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连挨捶的虎少

秦禹在江州正忙着两头忽悠的时候,三公子的团队在松江也是频繁的出现问题,所以两伙人目前都处在填坑,重新调整思路和积蓄力量的阶段。而就在这时一个谁都没有注意到的大风波,正在无声的酝酿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晚上八点多钟,小虎家的书房内。

    父亲喝了一杯浓茶后,关上电脑,抬头冲着门外喊了一声:“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刚刚被叫回到家里的小虎,闻声推门进入,眼神略有些恐惧的看着父亲说道:“爸,你找我?”

    父亲抬头看了一眼小虎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这两天你在忙啥呢?”

    小虎走到办公桌旁边,连坐都没敢坐,只站着应道:“我还是在跟小三商量药品公司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进展的怎么样了?”父亲插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虎愣了一下回道:“进展的很顺利啊,小三已经让人跟供货商接触上了,目前正在商谈细节,评估投资预算……。”

    父亲皱了皱眉头,叹息一声骂道:“你他妈的在跟我读哪一年的报纸呢?”

    小虎被骂的怔了一下,整个人略显呆滞的问道: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小三家里出什么事儿了,你知道吗?”父亲问。

    小虎听到这话,仔细思考了能有三四秒后,才眼神不安的回道:“他家里也没出什么事儿啊,我就听说他表姐生孩子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父亲猛然窜起,一个大嘴巴子呼在小虎脸上骂道:“我他妈看你快生孩子了!”

    小虎被打的一个趔趄,完全懵掉了,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小虎这个人只是在外面有些张狂,但其实并不是没脑子的货,自己本身学历也够,在投资领域也稍微有一定的专业性。可不知道为啥一见到自己爹,就完全不会了,整个人会散发出从骨子里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妈把那么多资金交到你手里,你最后就给我整出一个,小三他表姐快生孩子了?你是干什么吃的?!”父亲棱着眼珠子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知道你啥意思。”小虎委屈巴巴的捂着脸回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啥意思?!”父亲背手吼道:“小三他舅舅都死在江州了,你竟然都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小虎听到这话瞬间愣在了原地,他确实不知道小三的舅舅已经死了。因为自从枪击事件过后,他一方面在养着胳膊上的伤,一方面也是情绪很低落,总觉得自己给张亮道歉,是在圈内折了面子,所以这两天一直躲在市区的公寓里没出门。而小三那边也故意在隐瞒消息,所以他完全不清楚丁茂刚死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小三从你这儿支走那么多钱,你连他目前的基本情况都不知道,你TM在玩什么?”父亲十分愤怒的喝问道:“项目风险评估,你做过吗?投资回报比,你考虑过吗?从这儿拿走的每笔钱,你都知道他花在哪儿了吗?啊?!”

    “爸,当初不是你说过,我给小三拿钱是政治投资,暂时可以不考虑回报吗?所以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,你懂什么是暂时吗?眼前是可以不求回报,但以后呢?”父亲简单粗暴的打断道:“钱花出去,三年之后是什么样,五年之后你会到什么位置,你都想过吗?即使药厂真建起来,你自己应该有个什么样的定位,扮演什么样的角色,你心里有安排吗?”

    小虎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和他整天醉生梦死,玩女人,挥霍,称兄道弟,可现在发生了这么关键的事儿,你却不知道。你脑子里装的是屎吗?!”父亲气的浑身颤抖:“江州的供货商谈崩了,你不知道;小三他舅舅死了,你也不知道。你就只知道,他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像个傻B一样的给他打钱!”

    “爸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父亲一脚踹在小虎的腰上,手臂颤抖的指着他骂道:“我告诉你,老子攒下的家底儿,不是让你这么挥霍的。你要再整天浑浑噩噩的像个二傻子,就趁早给我滚出九区,我一天都不想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小虎低着头,双眼通红的攥着拳头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滚,滚出去。”父亲指着门外吼道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爸你别生气,我好好做,马上核实这个事儿。”小虎不敢直视父亲,只低头保证一句,就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父亲长叹一声,身心疲惫的坐在了椅子上,插着手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媳妇端着新茶进来,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:“你每次都这么骂他,打他,你考虑过他的尊严吗?”

    “我给他尊严,别人会给他吗?”父亲阴着脸,指着媳妇回道:“他这么废物,跟你愚蠢的教育方式,有着分不开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媳妇咬了咬牙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他的脑袋跟小三比,差太远了,完全没想法,没远见。”父亲皱着眉头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投资还是要投的,但钱不能这么花。你在公司里找个能人,摆在他身边把把关吧。”

    媳妇斟酌半晌后劝说道:“外人是很难融入到小三这个圈子里的,而且你搞这么个人在小虎身边,小三也会多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虎公司的帐我看过了,三年时间,白拿出去八百多万。”父亲阴着脸骂道:“宣传署搞采风活动,好名声全让小三赚了,可最后钱却是小虎出的。就这种傻子一样的投资,我不找个人盯着点,那能行吗?”

    媳妇无语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花钱,那就找个人帮他花吧。”父亲叹息一声:“谁让你儿子是个废物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说怎样就怎样吧。”媳妇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小虎双眼猩红的驾驶着汽车,拨通了小三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舅舅死了,为什么没告诉我?”小虎声音有些埋怨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三公子沉吟半晌后应道:“没想瞒你,是我爸特意告诉我,要暂时压住这个消息。而且我这几天也在紧急处理这个事儿,还没腾出功夫,跟大家见个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划到账上的那五百万呢?”小虎问。

    “一分没动,明天我让人给你打过去。”三公子感觉小虎情绪不太对,所以立马顺着他的意思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打了,趴在你账上吧。不然钱回来,再拿出去的话,我爸可能又要问。”小虎松着领口,情绪极为不稳定的说道:“但下回……我不希望自己把钱拿出去了,最后项目发生这么大变故,我却啥消息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吟半晌,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这样,你明天晚上去会所,我们哥几个开个会,我把事儿跟大家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小虎直接挂断电话,低头立马又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虎少?!”

    “开个趴,叫点人过来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虎少。”对方立马兴奋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凌晨一点多钟。

    吴天胤刚准备收摊回去休息,破旧的手机就响起了铃声。

    “喂,徐小姐?”

    “你有空吗?过来接我一趟,我在新河路的一个会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太晚了,我准备收摊了。”吴天胤表情很为难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,来不来?”徐薇问。

    吴天胤愣了一下,低头扫了一眼时间回道:“行,那你给我地址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