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两道,全力寻找吴天胤

深夜,开元区区议会附近的小虎公司内,郭行长坐在沙发上,目光阴沉,面色严肃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!”

    郭行长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门开,秘书领着开元区警司大队长从外面走进来,轻声说了一句:“郭总,欧队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郭行长抬头扫了对方一眼,摆手冲秘书说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秘书笑着冲大队长打了声招呼:“欧队长,那你们聊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秘书顺手关上了门,欧队长就进了屋内,坐在了郭行长对面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郭行长翘着二郎腿,面无表情的看着欧队长问道:“人都已经抓在手里了,为什么还让他跑了?是我捐的税不够,还是给你们警务系统的支持不够?”

    欧队长搓了搓手掌,面色略显尴尬的回应道:“郭先生,这事儿确实是我疏忽了。我没考虑到在押送吴天胤的路上,会碰到抗税闹事儿的民众,也没想到,吴天胤敢抢枪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补救?”郭行问。

    “吴天胤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的打法了。”欧队长轻声回应道:“他刚才在警司门口,杀了自己继父和同母异父的兄弟……他在恶意报复。”

    郭行听到这话,眉头紧皱:“他连亲人都杀了,什么动机?”

    “吴天胤和家里人的关系并不好,他继父刚刚举报了他堂哥,可能引起了他的记恨,所以他才报复的。”欧队长皱眉说道:“我来这里,其实是想提醒您一下,未来几天内,您一定注意安全,因为吴天胤可能会对你也进行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报复我?”郭行长冷笑着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他还要杀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排除这种可能性。”欧队长点头回应:“我干警员已经近十年了,什么样的罪犯,我都接触过。现在吴天胤的心理状态,已经跟正常人不一样了。他押了十二年,心里本身就有怨气,而您……在……在警司曾经跟他有过“接触”,所以他很可能也会记恨上你。”

    欧队长的话说的很委婉,他其实是在提醒郭行,你在警司问讯室内曾经暴打过吴天胤,而且还仗着自己位高权重,让这个案子彻底发酵,所以吴天胤是有极大可能会选择报复的。

    郭行沉吟半晌,脸上挂着嘲讽的微笑说道:“我觉得你说的对,他确实很危险。不然这样吧,你把我每年给你们警务系统捐的钱,全拿出来,给我做一个大点的保险柜,这样可以保证我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欧队长无言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底层罪犯,你们都抓不到,还要上我这儿来提醒,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!每年松江警务系统,从上面拿走的数亿经费,全他妈喂狗了吗?啊?!”郭行长情绪略显失控,指着欧队长喝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这个工作我们确实没有做好。”欧队长来之前,其实心里就有了挨骂的准备,但他明白,这些掌握着松江经济命脉的人,他惹不起,只能言语客气的回道:“但我跟你保证,吴天胤绝对跑不了,一周内,我肯定让他落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保证,比金融合同还不靠谱。”郭行长稳定了一下情绪,皱眉说道:“我现在不想听其他的,只想看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尽力而为。”欧队长硬着头皮回道:“楼下,我叫来了八个警员,就在安保室,他们会保护您的安全。而近几天,您最好也别出门。您也知道,除了吴天胤这个事儿之外,最近开元区还在闹抗税,所以民众对这些大的金融机构,也有仇视情绪。”

    郭行喘息一声:“你去干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郭行,那您忙。”欧队长起身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欧队长快步离去,老郭瘫坐在沙发上,心里有着难以言明的压抑情绪。他唯一的儿子被打成了脑昏迷,到现在还没有苏醒,而案犯还没等受审就跑了,现在竟然还到了能威胁自己安全的地步。

    事业上,老郭投资的三公子父亲,最近因为民众抗税的事儿,也是闹的一身骚。总之,今年一开年,老郭就诸事不顺。他心里堵得慌,所以莫名更恨这个吴天胤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郭行思考了好一会后,突然坐直身体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郭行,您好,您好啊!”数十秒后,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。

    郭行长翘着二郎腿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你帮我在地面上找找那个吴天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太低了,也不是圈子里的,找他挺难的。”中年男子略有些为难的回道:“我尽量给你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吴天胤蹲过监狱,你找不到他,就找他跟他关系近的朋友,狱友,亲戚。”老郭阴着脸说道:“总之,我不管你用啥办法,只要能摸到他的消息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郭总,吴天胤的案子我听说了,可这事儿你为啥不通过官方办啊?”中年好奇的问道:“他们毕竟专业啊。”

    “警司的人是废物,人抓到手了,都没看住。”郭行冷漠的回应道:“我不信他们,而且官方做事儿也束手束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中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挖他的圈子,狠点弄着,我只要结果,不看过程。”郭行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警司那边……?”

    “出事儿我兜着。”

    “行,有你这句话就好办了。”中年点头应道:“你给我一晚上的时间,我帮你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直接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郊,一家已经关了门的通讯公司专营店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猫腰撬开柜台,从里面拿出了三部电话,和十几张没开封的电话卡。

    动作轻飘的将东西装进兜内后,吴天胤站在柜台旁边,冷静的扫了一圈四周,最终又偷走了两张店老板用的名片,以及些许剩了好几天的面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吴天胤将电话插上卡,完全凭借回忆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“喂,您好,哪位?”一个青年的声音泛起。

    “我,吴天胤。”

    “我艹,胤哥啊,咋了,你换新电话了?”对方挺惊讶的问。

    “安仔,我遇到了点事儿,需要你帮忙。”吴天胤吃着干巴巴且梆硬的面包,声音沉稳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说?”

    “你有一千块钱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有,你缺啊?我让朋友给你送去,我没在松江。”对方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送,你记个转账卡号,现在就记。”吴天胤从裤兜里掏出通讯公司老板的名片,轻声说道:“对公收款账号,松江民生金融:2705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下了。”青年听了两遍后,立马反问:“哥,你啥意思啊,就一千块钱,还用汇款啊?”

    “我白拿了人家几部电话和卡,得还一下,你一定想着打过去哈!”吴天胤嘱咐了一声后,才进入正题的问道:“你在区外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来挺长时间了,在这儿弄响儿呢。”对方对吴天胤很信任的说道:“哥,你到底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人,需要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青年沉默数秒后,叹息一声说道:“早我就说过,你还得走回这条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