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生活,努力奔波

贫民窟,租赁房的小院外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刘子叔低头撸动了一下枪栓后,领着两名兄弟下车,直奔院正门走去,而车内只剩下一个司机还在看着那个姑娘。

    三人进院后,按照姑娘提供的信息,很快就辨认出了周铭所居住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把门整开。”刘子叔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左侧的兄弟闻声上前,从怀内拽出一根半米长的撬棍,直接插在门缝中,向外猛撬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开,刘子叔持枪钻进室内,立马将枪口对准了床铺方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个同伴进屋,第一时间打开了电灯。

    三十多平米的房间内,布置及乱,垃圾,衣物扔的满哪儿都是,但却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刘子叔愣了一下,迈步走到床边,伸手摸了一下床头柜上的水杯,皱眉说道:“杯子还是热的,人刚走没多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闻到味儿了,跑了?”左侧的兄弟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刘子叔看了一眼室内,见到柜子旁的行李箱,以及桌上摆放着的手表等物品,目光略有些疑惑:“不像是突然跑路了,而且我们就几个人抓他,消息也没漏,他应该听不到什么风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临时有事儿出去了?”同伴问。

    刘子叔挠了挠鼻子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去,给那个女的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同伴立即点头离去。

    刘子叔思考了一下,立马伸手关了电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四五分钟后,周铭的破鞋被同伴领了进来,目光略显慌乱的站在了门口处。

    刘子叔抬头看了对方一眼,话语低沉的说道:“你给周铭打个电话,问他在哪儿呢,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。”姑娘常年在地面上厮混,也有很强的辨人能力,她一看这几个人也不好惹,所以只能点头应道:“我现在就给他打。”

    十几秒后,姑娘拨通了周铭的手机,声音清脆的问道:“你狗日的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办事儿呢,咋了?”周铭话语梆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散了,现在就回家,你赶紧给我带点吃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带你妈!”周铭没好气的骂道:“我今晚回不去了,你自己想办法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“老子有事儿,明天回去再说,就这样。”周铭不耐烦的扔下一句后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刘子叔听完二人的对话,皱眉冲着姑娘问道:“你猜,他能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还能干什么?手里有俩B钱,找女人去了呗。”姑娘撇着嘴,酸溜溜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子叔斟酌半晌,立马吩咐道:“先出去,把咱的车开远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轻轨列车缓缓进入了长吉站,大量旅客拥挤着下了车,步伐匆匆的走向出站口。

    人群中,吴天胤跟在领导后面,目光新奇的打量着长吉车站,不由得摇头感叹道:“这长吉都发展的这么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同行的同事闻声很惊讶的问道:“你以前没来过长吉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愣:“啊,我以前主要在区外,很久没来了。”

    同事一笑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一行人迈步离开了车站,叫了台拉脚的汽车,火速赶往了提前预定好的酒店。

    由于同行人员里,有一人身份是经理,所以众人住的酒店规格也稍微高点。但公司对每人出差的费用,还都是有硬性规定的,那么像吴天胤这种跟着跑腿的业务,是没有资格在这种规格的酒店里住单间的,只能跟同事合间。

    后半夜,长吉亚朵酒店大堂内,吴天胤代众人办理了入住手续后,就立马给大家分发了房卡。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七点半吃早餐,中午就在酒店里谈事儿。”领头的经理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你们回去早点休息,各自准备一下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经理吩咐完,自己拎着行李就去了高档住房区,而吴天胤则是冲着那个要跟自己在一个房间住的同事说道:“小张,走走,我先帮你把行李放上去,然后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干什么去啊?”同事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上小超市买点东西,晚上要是饿了,能简单吃一口。”吴天胤龇牙说道:“我胃不好,怕犯病。”

    “啊,行,那走吧。”同事也没怀疑,点头回了一句后,就跟着吴天胤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二十多分钟后。

    吴天胤迈步来到酒店大堂,很客气的冲着值班人员问道:“您好,打扰一下,我想问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值班人员抬头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最近的辖区警司在哪儿,我想去那里一趟。”吴天胤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辖区警司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要过去办点事儿。”吴天胤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,我们这里归荣兴区警司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警司离这里远吗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“大概三公里吧,出门右转,第二个路口再右转,然后一直走就能看见。”值班人员很客气的问道:“你需要车吗?我可以帮你叫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了。”吴天胤摆手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吴天胤穿着单薄的工作服,就冲出了酒店,一路小跑着赶向了荣兴区警司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刚刚出狱,还没有开工资,家里更不可能给他拿啥钱,兜里唯一的几十块现金,还是公款,他也不能用。

    可三公里的距离,一来一回怎么样也需要一点时间,所以他怕同事有怀疑,就只能快跑着去那里办手续。

    雪花漫天飞舞,今年已经三十大几的吴天胤,带着希望在街上一路狂奔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区某公寓内,一男子迈步走出浴室,低头拿着电话说道:“有警员去卖手机卡的营业点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是秦禹下面那个叫丁国珍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子点了点头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你这样,你适当给他一些信息……。”

    对方听完后,连连点头:“好,好,我知道了。嗯,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接触,不着急。”男子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子挂断手机,躺在床上打起了哈欠:“查的还挺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