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无法相信警司

宿舍寝室内。

    开元区警司的人,指着吴天胤睡过的床铺问道:“这是他的床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老板点头回道:“这个是他在睡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这儿住多长时间了?”警员又问。

    “具体的我记不清楚了,大概能有十几天吧。”老板思考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给你交租?”

    “基本是一天,或两三天一交,”老板如实说道:“反正是没有一次给多过。”

    警员戴上手套,弯腰检查了一下吴天胤的床铺后,转过身看着旁边的同寝室人员问道:“吴天胤昨天晚上几点回来的,你们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“很晚了,好像是两点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仔细想想,说个准确的时间。”警员虎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两点半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警员点了点头后,转身冲着老板说道:“把这屋里的人清一下,暂时先别让人进来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老板无奈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同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脸色煞白的看着堂哥问道:“你告诉我,你咋知道的这个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说了吗,警司的人去店里了,有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,就给我打电话了。”堂哥皱眉回应道:“因为昨天晚上你提前收摊了,而且店里还有人跟警员说,你几乎每天晚上都送徐薇,所以他们现在怀疑你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愣在原地,脑袋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“小胤,你说这事儿不是你干的,那我们马上去警司说明情况。”堂哥连拽着吴天胤的胳膊说道:“我陪你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回过神来,立马抽出手臂,连连摇头说道:“我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干的,你为啥不敢去?”

    “哥,我说不清的。”吴天胤声音颤抖的回道:“徐薇家那边没有监控,昨天晚上我走的又都是近道……根本没人能证明,我是什么时间去的,又是什么时间走的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你问心无愧,你怕啥?你可以等他们调查啊!”堂哥吼着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特殊人口,身上有劣迹,没钱又是社会底层,完全符合抢劫杀人的特征。”吴天胤摊开手掌说道:“而且这是个局,哥。徐薇在搞我,我现在看着比谁都像凶手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徐薇搞你?!”

    “是她给我打的电话,可我到她家了,她却联系不上了。现在现场又只有一个男的出事儿了,那不是她搞我,又会是谁?”吴天胤有着长达十二年的蹲监狱经验,所以他对着这种刑事案,是反应极快的:“我现在去警司,肯定说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办?”堂哥追问。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表情慌乱的在胡同内走了一圈后,才突然掏出电话:“家里,我要给家里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能帮上什么忙?”堂哥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,能帮上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掏出手机,立马拨通了继父的号码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电话接通,但传来的却是母亲的声音:“喂,小胤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听我说,我被人陷害掺和到了一起官司上面。”吴天胤直奔主题,语速飞快的说道:“你必须要帮我一个忙,必须要帮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……这孩子,又惹什么事儿了?”母亲立马就慌了,语气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相信我,我真的没惹事儿,是有人故意整我。”吴天胤极力解释了一句后,才出言吩咐道:“你记住了,如果有警员去家里问话,你就说昨天晚上,我在家里待到一点半才走,一定要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,到底出什么事儿了?”母亲完全懵掉了,根本不懂吴天胤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管出什么事儿了,也不用理会警员跟你说的话。你就坚持说,昨天晚上我在家里吃了饭,填了特殊人口的表,陪你聊天到一点钟才走。”吴天胤语气严肃的说道:“你说我是急着明天早上去进货,所以才走的,不然就在家里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撒谎?你是不是骗我……?”

    “妈,你能不能信我一次?就一次!”吴天胤声音颤抖回道:“如果你不帮我,我就没后半生了。你求求他们,让他们也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跟你爸说一下。”母亲只能慌乱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先回家,你们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整是什么意思?”堂哥走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看着他回道:“我不会承认昨天晚上去过徐薇那儿,我就说自己在家里待到了一点半才走。”

    “被识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昨晚徐薇那个小区里没人见过我。”吴天胤摇头:“她那儿没有监控,只要我妈他们咬死了,我是在家里待到一点多,我就有不在场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明白,你为什么不去和警司里解释,这事儿明明不是你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没有我的身份,没有经历过我经历的事儿,你是不会明白那帮人是怎么看我的。”吴天胤低声回应道:“你到现在都还怀疑我,更何况是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堂哥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,不要跟别人说,咱俩见过面。”吴天胤轻声吩咐道:“我也不会提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块回家吧……!”堂哥还想帮帮吴天胤。

    “吴天胤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街道边上突然有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一愣,心里暗道坏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两台汽车车门弹开,八个男子持枪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堂哥猛然扭头,面色慌张的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泛起,领头男子高声喊道:“警司的,举手,靠墙边站好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愣了数秒后,只能缓缓举起了双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急救室内,医生迈步走出来,面无表情的摘下口罩说道:“伤者情况十分危险,片子显示脑内有积血,必须要动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能……能保住命吗?”小虎父亲已经没有往日的从容,只声音颤抖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伤者随时有可能死亡,你们做好心理准备。”医生沉吟半晌回道:“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抢救。”

    三秒后,小虎的母亲哇的一声哭了:“……求求你们,救我孩子活啊……求求你们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