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如其来的凶案

次日中午。

    吴天胤比往常早起了一会,随便吃了口东西,就骑着电动车去了二手旧货交易市场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吴天胤手里攒了能有三百多块钱,而且有一大半都是从徐薇那里挣的。所以他想的是要换一台大点的二手电动车,然后焊个新棚子,以后晚上到了凤凰娱L城下班的点,他再拉脚赚点钱,也能尽快把堂哥给的这台车还回去。

    下午一点多钟,吴天胤站在二手旧货交易市场内,指着一台蓝色的二手电动车问道:“这个最低能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350,不讲了。”老板坐在椅子上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算了一下兜里的钱,轻声问道:“280能出吗?我诚心买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这车七成新。”老板面色有些为难,伸手指着蓝色电动车说道:“你不信就打开盖子看一眼,那电瓶上贴的膜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我真是诚心买,可兜里就这点钱了。”吴天胤笑着回道:“你要能280卖,我现在就交钱,你要不能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给添点,320你就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唉,那就算了。”吴天胤叹息一声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兄弟,300行不行?”老板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就280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咋拿屠龙刀砍价呢,”老板有些急了:“一点不能添啊?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来吧,交钱,验车吧。”老板无奈的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天胤闻声呲起了牙,整个人很兴奋的走到电动车旁边说道:“我先看看哈!”

    “我这车一点毛病都没有,你看吧。”老板在旁边开始介绍了起来:“我告诉你,这车新不新,你主要看箱子里面的东西就行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吴天胤低头准备检查一下电动三轮的时候,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吴天胤蹲在地上,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小胤,你在哪儿呢?”堂哥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在市场呢,要买点东西,怎么了?”吴天胤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来我家,赶紧!”堂哥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哦,别,你先别来我这,直接去我家旁边的那个小面馆门口,你到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感觉到自己堂哥的状态不对,立马起身问道:“到底咋了?”

    “电话里说不清楚,你赶紧来吧,要快,就现在。”堂哥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迟疑半晌:“好,我现在马上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,别磨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交谈完毕后,吴天胤挂断手机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,兄弟,你交钱啊!”老板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点事儿,回头再说。”吴天胤言语匆匆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啥意思啊,这他妈还带讲完价就走的?你是不是有病啊……!”老板骂骂咧咧的喊着。

    吴天胤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差钱啊,250行不行?”老板再次吼了一声:“说话,傻B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土渣街,马家仓库内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秦禹躺在床上接通了老猫的电话:“怎么了?是啊,我回来了,昨天晚上到的……啊,你说什么?!真的假的?卧槽,啥时候的事儿?你在哪儿呢?……好好好,我马上回警司,你等我昂!”

    二人说完,秦禹飞一般的从床上窜起,动作迅速的就开始往身上套衣服。

    门外,付小豪听到响动后进屋,抬头问了一句:“哥,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吃个屁,出大事了,你赶紧收拾一下,跟我回警司。”秦禹急忙忙回道。

    “出啥大事了?”付小豪从未见过秦禹这么慌,随即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先收拾,路上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钟左右,吴天胤骑着三轮车来到了堂哥说的那家小面馆门口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不到五分钟,堂哥就急匆匆赶了过来,伸手抓住吴天胤的胳膊说道:“来来,进胡同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先过来吧。”堂哥扯着吴天胤,就进了面馆旁边的胡同。

    “到底咋回事儿?”吴天胤表情疑惑的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堂哥攥了攥拳头,目光凝重的看着吴天胤问道:“昨晚徐薇给你打电话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吴天胤愣了一下后,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堂哥听到这话,脸色煞白的在原地转了一圈,手掌哆嗦的摸着脑袋吼道:“你他妈缺钱跟我说啊!我没有,咱们想办法也行啊,你干这事儿图啥?”

    吴天胤懵B了,眼神充满费解的问道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撒谎?”堂哥气的眼珠子凸起:“你敢说不是你干的嘛?”

    “我干什么了啊?”吴天胤拧着眉毛问道:“哥,你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装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没装,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啥事儿。”吴天胤被搞的心里慌了,脸色涨红的问道:“你说清楚,到底出啥事儿了?”

    堂哥看着吴天胤要急眼的表情,不像是在撒谎,所以迟疑了一下回道:“昨天你去没去徐薇家里?”

    “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她家里被抢了,那个叫小虎的人也在场,脑袋被重物砸了三下,人正在市医院抢救,可马上就不行了。”堂哥声音急迫的说道:“徐薇也被绑了,开元区警司的人,一大早就来娱乐城里面问话了……有不少人都说,你天天晚上送徐薇回家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这话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堂哥目光疑惑的看着吴天胤,言语急迫的问道:“你每天都很晚才收摊,可昨天刚过十点钟,我都没在门口看见你,你到底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吴天胤稍稍愣了一下后回道:“我回家里了啊!我妈让我去填贫困人口的表格,所以我才早收摊的。”

    堂哥听到这话,表情欣喜:“你昨晚在家住的啊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我回了一趟家,就接到了徐薇的电话,然后就去她那儿了。”吴天胤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堂哥闻声沉默数秒后,表情既担忧又焦急的问道:“小胤,你跟我说实话,这事儿到底是不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“哥,我冲天发誓,这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。”吴天胤见堂哥都没办法彻底相信自己,心里也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叫来了老猫,声音低沉的问道:“人死没死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但够呛了。”老猫低声说道:“听说脑袋被砸了三下,头骨都裂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他妈是哪个天使干的啊?”秦禹表情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听说是,一个拉脚的司机做的,因为家里被抢了。”老猫话语简短的回应道:“是意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