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元开道,三公子的杀招

南沪市,酒店餐厅的包厢内,丁茂刚站起身喊了一句:“于总,你先留步。”

    于总没搭理他,继续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龙兴的人为什么没动你们?我告诉你,于家马上就大祸临头了。”丁茂刚瞪着眼珠子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于总听到这话,犹豫着停下了脚步,扭头看向了丁茂刚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几句话,你要觉得没意思,可以转身就走,甚至搞死我替你家里孩子报仇也行。”丁茂刚再次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,何代理跟丁茂刚的两名同伴,一块迈步走出了包厢,而于总则是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,插手沉默。

    丁茂刚竖起两根手指说道:“只要你们于家有意向合作,我们可以给予你们资金支持,先期款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于总嗤之以鼻的看着对方:“我亲侄女差点死在奉北,你觉得这是钱能解决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并不知道,跟着秦禹去奉北的人是供货商,这是个误会。”丁茂刚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个还有用吗?误会的结果是我们死了人,你还跟我谈啥?”于总咬牙指着对方回道:“我不杀你,仅仅只是为了给老何面子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任何仇恨都可以用利益弥补。”丁茂刚轻声回道:“尤其是像你们这种寻求机会再上一层台阶的家族企业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,”于总懒得跟他争辩:“你不要再考验我的耐性。”

    丁茂刚看着于总,笑着说道:“除了资金支持,我们还可以花大价钱,帮你们从奉北,从七区,八区挖到顶级的医药科研团队。还可以帮你们更换老旧设备,完善生产链。”

    于总听到这话愣住。

    “千金易得,人才难求。以你们现在的规模和上不了台面的身份,如果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和一定的背景关系,你觉得那些搞科研的人,会上你们江州的小工厂里做研发吗?”丁茂刚伸手给于总倒了杯酒,话语轻柔的说道:“但我们合作,这些问题就都不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于总沉默。

    “敞开了说吧,除了资金,科研团队,以及更换设备的支持外,小三还会动用自己在松江的关系,给你们目前所掌握的药品申请专利,申报正式的生产批号,让你们可以从幕后彻底走到台前。”丁茂刚站起身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专利和生产批号一拿下来,正规身份就有了,到时候在松江建厂,扩大规模,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于总听到这话,放在桌子上的手掌,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选择你们,是因为你们有基础,有市场,有专业的管理团队。”丁茂刚不但说出了条件,而且还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诉求:“而我们费这么大劲儿,就是想在松江支起来一个新的龙兴,从而帮助小三的父亲铺好最后一块跳板。他得到了政绩,我们赚到了钱,你们完成了转型和提升,这是个三赢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于总还没等开口,丁茂刚就已经把他心中的几个大疑问,给提前回答了,所以他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来之前我查了一下,死的那个小姑娘,是你侄子原本打算结婚的娘家人。”丁茂刚背手继续补充道:“但这种婚姻,无非也就是商业上的捆绑,你们觉得有利可图,他们也觉得你们算是门当户对,可终极目的,也都是为了一个利字儿而已。所以,我觉得这种矛盾并非不能化解的……诉求上的事儿,还是用诉求解决,这样最好。”

    于总冷笑着回道:“你画个大饼,我就觉得它能吃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先期款两百万,哦,不,五百万。”丁茂刚短暂思考一下回道:“我用自己的一个空壳公司,增持你们的公司,只要让我象征性占股百分之十,我就把五百万先期款一次性打过去。于总,你觉得这个诚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于总愣住。

    “小三有一个朋友,老爹是九区银行松江分行行长,母亲是投行理事,所以钱对我们来说,不算事儿。”丁茂刚轻声说道:“只要能合作,松江建厂的地皮都不用你们考虑。小三他爸说句话,咱就能拿到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于总此刻掌心里已经全是汗水,但表面上却没露声色,也没有主动再问话。

    “于总,人生中的机遇都是转瞬即逝的。”丁茂刚轻声劝说道:“进了九区,你们卖货就不需要再东躲私藏,更不用担心正规药企的打压。说白了,从流氓走到正规军,别人可能需要一辈子,而你们现在只需要点个头,就可以办到。而且在江州,你们一没有政F支持,二没有财团撑腰,未来能走到哪一步,你心里还没数吗?”

    于总沉默。

    “松江缺药企,你们来了,政F的扶持力度会是空前的啊!”丁茂刚伸手拍着于总的肩膀说道:“不用急着拒绝我,你回去仔细考虑一下。哦,对了,刚才我跟你说龙兴的事儿,只是为了让你听我说话,那是假的,呵呵!”

    于总抬头看向丁茂刚,停顿数秒后起身:“走。”

    秘书闻声立马将外套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丁茂刚端起于总的酒杯,笑着说道:“于总,我敬你哈!”

    说完,丁茂刚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于总回到客房内,整个人略有些呆滞的坐在床上,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下午。

    吴天胤去小市场买食材的时候,偶然注意到街边有一家小的糕点商店,他看着柜台内蛋糕愣了一下,瞬间想起今天是老妈的生日。

    晚上,七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按照约定,跟察猛一块开车进入了开元区,来到了区议会旁边的一处茶室餐厅。

    下车后,秦禹扭头扫了一眼区议会门口静坐的人群,皱眉问了一句:“这是干啥呢,怎么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抗税的事儿,早上还上新闻了呢。”察猛顺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秦禹看着人群长叹一声:“天不让人活啊!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迈步走进了茶室,而察猛则是进了大厅,就自己找地方待着去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秦禹来到209包厢门口,伸手推开了门:“呦,叶大美女,怎么挑了这么个不接地气的地方吃饭?”

    室内,叶琳根本不在,只有一个男子坐在榻榻米上,笑着说了一句:“来了,秦队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向对方,瞬间愣住:“你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不猜叶琳背后有人吗?我就是,呵呵!”男子咧嘴一笑,摆手招呼道:“愣着干啥,给门关上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