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氏家族

中午11点多钟。

    江州郊区,占地面积近五千米的于家庄园门口,一台汽车从外面缓缓行驶进来,停在了五层主楼的门口。

    可可穿着颇具商务风的风衣,脚踩皮靴,从车内钻出来,步伐匆匆的向主楼大厅内走去。

    厅内,十几个家族核心成员,都坐在沙发上闲聊着,这些人里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

    “小姑,姑父,小力……。”

    可可进屋后,立马冲众人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呀,大美女,今儿怎么想起来回家了呢?”一位三十六七岁的中年女人,笑呵呵的冲可可摆手:“来,坐姑姑这儿。”

    可可笑眯眯的走过去,弯腰坐在中年女人旁边,目光狡黠的问道:“姑,你怎么来家里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你爸呀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我才不信呐!”可可撇着小嘴问道:“你怕不是来听什么风吧,咯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死孩子,我没事儿就不能来看看你爸啊?”

    “别忽悠我。”可可挽着姑姑的胳膊问道:“您从小就疼我,可不能骗我……您跟我说,四叔回来到底是干嘛?”

    姑姑拍着可可的手掌,笑吟吟的回道:“涉及到生意的话,我可不敢说,一会你自己去问你爸吧。”

    可可一听这话,心里暗道事情严重了,闹得自己亲姑都不敢张嘴了。

    “早晨吃饭了吗,让阿姨给你弄点粥喝啊?”姑姑轻巧的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好呀!”可可不动声色的点头:“我还真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前日在南沪市曾与丁茂刚见面的于总,大步流星的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叫于万河,是可可的亲四叔,今年四十岁出头,主要负责的是七区那边的业务,算是家里上一代中的掌权派,实干派。

    “哎呦,四叔你回来啦!”可可在餐厅内看见于万河后,立马起身冲对方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昨晚回来的。”于万河笑声爽朗的冲可可摆了摆手:“我先出去一趟哈,晚上四叔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快就走啊?!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,有事儿。”于万河指着门外说道:“我先出去,晚上都别走,我请客哈!”

    说完,于万河急匆匆带着秘书等人就离开了主楼正厅。

    可可迟疑一下后,立马擦了擦小嘴,指着楼上说道:“姑,我先上去了昂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饭吃完啊!”姑姑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时间紧迫,先不吃了。”可可摆手回了一句,快步就冲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姑姑看着可可的背影,立马冲着儿子骂了一句:“你看看你姐姐这嗅觉,不知道比你强多少倍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能告诉我,我们在这儿待着干嘛么?”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,表情呆萌的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姑姑崩溃:“去去去,赶紧滚,别在我这儿碍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楼。

    “可可,你爸要出门,你先回去吧,他说晚上见你。”一位中年笑着阻拦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两分钟,就两分钟。”可可哀求着说道:“严叔,你先让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在打电话。”中年依旧阻拦着:“听我的,你先回去,晚上等他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不了。”可可突然往前迈了一步,绕过中年,撒腿就跑:“严叔,别跟进来昂,不然我跳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两分钟。”可可跑到走廊最里侧的卧房,伸手就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房内。

    于家掌门人于万青,在办公桌旁边刚刚挂断电话,就看到女儿冲了进来:“你干什么啊,像个疯子似的,跟屋里就听到你在外面喊。”

    可可顺手关上门,直言问了一句:“爸,四叔回来找你谈啥了?”

    “南沪业务的事儿。”于万青弯腰坐在椅子上,语气轻飘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别骗我了。”可可皱眉回道:“谈南沪业务的事儿,能让家里这么多人都来找你嘛?”

    “那你都知道了,还问啥。”于万青插手反问。

    “四叔是不是在南沪接触上松江的人了?”可可问。

    于万青沉默的拿起雪茄盒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爸,不管对面开出什么样的条件,我们的立场都不能动摇。”可可表情严肃的说道:“你别忘了,雯雯可是死在了奉北。”

    于万青抬头扫了姑娘一眼,声音沉稳的念叨着:“先期款五百万,挖科研人员,输送技术支持,都可以马上就办。除了这些对方还要出资帮我们在松江建厂,拿生产批号和申请专利。”

    可可听到这话,瞬间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种条件,你确定没人会动摇吗?”于万青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爸,对方开出这样的条件一定是有大利可图。松江的政治斗争那么严重,我们一旦瞎站队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于万青伸手敲着桌面,打断了可可的话:“没有神仙能算到以后三年,或者是哪怕以后三天的事情发展。就说眼前,这种条件,是个人见了会不会动心?!”

    可可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么跟你说吧,楼下今天来的人,我虽然还一个都没谈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们百分之九十都是支持老四的。”于万青剪了雪茄嘴,抬头看着可可说道:“你说服我没有任何用处,你得说服大家。”

    可可闻声攥紧了小拳头。

    “拒绝公子哥优厚的条件可以,但我们最终能得到什么,这是问题的关键。”于万青指着可可说道:“别跟我提以后,就说现在的矛盾怎么解决,你拿个方案。”

    于万青跟可可在谈话时,没有展现出父亲该有的任何疼爱,只是冷冰冰的在讲着道理,问着话。

    “秦禹现在能开出的价码,肯定是跟公子哥没法比的……。”可可斟酌半晌,还是阐述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没法比,那还谈什么?谈感情吗?!”于万青站起身,吸了一口雪茄说道:“我有事儿先出去一趟,你想好台词再来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于万青拿起外套,迈步就走,根本不理可可喊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上。

    于万河翘着二郎腿,轻声冲着身旁的人说道:“告诉下面的人,先把九区来的那帮人给控制住。如果谈判顺利,他们会是我们加注的筹码……这一点对面已经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于总。”秘书立即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