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能是李家

楼道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给徐薇打电话打不通,敲门屋里又没反应,所以他待了能有六七分钟后,就只能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吴天胤骑上电动三轮车,心里充满疑惑。他搞不懂徐薇为啥突然失联了,哪怕对方就是不用车了,或者是找到朋友来接了,那也应该提前告诉自己一声啊。但这突然就没信了,是啥意思呢?

    吴天胤心里有点犯嘀咕,可自己又做不了啥,所以只能骑着三轮车,先回寝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直升机直飞回了松江,秦禹等人从贸易公司的大院走出来后,就第一时间去了土渣街。

    凌晨近三点钟左右,秦禹,马老二,还有徐洋等人,一同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来之前,关系给我打了电话。”秦禹点了根烟,轻声说道:“他给我的方向是,要让小三的资金出现问题,从而拖慢他找新供货商的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小三玩的是他妈贵族圈,说白了,人家啥都缺,可能就不缺钱。”马老二叹息一声说道:“唉,这个方向有点难啊。”

    “从小虎入手。”秦禹舔了舔嘴唇回道:“关系告诉我,只要小虎那边撤资,小三那边就得乱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小虎跟老三的关系很铁啊,他们是两代人的交情。”徐洋低声回道:“你让他撤资,不是那么好办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虎的钱从哪儿来,你们知道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”付小豪插了一句:“靠他父母呗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关键点。”秦禹狠狠的吸了口烟,表情严肃的冲众人说道:“小虎的钱,绝大部分都是家里的,而他父母又是地地道道的商人,所以我觉得这是个突破点。”

    众人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商人,就讲究个投资回报比。”秦禹低声继续说道:“那如果,三公子在接触新的供货商上,出现了巨大失误,让小虎蒙受了巨额的经济损失,这个裂痕很可能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办法,可操作起来太难了。”徐洋立马皱眉回应道:“咱现在都不知道,三公子新找的供货商是谁,你怎么让三公子出现失误,让小虎蒙受巨大经济损失?”

    秦禹沉吟半晌,脸颊上挂着笑意回道:“我大致清楚,小三新找的供货商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马老二惊愕。

    “是,这个新的供货商,很可能,我,齐麟,还有老猫都接触过。”秦禹点头应道:“这个供货商,可能也在江州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徐洋立马追问道:“你别卖关子,新的供货商到底是谁?!”

    “是那个什么李家,绑架姓康的那个?”马老二突然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禹笑着点头:“对,很可能是他们。当初我和老猫,齐麟刚接触可可的时候,跟他们有过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可可告诉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,回来之前我跟可可聊过,是她猜出来的,但现在还不能确定。”秦禹站起身,思路清晰的说道:“我们先假设,这个李家就是小三新找的供货商,然后制定一个可以让三公子出现失误的套儿。”

    徐洋眨巴眨巴眼睛,突然回了一句:“如果在谈判过程中,李家能吞掉三公子的先期款,这矛盾绝对就有了。连续两次接触供货商失误,那哪怕小虎是三公子他爹,心里也犯嘀咕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弄。”马老二立即摆手:“我听小禹说过,李家那边也在当地很吃得开,你想让他们跟你合伙,这太难……更何况,李家不是跟可可他们家也一直在掐吗?双方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,那我觉得李家应该是很愿意跟三公子谈的。”

    “假设是李家哈,”付小豪突然又插了一句:“那我们直接绑架他们的核心成员不行吗?威胁他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最好别这样干,”徐洋思考半天说道:“这个招不是很高明。你能动人家的人,人家很可能就会动可可家的人。双方矛盾一旦激化,很可能就把李家推到了三公子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秦禹长长出了口气,低头在屋内走了一圈说道:“我觉得点就在李家身上,但事儿怎么干,我还没有想好。算了,今天就这样吧,明天我去见一下关系,再跟他深聊一下,看能不能碰出更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徐洋斟酌半晌,话语平淡的说道:“我觉得这事儿可以想的狠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与其想办法让小虎蒙受经济损失,分化他和三公子的关系,那还不如借着个机会,想办法让小虎参与谈判,直接把他弄死在江州。”徐洋目露精光的说道:“你想啊,小虎帮着三公子干活,却突然死在了江州,那他父母会是什么反应?我TM就这么一个儿子,你小三都照顾不好,那我还给你投资?我不跟你翻脸就不错了!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眼神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谈不拢,那就要分出个公母。”徐洋是一个平时很少发言的人,但每次说话准能说在点上:“与其不停试探,还不如一下就把事儿办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徐总说的靠谱,我觉得这是个方向。”马老二立马补充了一句:“这个小虎跟咱本来就有仇,而且一直帮着三公子摇旗助威的,确实是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秦禹思考半晌,立马回道:“明天我跟关系谈一下这个事儿,看看他咋说吧。行,今天先这样,大家都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小虎家里。

    母亲单独躺在自己的卧室里,沉沉睡着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母亲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顺手接起电话:“喂,哪位?什么……你说什么?!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母亲穿着睡衣,披头散发的跑出卧室,一把推开小虎父亲的卧室门吼道:“老郭,老郭,你快起来!”

    在过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急匆匆的出了家门,开上车,速度极快的向市区赶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