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在女人身上

荣兴区警司。

    一名二十郎当岁的青年,看着冻的直哆嗦的吴天胤问道:“你来备案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吴天胤点头哈腰的说道:“我是特殊人口,来这边提前备个案。”

    “犯的啥事儿啊?”青年警员翘着二郎腿问道。

    “组织暴动。”吴天胤坦然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卧槽。”青年闻声脸色一变,仔细打量了一下吴天胤说道:“你能耐不小啊,还TM敢组织暴动?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年轻,不懂事儿。”吴天胤卑微一笑的应道:“这不长记性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判多少年啊?”

    “十二年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填个表吧。”青年警员从抽屉里拿出特殊人口备案的专用表格,顺手就扔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吴天胤接过之后,就动作熟练的填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之后,吴天胤将笔还给对方,立马笑着说道:“您看一眼,填的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青年警员看了一眼表格,目光狐疑地看着吴天胤说道:“你靠墙边蹲好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愣住。

    “蹲下啊!”青年警员皱眉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攥了攥拳头,迈步走到墙边,弯腰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把登记表拿在手里,放下巴以下摊开。”青年警员从抽屉里拿出照相机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眼睛盯着镜头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闻声照做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青年拍了一张照片,低头再次说道:“把表放在地上,手指着签名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犹豫了一下,身材佝偻的蹲在地上,毫无尊严的指着像是永久判决书一样的表格,脸上泛着僵硬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青年又拍了一张,低头扫了一眼相机屏幕,见没啥问题后说道:“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起身后,言语非常客气的问道:“长官,我这备完案了,你们就不会再去酒店查了吧?”

    是的,吴天胤之所以主动来这里备案,是因为他使用了真实身份入住。因为假的居留证在这边根本没办法用,酒店用系统一扫就会发现,而他真实身份又挂着特殊人口,并且是在全警务系统内挂名的,所以只要他在九区内任何一家旅馆场所入住,那辖区警司就一定会接到报警提醒,从而过去对他进行基本调查和问话。

    吴天胤应聘时用的是假身份,公司那边也完全不知道他有这个前科,所以他不能让警员去酒店查他。不然被同事发现了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青年警员听着吴天胤的问话,不咸不淡的回应道:“明天我跟值班的人打个招呼,告诉他们不用去查你了,你已经备完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?好的,麻烦你一定要通知明天换班的长官。因为我是跟着领导和同事一块过来出差的,让他们知道了这事儿不太好。”吴天胤灿笑着哀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们公司心真大,啥人都敢用。”警员斜眼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愣了一下,挠着头,笑着回应道:“我是犯过错,但得给我个改错的机会啊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走吧。”警员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谢谢。”吴天胤点头后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警员沉默数秒后,突然回头喊了一句:“哎,你等会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闻声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狗日的身上没带啥违禁品吧?”警员充满怀疑的看着他,站起身说道:“来来来,你把裤兜,衣服兜,全给翻开,把衣服怀也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违禁品。”吴天胤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翻开,那么多废话呢?”警员皱眉训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数秒后,只能按照对方的要求,将裤兜,衣兜,包括衣怀全部翻开,敞开。

    警员顺手拿起警棍,在吴天胤身上来回扒拉了半天,仔细检查了一遍后,才摆手说道:“行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看了一眼对方后,依旧耐着性子哀求道:“长官,麻烦你明天一定要跟换班的同事打个招呼哈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知道了。”警员不耐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吴天胤点头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吴天胤再次奔跑在街道上,火速赶回酒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日上午十点多钟,嫖到虚脱的周铭,双眼挂着黑眼圈,手里拎着一些早餐,大咧咧的从胡同口方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路踩着积雪,周铭慢步来到自己租赁的小院,低头掏出钥匙,却没有找到门锁。

    是的,昨晚门锁已经被刘子叔等人撬碎了,目前门板上,就只有一个圆形的窟窿。

    “我艹,进贼了?”周铭愣了一下,目光惊愕的拽了一下门把手。

    门开,周铭探头往里扫了一眼,就见到刘子叔,领着两个人,正在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周铭一愣后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大院门口,一名青年手里拎着寒光四射的军刺,笑呵呵的冲周铭问道:“你想往哪儿跑啊?”

    周铭当场愣在了原地,伸手就要奔着后腰摸去。

    “扑咚!”

    刘子叔从屋内冲了出来,从后面用手臂勒住周铭的脖子,使劲儿往后一拉。

    周铭双脚不稳,登时仰面靠进了刘子叔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别动,动一下我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小伙,掏出枪顶在了周铭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个臭B子卖我,”周铭红眼着吼道:“我早晚给你妈杀了。”

    屋内,那个姑娘迈步走出来,撇嘴看着周铭说道:“我卖你咋了?老子跟你跑路,你连二百块钱都不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尼玛的,你个狗艹的……!”周铭是个地地道道的喷子,一边挣扎着刘子叔的胳膊,一边红眼的冲姑娘怒骂。

    姑娘也不生气,反而还笑呵呵的说道:“生气了啊?我告诉你,我不光卖你了,我踏马昨晚还跟这大哥睡觉了呢!”

    周铭气到瞬间无语,浑身颤抖的看着姑娘,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,不说好了守口如瓶吗?!”刘子叔呵斥了一句姑娘,立马抬头冲着同伴招呼道:“把车开过来,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松江市郊,全九区最大的狗场内,一条条恶犬淌着哈喇子,目光猩红的盯住了周铭等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齐麟带着人,正在用最快的速度赶往九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