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在背后善意的提醒

脏吧内神魔乱舞,各种游走在社会边缘的少男少女,都在迷茫的宣泄着自己的情绪,喝多了的,磕炮的,大摇大摆在交易“神经类药物”的笔笔皆是。

    刘子叔站在门口,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问道:“哪个是?”

    “就那个穿短袖T恤的。”旁边的兄弟,指着远处卡座上的姑娘说道:“我打听了,周铭跟她处的挺久了。”

    刘子叔盯着那个女的看了一会,扭头趴在兄弟耳边说道:“你去接触一下,我在外面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音乐轰鸣的舞池内,姑娘甩着头发,正跟十几个人聚在一块疯狂的扭动身体。

    身后侧,刘子叔的兄弟迈步上前,用肩膀顶了一下姑娘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干嘛呀?”姑娘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小伙一笑,龇牙用手指比划出了,一个小人往外走的动作问道:“能谈吗?”

    姑娘撇了撇嘴:“谈尼玛,滚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。”小伙喊了一声:“我朋友看你来电。”

    姑娘一愣,斜眼撇了一眼小伙,见他穿着打扮还可以,随即问道:“哪个是你朋友啊?”

    “就门口穿黑夹克的那个。”青年指着门口吼道。

    姑娘抬头看向门口,借着光亮打量了一下对方,见他穿着干净,长相也还行,就立马扭头靠近小伙,竖起了三根手指:“这个价,可以做快的。”

    小伙闻声上前,笑嘻嘻的问道:“你值不值啊?”

    “妈的,不值你别问呀!”姑娘凶巴巴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行,你一会来我门口吧。”小伙点了点头后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姑娘拎着皮包走到室外,口里叼着棒棒糖,扭头看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这儿呢!”小伙坐在一辆车里,冲着她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姑娘犹豫了一下,踩着高跟鞋走过去问道:“什么情况啊,车里这么多人啊?”

    “你俩单独去前面玩,我们回家了。”小伙轻声招呼道:“来,坐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姑娘眨巴眨巴眼睛,表情很认真的说道:“我可不接受多人昂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知道,你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起开。”姑娘扒拉开小伙,弯腰就坐在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小伙拽上车门,抬头吩咐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汽车缓缓离开脏吧门口,向左侧的街道上开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脸挺生啊,以前没在吧里见过你们啊?”姑娘吃着棒棒糖,就要与众人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刘子叔坐在副驾驶上,低头从兜里掏出五百块现金,转身递给了姑娘:“拿着,我问你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姑娘愣了一下:“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说了嘛,问你点事儿。”刘子叔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做的不是这个买卖啊。”姑娘皱起眉头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刘子叔将钱甩在对方身上,抬手又从杂物箱内拽出S枪,脸色阴郁的问道:“你要哪个?”

    “呦,你唬我?!”姑娘表情不屑的撇了撇小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周铭为啥跑路吗?”刘子叔问。

    姑娘听到这话,瞬间怔住。

    “他惹了多大乱子,你心里清楚吧?”刘子叔声音低沉:“你最好脑袋明白点事儿,别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姑娘这时已经知道了刘子叔的来意,并且心里清楚他们不是那种拿枪吓唬人的小混混,所以心里也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儿?”刘子叔目光直视着姑娘,一字一顿的逼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一队办公区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椅子上,皱眉冲着丁国珍问道:“我让你查的那两组电话号,你查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找了一下通讯公司,把号码也报给他们了。”丁国珍面色认真的回应道:“有一组号码,是三四个月之前,就开卡放出去了,交易地点是一个黑营业厅,现在已经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秦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组号码是,你接到短信那天,被人在江南区一个营业点买走的,也是黑卡。”丁国珍轻声回应道:“这个可以查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双眼略有些迷茫。当天他总共接到了两条匿名提醒简讯,内容大致一样,所以秦禹以为这个提醒自己的神秘人,应该是怕自己不听话,这才连发了两条简讯提醒。

    可现在一看,这事儿还是有疑点的。首先如果是一个神秘人在提醒自己,那他为啥要用两个陌生号码联系自己呢?这不多此一举吗?其次,两个号码的购买时间不一样,购买地点也不一样,那这更侧面说明……那天想提醒秦禹的人,可能不是一个。

    是两个!

    两个人都想善意的提醒自己,这让秦禹非常好奇,心里也非常想弄清楚事情真相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椅子上,沉思半晌后吩咐道:“珍珍,你去一趟那个营业点,看看他们那儿有没有监控,能不能找到这个买卡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丁国珍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眯着眼睛,轻声嘀咕道:“有人想他妈提醒我,不想让我当枪,那侧面说明,他和背后整我的人,关系可能很近,但心却不在一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署干部大院。

    冯玉年坐在家里,接通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秦禹回来了,也没跟谁打招呼,直接去了一队布置工作。”电话内的人,话语简洁的说道。

    冯玉年稍稍停顿了一下问道:“他的处罚还有几天?”

    “没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别理他,等停职期结束了,他找我的时候再说。”冯玉年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在一队指挥工作,我用不用……?”对方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他愿意指挥就指挥呗,反正下面的人也听他的。”冯玉年随口应道:“不搭理他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冯玉年伸手挂断电话,低头看着平板电脑说道:“小秦禹啊,你难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贫民窟外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刘子叔坐在车内,拿着手机冲马老二说道:“他女人在我这儿呢,我准备掏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掏吧。”马老二话语铿锵的说道:“抓住周铭之后,直接就给我拉狗场去,老子亲自审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