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的走向极端

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看,其实吴天胤继父这个人的所有行为,都是符合他的自我认知的。他觉得吴天胤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,那自己就没有义务去抚养吴天胤长大成人,更从心里非常浅薄的觉得,吴天胤是他媳妇跟别人生的孩子,只要吴天胤存在一天,就时刻提醒他,自己娶的是个二手货。

    所以,继父一直看他不顺眼,甚至在吴天胤小的时候,继父两次要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把这个孩子扔了,让他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后来,因为吴天胤大爷的强势反抗,才让继父不得不暂时接受这个继子。但他依然觉得心里不舒服,所以长时间在肉体和精神上折磨吴天胤,打他,骂他,侮辱他。

    现在,吴天胤出了大事儿,继父的所作所为,其实出发点都很简单。他就是不想让这个外人干的事儿,影响到自己家庭。所以你细细想,这在他看来是人之常情,因为在他的思维里,吴天胤从来都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你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来看,继父所做的事儿,或许并不算是大恶大奸之辈,你顶多说他是一个愚昧,浅薄,毫无心胸的男人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站在吴天胤的角度上来看,这个人却影响了他的一生。甚至不过分的说,吴天胤年轻时所产生的叛逆,以至于最后走上犯罪的道路,都跟他有着难以分割的关系。

    继父的无端打骂,侮辱,以及母亲的唯唯诺诺,永远不敢替自己多说一句话的态度,都没有让吴天胤感觉到过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堂哥的事儿,只是个导火索,近二十年积压的怨气,恨意,才是导致结果的绝对因素。

    吴天胤要报复。

    报复他自己曾经被两次抛弃。

    报复这么多年来自己所受的无数屈辱。

    更要报复他的母亲,有四个孩子,却唯独对自己没有尽过一丝一毫的也母义务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了。

    吴天胤站在继父面前,面容平静的指着他的胸口问道:“你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啥意思?你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你。”吴天胤冷静无比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继父听到这话,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就喊:“儿子,跑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把抓过继父的脖领子,右手直接亮出了刀。

    “吴天胤,你是畜生吗?啊?!”继父真的慌了,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,抬手就要冲他推搡。

    “CNM,我叫了你将近二十年的爸,你有一分钟拿我当过自己的孩子吗?!”吴天胤一刀向前:“你知道你把我扔在雪壳子里,我是怎么一步步走回来的吗?啊?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我在监狱蹲了十二年,法律都原谅我了,你们为什么还带着眼镜看我,歧视我,侮辱我?啊?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边怒吼着,一边连捅继父八刀,后者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,落的满地鲜血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儿子被吓疯了,伸手就要去拽路边的垃圾桶,想砸吴天胤。可他却忘了,垃圾桶全部都是焊死在地面的,根本拔不起来。

    吴天胤用袖子擦了擦刀上的血,面无表情的走过去,一把扯过了他的脖领子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……,”弟弟慌了,抬臂就躲闪着喊道:“大哥,别!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大哥,你不是我亲人。”吴天胤冷淡的回了一句,右臂抬起,一刀就扎了下去:“你把我妈抢走了,最后连条活路都不给我留……你在警司录的口供,比我刀都凉啊,兄弟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吴天胤冲着同母异父的弟弟,再次连捅N刀后,才缓缓松开左手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弟弟倒地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吴天胤再次用袖子擦了擦刀身,步伐稳健的走向了三轮车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儿,就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警司门口,刚才有人听见继父的喊声,所以叫了不少警员冲了出来,并且目光全部聚焦在了吴天胤身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从容不迫的打火,左手握着车把,右手将刀插在腰间,从双肩包中拽出了自D步。

    “站住,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把车停下,不然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!”

    喊话声刚刚响起,吴天胤坐在车上,右手将枪身搭在车把手上,一梭子子D就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警司门口的大墙暴起了阵阵火星子,打得不清楚状态的警员,纷纷四散躲避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警员,蹲在台阶后面喊道:“他有大火力,叫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吴天胤骑着车,顺着街道边缘逃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母亲站在小店门口,目光呆愣的看着不远处地上的两具尸体,沉默许久后,才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吴天胤骑着车,闻声扭头,看见了母亲,而后者也见到了他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半晌,母亲表情惊愕,满脸绝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眼圈通红,隐有泪光闪动,但看着却没有一丝悔意的冲母亲一笑,才再次将三轮车提了速。

    一车一人,速度极快的跟警司门口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吴天胤点了一脚刹车,坐在三轮车上,抬头架枪,动作标准。

    警司正门,大队长等人蜂拥着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,警司大楼的灯箱牌匾,瞬间被打碎熄灭,无数灯泡碎片落了下来,迫使以为吴天胤冲自己射击的那些警员,再次散开闪躲。

    吴天胤果断收枪,拧动着电动三轮车的油门,高声喊道:“我恨你们!!我若不死,你们开元区警司永远消停不了。松江消停不了,这狗艹的社会环境,更消停不了。”

    喊完,吴天胤骑着三轮车,迅速逃窜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吴天胤弃车,换衣服,步伐稳健的消失在了一处胡同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警司,副司长办公室内,那个要让吴天胤背锅的副司长,拍着桌子怒吼道:“叫板,这是向整个警务系统挑衅。如果你们破不了这个案子,那他妈谁都别干了!”

    大队长皱着眉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而吴天胤在警司门口持刀报复后,就会彻底罢手了,找个地方苟活了吗?

    没有,他是病态环境下产生的病态战士,他一人一枪,彻底的走向了极端。

    他还有事儿要干,还是在开元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