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期的重点监视

袁克扭头看向已经被监狱关押了几个月的牛振,轻声问了一句:“你在那个监区待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种地方有啥怎么样的,”牛振从囚服领口内捻出半根香烟,眉头紧皱的回道:“就混日子呗。”

    袁克沉吟半晌:“我找人说句话,回头把你调到我们监区来。”

    牛振愣了一下:“行,你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袁克从兜里掏出一盒烟,顺手扔给牛振:“你回去吧,今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牛振也没问袁克为什么要把他调到自己监区,只拿了烟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钟。

    丁国珍正在警司内给秦禹办事儿的时候,偶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:“喂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丁警官,我是吴天胤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哪位?”丁国珍每天接触的人太多,所以他根本没记住对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就是上回你帮我办理了特殊人口,我留了你一个联系方式,是晚上……。”吴天胤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丁国珍稍稍愣了一下:“啊,我想起来了。咋地,你有啥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找到了一个工作,要去长吉出差,想上你那里办个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来吧。”丁国珍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马上去,麻烦你了。”吴天胤客气的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小时后。

    吴天胤徒步赶到了黑街警司,在一队办公区内找到了丁国珍。

    “你去长吉干什么?”丁国珍坐在椅子上问。

    “我应聘了一家日用产品公司,准备跟领导上长吉见个客户。”吴天胤如实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来,你填个表,写清楚跟你同行人员的名字,以及往返日期,还有出行目的。”丁国珍扔给吴天胤一张表格后,就继续弄着手头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吴天胤因为犯的是组织暴乱罪,所以他是被警务系统上了黑名单的重点监控人口,每次离市出行,都要来居留权所在警司报道,并且填写一系列资料。

    吴天胤对这种监管,心里是有些抵触的。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为曾经犯下过的罪行,付出了整整十二年刑期的代价,他已经赎罪了。但是政F需要对他监管,那他作为一个想重新融入社会的污点人员,也只能配合,并且接受。

    趴在桌子上,吴天胤认真的填写了表格后,重新交给了丁国珍:“您看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丁国珍接到资料仔细扫了一眼后,见没啥毛病,就冲着吴天胤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丁国珍低头写了个证明,卡上黑街警司的印章,回头就交给了吴天胤:“你拿着这个,就可以买轻轨票了。路上如果遇到有人查你,你就把这个给他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谢谢。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你去吧。”丁国珍说完,转头就又盯上了电脑。

    吴天胤小心翼翼的将证明揣进兜里,话语客气地又问:“长官,我想问一下,我这个特殊人口,得过多少年才能被拿下去?”

    丁国珍稍稍愣了一下,立马摇头回应道:“这个暂时没有期限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眼神充满失落的点了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忙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吴天胤才快步离开了警司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吴天胤去了松江北站,帮公司领导以及随行人员买了车票,但却有意把自己的座位跟众人调的很远,因为他怕有人过来查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六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终于在马家仓库睡醒了,起床后简单洗漱了一下,就去楼下吃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马老二领着刘子叔一块返回,坐在秦禹旁边,跟他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查的怎么样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人跑了。”马老二皱着眉头回道:“你们出事儿的那天晚上,他就没在上班。然后我让人打听了一下,说这小子之前也是因贪污,搂钱搂的太狠,被纪律部门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喝了口粥:“他叫啥?”

    “周铭,”马老二轻声回应道:“是去年刚从联防调到公路卡的。”

    “跑了,就说明心虚了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但这小子肯定是没能力安排军车跟踪我们的,所以可能是军车正好要往奉北走,他找了押车的朋友,顺路盯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刘子叔点头:“刚才我和老二在路上,也是这么分析的。”

    “挖地三尺,也要给我找到这个周铭。”秦禹低声吩咐道:“抓住他,咱就知道是谁在背后捅咕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已经放出人,在地面上挖他了。”马老二轻声回应道:“只要他没跑出松江,我肯定能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赶紧安排一下,准备送可可他们回江州。”秦禹仰脖将一碗米粥喝了个干净:“他们走了,我也就省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齐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,准备接他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秦禹点头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晚上我回一趟单位,准备复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门口。

    一台越野车停在路面,三公子坐在后座上,拨通了老猫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出来一趟,我在你们单位门口呢。”三公子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好,你等我吧。”老猫点头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猫从大院内走出来,弯腰上了三公子的汽车问道:“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秦禹是不是在奉北出事儿了?”三公子直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闻声一怔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圈子就这么大,你们又在奉北搞出那么大动静,我想不知道都难啊。”三公子一笑:“是雄哥打电话跟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出事儿了,他差点让人整死在奉北。”老猫觉得这事儿也没啥好隐瞒的,所以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三公子插手沉吟半晌,面色平静的问道:“死了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三公子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老猫闻声皱了皱眉头:“是下面一个小兄弟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三公子闻声大笑,伸手指着老猫说道:“你真不诚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