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人之名,响彻松江

三楼,财务室门口。

    三名警员持枪将木板门打的千疮百孔后,秦禹才手持防爆盾,撞碎了门板。但等他们往屋里看的时候,却只见到了几个丝毫没有受到伤害的财务,并且他们正在保险柜周边,捡着散落的现金。

    窗户敞开,而吴天胤和小寻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秦禹钻进室内,跑到窗户边上往下扫视了一眼,见到民众如潮水一般在捡着钞票,现场混乱不堪,完全看不到吴天胤和小寻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下楼。”

    秦禹喊了一声后,转身就带人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大约也就两分钟后,秦禹等人被民众堵到了公司正门口,因为绝大多数人此刻都在找着边边角角掉落的现金。

    开元区警司的人从后门冲了过来,领头一人语气蛮横的问道:“匪徒是不是往前面跑了?是不是吴天胤?”

    秦禹扫了一眼对方:“是,他撒完钱,跳窗户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们这么多人,连他一个都留不住,你是干什么吃的?!”领头警员急了,因为他是接到了欧队长的电话,知道了在这边行凶的就是吴天胤。

    秦禹冷冷的扫了对方一眼:“你要指挥我吗?”

    警员咬了咬牙,抬手冲着天空鸣枪,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都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民众根本不听他的,只聚在一块捡钱。

    “让开!!!”警员端着枪,冲向了民众。

    靠近公司门口的民众,全部抬起了头,目光清冷的看过来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说让开,你们听不懂吗?!”警员往台阶下逼了一步:“我要抓匪徒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秦禹一把抓在对方的枪管子上,皱眉啐骂道:“你瞎啊,看不出来他们是什么情绪啊?你装什么?把枪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松开。”警员瞪着眼珠子冲秦禹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开一下枪,试试。”

    民众中央,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,穿的破破烂烂的喊道:“来,你搂火,你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警员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上百名民众迈步上前,齐刷刷的喊道:“你开枪试试!”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着对方,冷着脸问道:“你还装B吗?”

    警员咬了咬牙,脸色煞白的放下了枪。

    秦禹缓缓扭过头,站在台阶上吼道:“你们有诉求,我理解,因为我和你们交的钱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理解个屁!你一个月开多少工资,”有人愤怒的喝问道:“我们又开多少?”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话顿时笑了:“我是比你开的多,可你看看我干的活儿啊!我现在一句话说不对了,你们可能上来就打我,让你说,这活儿好干吗?”

    人群中,有人听到这话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秦禹摆手再次吼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大家有诉求,这能理解。你看现在,大家聚众表达想法,我们不也没说什么吗,只在旁边维持基本秩序。所以啊,你们的想法,上层已经了解了……但咱也给那些领导一些时间,拿出一个合理方案,对不?”

    民众沉默。

    “合理表达想法,才能解决问题,但集中闹事儿,那一定是激化矛盾的。”秦禹笑着喊道:“你们别太过分,我们执行任务也别太死板,大家和气点不挺好吗?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大家散一散,都别往一块聚着。”秦禹嗓子都喊哑了:“我一天都没吃一顿饱饭了,你们可怜可怜我,给点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散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个沙雕还会说两句人话,行了,别搞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几个带头的喊了数声后,人群才逐渐退去。

    秦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立马摆手吩咐道:“来,赶快保护一下现场,快点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这才想起来,本市大名鼎鼎的郭行,已经被人持枪打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街道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与小寻一块穿过民众人群,低着头,正快步走着。

    “牛B啊,兄弟。”

    街道两侧的民众中,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吓了一跳,猛然扭过了头,并且右手攥住了刚刚更换完D夹的M系自D步。

    人群中,有一个中年,手里拿着几张崭新的钞票比划了一下,竖起大拇指喊道:“我们这帮人就是穷咋呼,还是你敢干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愣住。

    “牛B,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干他就对了。那个狗艹的郭行长,开发布会一直声援老徐,要多收钱,就该弄他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民众开始声音鼎沸的吼着。

    吴天胤迟疑半晌,什么都没说,只带着小寻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民众没有阻拦,甚至直觉的让开了道路,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离开。并且还有领头的人,从包里掏出医药品,冲他俩的方向扔去。

    吴天胤在这一刻有些迷茫。他在奉公守法,本份做人时,得到的是特殊人口的标签,整个社会的排斥。可他一年之差踏上歧途,却莫名得到了无数人的认可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吴天胤在这一刻,才模糊的认识到了,自己以后的路,该怎么走,往哪儿走。

    小寻一路上捡了不少医药品,跟着吴天胤迅速消失在了胡同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虎公司门口。

    秦禹戴上手套,检查了一下老郭的尸体后,才突然注意到,路边的汽车旁边,有一个黑色的公文包,而刚才这个地方,则是被民众挡住的。

    秦禹愣了一下,迈步走到汽车旁边,低头捡起了这个包,转身冲着詹磊问道:“你的包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詹磊捂着肚子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郭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装的啥啊?”秦禹随口问着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踏马能不能先送我去医院?”詹磊愤怒的吼道:“我肚子里的肠子都快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了对方一眼:“街上全是人,车不好进来,你再坚持坚持。”

    “我坚持尼玛啊?!”詹磊松开手掌吼道:“你看看我肚子,都涨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喊个JB!”付小豪皱眉怼道:“我们让你来这儿的啊?我们让你搞绑架的啊?”

    詹磊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要上医院,也是去警署医院,明白吗?”付小豪扒拉对方一下脑袋:“你手拿走,我看看伤。”

    詹磊闻声照做。

    付小豪低头看了一眼对方腹部上的伤口,轻声说道:“没事儿,伤的挺重的……估计去医院也够呛了。”

    詹磊攥着拳头,恨的咬牙切齿,但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汽车赶到,众人抬着伤员往下走,而秦禹则是打开了黑色公文包,脸色煞白的看到了吴迪和徐薇的照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