不绝的讲着:“事情如果按照这个方向办,市里那边就必须要表态,用尽快的办法平息游行事件。这样我们就能借上力,让您父亲那边的压力小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。”一名女性点头附和道:“知名银行行长因公开支持政F行为被枪杀,那上层必须要强硬表态,尽快平息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干还有个好处。”青年轻声补充道:“上层震怒后,那暗地里捅咕民众搞小动作的人,就会很难受。借着体制的力量,去打压他们,这才是王道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吟半晌后,皱眉回道:“好,就按照这个方向办。警署的关系你去接洽,把郭行死的这个锅扣到民众那边,让上层表态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吴天胤一定要落网。”青年提醒道:“只有他被抓了,民众和上层才会找到宣泄口,从而产生谈判和解。”

    “新去开元区的司长,跟我关系很好,他会全力抓捕吴天胤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问题了。”青年说完后,立马坐回了原位上。

    旁边,小星沉默半晌后说道:“郭行这回没了,咱们怎么办?要在奉北打听一下,谁是新来的行长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探这个风啊。”三公子起身回应道:“郭行没了,我手里的资金链就断掉了。新供货商那边还要钱……所以我们必须要竭尽所能的找到新的钱袋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打听着这个事儿。”小星点头。

    三公子在屋内来回走了两步后,立马吩咐道:“你们继续办这个手里的事儿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徐总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起身回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疲惫不堪的三公子离开会所,迈步钻进了自己的座驾,伸手拨通了叶琳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,我去找你说点事儿。”三公子直言不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喜乐宫。”叶琳思考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等我,我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三公子抬头冲司机吩咐道:“去喜乐宫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司机回应一声,开车就奔着土渣街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三公子的精神疲乏到了极致,他感觉自己最近特别丧,没有一步棋是顺利按照预想方向发展的。

    小虎出事儿,郭行惨死,现在民众游行的事件,又剑指着看似很稳,但其实已经站在钢丝上的父亲。

    这一桩桩,一件件,都在逼迫着三公子不停的调整策略,所以他真的是很累。不过他好就好在,自己的性格弹性比较大,个人能力跟小虎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,也总是能在关键时刻,处理好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秦禹在开元区附近的一条街道上,私下见了吴迪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,找我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小虎是不是你让徐薇干的?”秦禹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吴迪愣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