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的供货商

胡同内。

    几名防爆队员看着吴天胤,心里瞬间有些虚了。因为一个人故意装狠时的状态,和真要玩命的状态,那绝对是一眼就可以辨别出来的。这种感觉很难去用文字描述,但却能让人切身感受到。

    吴天胤或许是为了一台廉价的电动三轮车急眼了,或许是怕被冤枉,也或许是长时间积压的怨气爆发,总之他是红眼了,要玩命了~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吴天胤手持钢刀停顿了一两秒后,咬牙就冲着前方砍去。

    几名防爆队员立即闪躲,目光惊愕的看着吴天胤,本能向后退了数步,掉头就跑到了胡同口,并且掏出了对讲机呼叫总指,声称有匪徒持刀反抗。

    吴天胤冷冷的扫了对方一眼,右手拎着刀,跨步骑到三轮车上,重新起火,不缓不慢的顺着胡同离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又有十几名防爆队员赶了过来,领头一人喘息着问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开枪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得到开枪的命令,打出事儿谁负责?”先前围堵吴天胤的防爆队员,轻声回了一句:“碰到个红眼的,算倒霉了,走了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另外一条街道上,吴天胤迎着冷风骑着电动三轮,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胡同内发生的事儿,竟然没有感到后怕,反而有那么一点点激动……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怪,吴天胤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晚上七点多钟。

    小虎右臂上打着石膏,穿着一件紫红色的风衣,到了兄弟几人常年厮混的会所内。

    会所五层。

    吴迪,小星,还有圈内的另外几个公子哥都到了,正聚在一块闲聊。

    “我艹,你这造型很别致啊,独臂大侠杨过呗?”一个胖胖的小伙,龇牙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小虎皱眉扫了他一眼,上去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腿上:“你不会说话就闭嘴。”

    胖子被踹的愣了一下,立马拧着眉毛喊道:“你有病啊,开玩笑都开不起了?”

    “你算老几啊,跟我开玩笑?!”小虎瞪着眼珠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俩干啥啊?”吴迪抬起头,声音不大的骂道:“都多大了,闹着玩还能急眼啊?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你是祖宗,我惹不起你。”胖子拍了拍腿上的脚印,扭过头就不再搭理小虎了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坐。”吴迪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虎气不顺的走过去,弯腰就坐在了吴迪旁边:“小三呢?”

    “哎呦,都到齐了?!”

    二人刚在谈论三公子,后者就从楼上走了下来,满面春风的跟大家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众人见到老大来了,都纷纷扭过了头,笑着与他寒暄。

    三公子跟每人都扯了两句后,才迈步来到了小虎身前,抬脚踢了一下他的小腿:“干嘛哭丧个脸啊,对我有情绪啊?”

    小虎抬头看了一眼三公子,叹息一声说道:“没事儿,心烦。”

    “烦个屁啊,不就一个张亮吗。”三公子嘴角挂着微笑:“等我腾出手来,咱好好收拾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?小虎还是比较尊重三公子的,尽量克制着情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三公子弯腰坐在吴迪身边,翘起二郎腿说道:“叫大家来,是要说几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都静静听着,唯有吴迪在一旁习惯性的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三公子皱起眉头,停顿半晌后,才继续说道:“我舅在江州出事儿后,这几天我一直在家里忙活,所以没来得及跟大家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办完了吗?”小虎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三公子点了点头应道:“之前没跟你们说,是因为我爸有意压着这个消息,先不想让圈里的人知道,所以我也没敢漏风。”

    “江州这帮臭要饭的,下手挺狠啊。”胖子插手骂道:“狗日的仗着天高皇帝远,眼里都没王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怨我,是我没查清楚,秦禹和供货商的关系能这么牢靠。”三公子此刻并没有跟众人说,丁茂刚被人打死,那是因为秦禹在最后关头发了力,给于家打过去了两百万。他只用可可跟秦禹关系很近的理由,把这事儿的细节一句带过。

    “供货商这边谈崩了,那这项目还能进行下去吗?”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,皱眉问道:“我可是连地都谈好了,还给了点订金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进行下去。”三公子毫不犹豫的回道:“我已经在让小星联系新的供货商了。”

    “联系新的供货商?”小虎愣了一下,立马皱眉说道:“这药品行业本来门槛就很高,它需要有专业的科研团队,生产团队,以及昂贵的设备和生产线,而这些根本不是有俩钱能解决的……所以,你想在待规划区找到跟于家规模差不多的供货商,这很难吧?如果强行扶一家基础差的,那时间和投入成本也可能会翻几番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方向了。”三公子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胖子有些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接触于家的时候,我找人在七区接触了几个圈内的老资历,其中有一个姓何,目前也在拿于家的货。”三公子轻声解释道:“我舅出事儿之后,我和他单独打过几次电话……然后他给我推荐了另外一家供货商。”

    “那规模呢?”高大青年追问。

    “跟于家比确实差不少,可基础还是有的。”三公子轻声回应道:“我已经让人在跟他们聊了。”

    吴迪在一旁挠了挠鼻子,低头继续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找大家来,就是想跟你们说一下,药品这个项目,我是铁了心要上的。”三公子声音沉稳的说道:“秦禹失去控制,联合了松江地面上的一些人,先跟我唱起了反调,随后我舅又在江州出事儿了……所以,现在不少人都在等着看我们这些人的笑话。所以老子就是为了争这一口气,也得把这个项目拿下来,而且要拿的干脆,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胖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新的供货商,那这事儿确实可以继续研究。”身材高大的青年也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家各就各位,各干各的事儿,心里完全不要有其他的担忧。”三公子笑吟吟的说道:“我爸上次在奉北开会,已经把这个想法跟奉北首府几个大佬说了,他们非常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小虎点头。

    “新的策略,就是率先啃下这个供货商。”三公子扭头看向小虎:“你和叶琳现在就要开始筹备资金了,然后让大迪哥去打点医药署和总局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回去跟我妈谈一下钱的事儿。”小虎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三公子扫视了一眼四周,最终将目光聚焦在吴迪身上,缓缓抬起手,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吼道:“你他妈咋像个鬼似的坐在那儿呢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