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哥的思路

“卧槽!”

    吴迪惊呼一声,抬头看向三公子回道:“你干嘛啊?吓我一跳!”

    “这开会呢,你能不能热情点?”三公子笑着问道:“我们刚才说啥,你都听见了嘛?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,听见了。”吴迪低头继续看着手机回道:“方向你定,细节我们来办。医药署和总局那边,我都铺垫好了,只要项目落地,马上就能给批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有啥提议吗?”三公子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按你说的办吧。”吴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暂定这个方向了,大家共同努把劲儿,赶紧把这个项目给促成。”三公子站起身,底气十足的冲着众人鼓劲儿道:“只要药厂建成,我保证大家每年分到的利润,都不会少于八位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众人开完会全去玩乐时,三公子单独叫了小虎,二人泡在浴池内,轻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虎,你知道我为啥摁住了舅舅出事儿的消息吗?”三公子脑袋枕在棉垫上,闭着眼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小虎摇头。

    “咱们哥几个里,有人想搞我,呵呵。”三公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小虎听到这话,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“于家杀我舅,根本不是因为可可跟秦禹关系有多近。”三公子擦着脸上的汗水说道:“而是在关键时刻,秦禹给于家打过去了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小虎一脸懵B的看着三公子:“你是不是想多了?他打过去钱,就能说明咱兄弟里有人想搞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秦禹能掏出来两百万吗?”三公子睁开眼睛,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你觉得我身边要没人漏消息,秦禹会反应的那么快吗?甚至是好像提前就把资金准备好了?!然后,你再想想奉北发生的事儿,秦禹明明已经准备报复龙兴了,又为啥突然收手?”

    小虎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愿意相信咱们兄弟中,有人有二心,可无数细节告诉我,它已经是事实了。”三公子看着小虎说道:“所以,我才故意隐瞒了,舅舅在江州出事儿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小虎低着头,思考半晌后问道:“那你为啥告诉我,你难道不怕有二心的是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家和我家是两代人的交情,我不信谁,都不会不信你。”三公子脸色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从小我们就在一块,我知道你是啥性格。”

    小虎抬头看了三公子一眼,脸色同样认真的回道:“小三,也只有你从我这儿拿钱,我是不会问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互对视一眼,三公子咧嘴一笑说道:“你放心,眼前这点坎不算事儿,我们一定会挺过去的。而且那个张亮,我也一定会让他死的很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虎轻声回道:“钱的事儿,我会给你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你。”三公子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,一间空旷的包房内,吴迪单手插兜的站在落地窗前,拨通了秦禹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迪哥!”秦禹叫声亲切的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谈的怎么样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很顺利啊,今天于家的人还带我逛了生产车间,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。”秦禹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顺利,那就快点敲定细节,然后马上回松江。”吴迪低着头,轻声说道:“老三准备调整方向,找新的供货商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后,立马摇头回应道:“你听他吹牛B吧,这事儿哪有那么简单。我干药线也很长时间了,现在两区周边除了于家外,我还没听说谁有能力大规模铺货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于家的一个经销商,给三公子推荐了新的供货商。”吴迪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看他的状态,不像是在扯淡。而且他刚才单独叫了小虎,很大可能是在谈资金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找到新的供货商?”秦禹听吴迪这么一说,也马上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现在咱们就打两手牌。”吴迪斟酌半晌后吩咐道:“第一,咱们要抢时间,查清楚老三找的供货商是谁,从而做好防御准备。如果对方的规模,可以对咱们产生威胁,那就要想办法清理掉。第二,我们必须要让老三的资金出现问题,而关键点在于小虎。只要他能撤资,老三短时间内就会束手束脚。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切断他资金这个事儿,有点不靠谱。”秦禹皱眉回应道:“即使小虎和叶琳都不给他投钱了,那以老三的人脉和家庭背景,再想找点新的财神爷,也不难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找新的财神爷,那是需要时间的。从接触,到谈项目,再到对方拿钱,那是要经过无数次碰面,和细磨的,而咱们现在就缺这个时间。”吴迪轻声解释道:“让小虎撤资,我们才能提前把局布好,引于家的人进松江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懂你的意思了。”秦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让小虎撤资最好的办法就是,让他和老三翻脸。”吴迪皱眉催促道:“所以你要尽快回来办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后应道:“我今天再和可可接触一下,把细节谈妥,如果不出意外,最多一两天我就回松江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尽快。”吴迪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,于家生产一厂的总经理办公室内,可可坐在里侧休息间的马桶上,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小颖嘛?帮我把姨M巾拿来。”可可脸色煞白,坐在马桶上,捂着小腹喊道。

    数秒后,秦禹高声回道:“你放哪儿了,我没看到啊?”

    “嗯??!”

    可可一愣,瞬间就精神了许多:“你咋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进来关心一下你的身体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吧,小颖在楼下呢,你告诉我在哪儿,我帮你拿。”秦禹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妈的,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啊?”可可急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亲个毛啊,我在外面给你递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在……在抽屉里。”可可想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数秒后,秦禹将卫生间房门推开了一个小缝,动作简单粗暴的将一包姨M巾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在门口站着,”可可脸色通红的吼道:“我不得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问你个事儿,在七九两区周边,除了你们还有其他相同规模的供货商吗?”秦禹突然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可可闻声一愣,立马皱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三找新的供货商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还有一家,就在江州不远,之前还和你有过接触。”可可脸色凝重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怔了半天,立马恍然大悟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一家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