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态爆炸的虎少

晚上11点多钟。

    小虎率先离开会所,开车返回了自己在开元区的投资公司。

    上了楼,顺着清静且灯光昏暗的走廊,小虎很快来到了自己办公室门前,但却见到里面灯火通明,有人影晃动。

    小虎愣了一下,猛然推开办公室房门,皱眉看向了里侧,却见到一个中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,领着三四个工作人员,正在翻着一大堆资料。

    “山本,你们怎么来了?”小虎瞬间认出了坐在椅子上的中年,正是自己母亲公司的高级金融顾问。

    中年闻声起身,恭敬的冲着小虎鞠了一躬,言语刻板的回道:“郭先生,我受您母亲委托,正在查公司近一年的大笔资金支出,以及投资回报率。”

    “受我母亲委托?!”小虎急了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这是我的公司,你查账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,就私自进我办公室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郭先生,我事先打过电话,但没打通。”中年再次弯腰鞠躬。

    小虎气的脑皮发麻,叉腰在厅内走了一圈后喊道:“都给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郭先生,我不能出去,要继续查。”中年非常呆板且认真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滚,你能听懂吗?给我滚!”小虎感觉自己受到了侵犯,脸色狰狞的指着门外喊道:“消失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郭先生,我必须要查账。”中年再次鞠躬,但却寸步不让的说道:“而且未来的一段时间,我将担任您的投资顾问,您必须带我参加药厂项目。”

    小虎听到这话,胸口闷的不行,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我将全方位评估药厂项目,并向您母亲交出非常专业的投资报告。”中年双手夹在双腿两侧,弯腰说道:“恳请您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我配合你妈!”

    小虎骂了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小虎气呼呼的回到自己车内,也没管此刻自己母亲休息没休息,直接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母亲声音疲惫的接通电话问道:“怎么了,儿子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弄条警犬来我公司查账的,这什么意思啊?”小虎惧怕父亲,可却不惧怕母亲,他在老爹面前有多卑微,就在母亲面前有多任性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爸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爸是什么意思?”小虎瞪着眼珠子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爸觉得……你在小三要建药厂的事情上,可能有些拿捏不准,所以让我给你找个高人把把关。”母亲话语尽量委婉的说道:“山本先生在金融领域摸爬滚打多年,他有着很丰富的经验,可以帮到你……你以后和小三接触的时候,都带着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!”小虎愤怒的顶着嘴:“我和小三是铁磁,是哥们,你弄这么个人过来盯梢,那他会怎么想我?而且当初要投这个药厂,是我爸同意过的,现在他又闹这么一出。那你要不信小三,当初何必让我掺和这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爸不是不信小三,而是要知道钱都花在哪儿了。我们拿出这么多资金,这点知情权还是要有的吧?”母亲耐心劝说道:“儿子啊,朋友之间不是什么都要模糊着来的……在钱的方面,搞的更清楚一些,才是会让友情更长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,现实和你想的是两回事儿。我们每次和小三谈事儿,那都是圈内一帮年轻人聚在一块的,你弄个山本进来,这奇不奇怪?”小虎感觉自己特没自由,特没面子的说道:“而且我身边的朋友,都知道我自己单独开公司了,那你在我身边摆个这样货,人家会怎么看我啊?自己创业了,身边还带个官家吗?你让我以后怎么跟人接触啊?!”

    “你爸的意思,我也劝不了。”母亲长叹一声:“我觉得,你还是暂时按照他吩咐的来吧。不然……那你自己和他说?或者是探探三公子的口风,提前透个信儿给他,公司成立之前,我们要先成立财务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和小三说这事儿。”小虎毫不犹豫的拒绝道:“山本愿意跟着就跟着吧,反正我他妈从小到大,就没在他那儿得到过啥人权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话说,就这样。”小虎咬着牙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母亲隔了不到二十秒,就又把电话打了过来,但小虎直接挂断,并且关了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晚上,九点多钟。

    吴天胤正在摊位上炒着小吃的时候,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妈。”

    “小胤啊,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啊,我在干活呢,怎么了?”吴天胤关掉风箱,走到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哈,今天你爸去警司办里困难户手续,你的名字挂在家里,需要回来填个表啊。”母亲嗓门很大的说道:“你看你回来一趟啊,把这事儿办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愣:“怎么办理困难户手续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要增税嘛,多收钱,如果办了困难户,可以少交一点。咱家的情况说够也够,说不够也不够,你爸托人找了关系,才把这个名额拿下来。”母亲催促着喊道:“你赶紧回来吧,把表填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干活呢,现在没时间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干一天吧,这个手续明天就要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晚一点回去行不,”吴天胤皱眉问道:“十二点左右?”

    “家里人都睡了,你回来折腾,你爸又该不高兴了。”母亲咕哝一声回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叹息一声,耐着性子妥协道:“好,我收拾一下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,到了家别敲门,你电话震我一声,我出去给你开。”母亲语气急促的提醒道:“别给你爸他们吵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应了一声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站在摊位前缓了一小会后,吴天胤只能快速收拾摊位,提前停业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分钟后,吴天胤骑着三轮车才离开凤凰娱L城。而他根本没想到,今天的提前下班,等待他的不是休息,而是后半生的转折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。

    秦禹上了直升机,冲着可可摆手说道:“希望一切顺利,我们今后能在松江一块联手做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你好消息。”可可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起飞。”秦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系上安全带后喊道。

    飞行员扭头看了秦禹一眼,话语简短的问道:“兄弟,还用盘旋一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