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方向

茶室餐厅内,秦禹脱掉鞋弯腰上了榻榻米,坐在了男子对面。

    “提醒你不要动龙兴的简讯,是我发的。”男子动作熟练的给秦禹倒着茶水,话语轻柔的说道:“呵呵,你欠我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:“我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你跟叶琳见完面之后,我就想看看你怎么防御小三。”男子将茶杯推给秦禹,笑着点头说道:“牺牲利润,拉人入伙,你这思路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被逼的没办法了。”秦禹端起茶杯回道:“谁但凡有点办法,也不会把到手的钱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利益抱团只是一时的,往后走作用不大。”男子眉头轻皱着说道:“三公子要真急眼了,那想搞个张亮,鬼子,还是不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露面了,作用不就大了吗?!”秦禹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叶琳都不可能亲自露面,去跟三公子撕破脸。”男子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:“我可以给你支持,但事儿还要你自己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是没底吗?”秦禹直言问道:“怕操作不好,利益拿不到,三公子也搬不倒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男子坦然承认:“不到出结果的那一刻,我是不会公开跟他闹僵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个方向吧。”男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轻声说道:“三公子背后的资金来源,主要有三大块,分别是小虎,叶琳,以及他掌控的几家公司。而这其中,最能给他掏钱的就是小虎。”

    秦禹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护盘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切他的资金链。”男子脸色认真的说道:“小虎要是这时候能跟三公子翻脸,那我就可以让叶琳趁势退出。而他手里剩下的那几家公司,是没有办法支撑他大笔烧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小虎和三公子是死绑在一块的关系,”秦禹眯着眼睛问道:“那我怎么才能让他俩翻脸?”

    男子把玩着茶杯:“小虎是甘愿在三公子旁边当一条狗的,他没有太大野心,愿意掏钱也只是觉得,三公子可信,比较值得投资而已。所以,你要让他俩翻脸,最好的办法就是,让小虎的父母觉得,自己替儿子扔出去的钱,并没有什么实际效果。这样一来,小虎失去了家里的支持,那和三公子闹矛盾就是早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光搞他资金链还不行,你还要确保供货商那边能跟你是一条心。”男子继续补充道:“我有可靠的消息,三公子目前已经让人在跟江州于家接触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表情难掩震惊的看着对方:“你说什么,什么江州?”

    “跟你一起去奉北的人叫可可,你动手去江南夜色搞事儿的那天晚上,就把她送走了。”男子吃着点心,笑吟吟的说道:“三公子让人捋着待规划区的公路线,一路打听,才确定了这姑娘的身份,并且在江州找人核实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任何秘密都怕认真,更何况你面对的还是三公子这样有钱有权的人。”男子轻声说道:“你不用防着我,三公子的人确实已经在七区见过于家的人了,就是昨天发生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此刻心脏已经嘭嘭嘭的跳了起来,内心无比忐忑。因为供货商是他手里最大的砝码,所以一旦要是被三公子撬动,那任何想法和策略,其实都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啥是今天来见你吗?”男子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短暂思考一下:“就是因为三公子已经跟供货商接触上了?”

    “聪明。”男子提起茶壶,点头说道:“你要考虑一下护盘的事儿了。我跟你明说,如果供货商丢了,那我是不会支持你的,更不会承认咱俩今天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吃点东西,好好想一下吧。”男子笑着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间,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吴天胤今天晚开摊了一会,买完食材,就骑着三轮车回到了继父家里。因为他记得今天是老妈的生日,所以花了点小钱,在糕点店买了一盒小蛋糕,准备给她送过去。

    对于母亲来说,她是有四个孩子的,但对于吴天胤一个人来说,不管亲情在他身上显得多单薄,那母亲也就一个。他再生气,再心理不平衡,也总是会想起她,挂念她。

    将车停在大门口后,吴天胤提着蛋糕来到继父家门口,刚要伸手推门,却发现大门紧锁,院里也是一片漆黑,根本没有开灯。

    “没人?”吴天胤趴着门缝看了一眼,见院内主房的门也是紧闭着,随即略有些失望:“这干啥去了呢?”

    吴天胤犹豫一下后,伸手掏出破电话,就要给继父打一个,但拇指按在拨打键上犹豫了半天,最终还是没能按下去。

    思考半晌,吴天胤转身就走,准备回去开摊,明天再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小吴啊!”不远处,一个老头走过来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,二叔啊!”吴天胤认出对方后,也笑着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在门口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回家来看看,家里也没人。”吴天胤随口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妈今天不是过生日吗,你没跟他们一块去吃饭啊?”老头很疑惑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一愣:“他们去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晚上你爸还来叫我了呢,让我去北街的小饭店,我家里有事儿就没去。”老头推开自家的院门:“你不知道啊?他们没给你打电话啊?”

    吴天胤愣了足足两三秒后,才笑着回道:“呵呵,我晚上买菜的时候,电话没电了,没接到家里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啊,有空来家里坐哈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勒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干,争口气,可别再瞎混了。”老头善意的训导了一句后,迈步就进了院门。

    吴天胤站在三轮车旁边,呆愣许久后,顺手就将蛋糕扔在了垃圾桶内,无声的骑上三轮车,迎着冷风离去。

    贫民窟的道路昏暗,吴天胤左手握着车把,右手时不时的擦一擦双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早上十点多钟。

    可可洗漱完毕后,刚换上修身的西装,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可可拿起精致的手表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门开,一个青年步伐匆匆的走进室内,站在可可的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可可听完后一愣:“准确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准确,四叔昨晚就已经回来了,跟您父亲聊了很久。”青年脸色严肃的说道:“现在风声已经传出来了,不少人早晨都去了您父亲那儿。”

    可可听完后,俏脸阴沉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