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相逐渐浮出水面

安仔就是曾经来家里看望过吴天胤的那个领头小伙。他之前也是被判了大刑,再加上入狱的时候岁数小,平时没少受吴天胤照顾,所以他心里很尊重这个在里面认的大哥。

    吴天胤坐在石头上,低声冲着安仔招呼道:“你就按照我给你的时间打电话,一定记住了,我跟你说的那些话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徐家书房内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下,一名头发花白的五十多岁中年,话语沉稳的说道:“游行民众的后面,肯定有人……不然他们的凝聚力不会这么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出来了,爸。”三公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人针对我。”徐副市长缓缓站起身,迈步走到窗口处,拉开窗帘说道:“对手在暗处,但很了解我们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身边有二心的那个小朋友,你查出来是谁了吗?”徐副市长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线索了,小星一会来找我,应该说的就是这个事儿。”三公子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早点确定是谁,不能再盲着打了。”徐副市长眉头轻皱的指着三公子说道:“你尽快办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吟半晌:“爸,我想劝你一句,增S的事儿,能不能先缓一缓?现在民众对这个事儿,抵抗情绪确实很大,而您又在要上一步的风口,所以这时候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收钱的和交钱的,本就是对抗的关系。”徐副市长摇头打断道:“松江给民众提供了相对稳定的生活环境,解决了绝大部分人就业的问题……那民众自然要支持政F的规划和建设。财政署没有钱,就没有办法投资最基本的民生建设……这是一个死循环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增税早晚是要提的,只不过之前是没人敢带头干这个事儿。”徐副市长叹息一声回道:“任何领域的变革,都要有阵痛,这是在所难免的。但民众想的只是一日三餐,而我们作为规划者,要考虑的是未来。不能因为某一种声音变大了,你就迷茫了……这样啥事儿都干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游行的事儿……?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拱火,那就揪出来他们。”徐副市长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人找到了,自然有办法应对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医药行业关乎着民众最基本的生存问题,你要快做,还要把它做好。”徐副市长轻声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新的供货商已经在谈了,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,我休息一会。”徐副市长轻轻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三公子看着老爹,有些心疼,起身回道:“我让阿姨帮您弄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副市长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路边的汽车内,三公子松了松领口后问道:“我让你查的事儿,你查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跟你料想的差不多。”小星从包里掏出一沓子资料说道:“开元区的区议会,平道区的区议会,准备在周一向市政和市议会提议,请求重新调整税率,降到之前水平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目光惊愕:“开元区都掺和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小星点头:“这是冲着你爸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然后呢?”三公子沉思半晌后又问。

    “开元区议会的老黄跟我说,他们十几个议员,包括首席议员,在两天前都收到了大笔贿赂。具体金额不详,但总额应该是超过百万了。”小星低声说道:“我让人在暗中查了一下,钱是从奉北来的,是一家叫鼎辉的贸易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鼎辉?!”三公子闭着眼睛嘀咕了一句:“钱是从松江转到奉北,然后再转到区议会的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小星轻声应道:“这家鼎辉公司的老板姓丁,你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他在背后搞鬼。”三公子似乎已经心里有数了:“秦禹往江州打的钱,也是他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但应该不是从鼎辉出的。”小星点头。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他有啥意图呢?”小星皱眉说道:“要不要动他?”

    “他敢做,肯定就有一定把握。”三公子摇头:“更何况,我不知道这事儿是他自己干的,还是背后有盟友。”

    小星闻声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三公子足足思考了五六分钟后,才立马说道:“设个套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设套?”

    “把小虎的事儿利用上……。”三公子目露精光的趴在小星耳边,轻声耳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,第二日下午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,在吴天明的家中响起。

    堂嫂愣了一下,立马迎过去按了手机接听键:“喂?您好,哪位?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说话方便吗?”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堂嫂皱眉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胤哥让我给你打的电话,”安仔低声说道:“我是他朋友。”

    堂嫂愣住。

    “胤哥让你帮个忙,你现在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能帮他什么忙?”堂嫂目光惊慌:“他到底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嫂子,胤哥说了,他只要能逃出松江,那警司再扣着天明大哥就没意义了。”安仔简单明了的回应道:“他现在准备走,就指着你能帮个忙呢。”

    堂嫂眨着眼睛,一时间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他不走,事儿就不会结束。”安仔轻声说道:“你帮他买个电话,借一点现金,然后给他送去,这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买完电话,我告诉你地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你让我想想。”堂嫂咬了咬嘴唇后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警司内。

    一名警员急匆匆的推开大队长办公室房门,张嘴喊了一声:“欧队,有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线索?”欧队躺在椅子上,瞬间坐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监听吴天明老婆电话的小组刚刚报告,吴天胤让人正在联系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快,快去看看。”欧队长双眼冒光,立马起身奔着室外冲去。

    家中。

    堂嫂足足犹豫了近五分钟后,最终还是选了自己的家庭,拿起电话就拨通了开元区警司报警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。

    冯玉年看着秦禹吩咐道:“一个半小时后,你带一队进开元,帮忙维持治安,适当抓捕游行群众。”

    “开元区现在也归咱们管了吗?”秦禹很反感这种容易让人刨祖坟的任务,所以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去了,就归你管了。”冯玉年也是个老阴阳人了,抬头笑吟吟的看着秦禹问道:“你还有废话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去。”冯玉年摆手催促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