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八五 一把钢枪辨对错

开元市郊。

    数台伪装成社会车辆的警用车,悄悄在向左侧岔路口靠近。而堂嫂则是在欧队长等人的监视下,徒步赶到了见面地点,但却根本没见到吴天胤的影子。

    欧队长拿起对讲,皱眉喊话:“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堂嫂听着耳麦里传来的声音,立马回应道:“我没看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慌,你联系他,就说你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堂嫂闻声再次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。

    数秒后,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?我到了啊,小胤,你在哪儿呢?”堂嫂问。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了数秒后,轻声说道:“嫂子,你把电话给警员吧。”

    堂嫂听到这话,脑袋嗡的一声:“你……你说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开元的警员在跟着你,你把电话给他们,我不怨你。”吴天胤冷静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堂嫂闻声呆愣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你把电话给他,我哥很快就回家了。”吴天胤轻声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堂嫂攥了攥拳头,回过神来,立马就冲着警车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我艹,她怎么过来了?”开车的警员瞬间懵了:“这不暴露了吗,她啥意思?”

    欧队长也有些懵了,立马降下车窗,皱眉呵斥道:“你过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堂嫂快步跑过来,面色煞白的交出电话:“他……他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欧队愣住。

    双方短暂对视了一下,欧队立马接过电话,双眼不安的率先出声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案子跟我堂哥没关系,跟我身边的人也没关系,你要再搞他们,我让你一个小时出一次警,你听懂了吗?”吴天胤声音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欧队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吧,给你的资本收尸。”吴天胤扔下一句话后,瞬间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欧队瞪着眼珠子,懵B了数秒后,突然喊道:“去老郭那儿,快点!给保护他的警员打电话,让他躲起来,就现在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警员回过神来,立马就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,小虎公司门口。

    詹磊的两个兄弟,驾驶着两台越野车从停车位方向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郭行,您真不能走,不然我没办法跟欧队交代。”警员还在劝着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要手术了,我不去签字,你去吗?”郭行被搞烦了,回头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你他妈离我远点,在旁边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两台车停在路边,詹磊在一旁立马喊道:“走了,郭行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左侧的胡同中泛起撸动枪栓的声音,吴天胤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军大衣,单手拎着自D步,带着阵阵冷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老郭招呼了一声詹磊,迈步就要下台阶。

    “亢,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吴天胤毫无征兆的搂火,近距离横拉五枪,詹磊旁边的两名马仔瞬间倒地。

    街道上,区议会前后左右的几大区域内,有着近千名不再闹事儿,但却依旧守着主干路口的游行群众,在枪响之后,瞬间没了嘈杂之声。

    议会大院斜对面的小吃店内,正在吃着面条的秦禹猛然抬头:“我艹,枪声。”

    “又闹起来了?”付小豪立马起身。

    “别吃了,出去看看。”秦禹立马招呼自己的警员:“注意昂,不论发生什么情况,都不要开枪射击民众。他们闹的凶了,我们就溜了,找地方躲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回应着,就冲出了小饭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虎公司门口。

    两名马仔被自D步打倒之后,郭行猛然就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吴天胤拎着枪上前,笑着问道:“哎呦,大人物啊,又见面了?!”

    众人看见吴天胤后,立马向后退去,同时有两三个人想要低头拔枪,包括那名警员。

    “胤哥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被挟持着的那名安仔兄弟,突然站在詹磊旁边喊了一句:“胤哥,干他们,全崩死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看见安仔的兄弟一愣,几乎瞬间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,因为这并不难猜。

    “郭行,进屋,进屋。”警员慌张的扯着郭行就要往公司大厅内钻。

    “亢,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吴天胤动作利落的冲上台阶,压枪点射,连续崩了四五枪后,詹磊和他身旁的兄弟也瞬间倒地。

    郭行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枪崩在他的腿上,后者一个趔趄,上半身直接撞在了落地玻璃门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安仔的兄弟一头撞开旁边的警员,双腿打晃的往前奔了两步,随即摔倒在了台阶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扫了他一眼,端着枪冲满身是血的郭行问道:“我一个人的事儿,为啥你要搞不相干的人?你有钱有权,所以你儿子出事儿了,你就得让全世界给他陪葬吗?”

    郭行从地上爬起,咬牙就咬再跑。

    詹磊倒在地上,伸手就要摸枪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枪搭在对方腹部,看都没看他:“你趴好了。”

    詹磊腹部窜血,手掌捂着伤口,没敢再动。

    吴天胤两步追上去,一脚踹在郭行的腰上,后者咕咚一声倒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吴天胤抬脚踩在他的脸上,低头喝问道:“几天前,你还在警司踩我脑袋呢,怎么这会看见我,连道都不会走了呢?”

    郭行扭过头,双目惊恐的看向吴天胤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脚踩在郭行的脑袋上,枪口压低:“你但凡给我留一个口气儿,我都不会端起枪。可我要端起来了,你们这些人还是个啥?!!警司队长,银行行长,还有给你像条狗一样办事儿的副司长,都是个啥?啊?!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……我送你出松江。”

    “CNM,我想走,还用你送吗?”吴天胤瞪着眼珠子怒吼道:“我蹲了十二年监狱,都没找着正确的方向,那我就杀你证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,能在松江影响经济走向的郭行,死在了一个无名之辈的手里。

    吴天胤转过身,扭头看向警员,指着安仔的兄弟问道:“他被刑讯逼供,你们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两个警员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没犯罪,你们都抓,郭行当着你面行凶,你却没看见吗?”吴天胤举起枪:“我CNM,治安环境就靠你们这帮狗东西维护,那还有个好吗?!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一阵枪响,两名警员瞬间倒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吴天胤伸手扶起安仔的兄弟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,站在原地抱头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垃圾箱后面,有人高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扭头端起了枪,但却一眼认出了,喊话的人竟是曾经给他办理过特殊人口的丁国珍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丁国珍举枪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天胤此刻距离丁国珍只有不到十五米远,而这个长度,对于自D步来说,根本不算事儿。可他竟然犹豫了一下,没有选择开枪,而是拉着安仔的兄弟向公司里面撤去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枪响泛起,吴天胤因为犹豫了一下,被远处的另外一名警员,持枪击中了肩膀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吴天胤退到公司内,抬枪射碎了棚灯,迅速向楼上逃窜。

    楼下,秦禹匆忙赶过来,扭头看向丁国珍问道:“妈的,他为啥不开枪打你?你俩有亲戚关系啊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