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总

两天后,平道市郊的工业区内,秦禹站在四间大仓库门口,目光惊愕的看着周围说道:“小亮,你在哪儿搞到的这四个大仓库,这占地面积有点吓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几年前,我有点闲钱的时候买的。”张亮也不避讳,笑着说道:“当初是准备卖给我爸的电器一厂,做储备仓库的,但没想到我现在自己还用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平道这边是工业区,地会越来越值钱的。”秦禹感叹了一声:“你这四个仓库,闹不好以后能换一架私人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张亮一笑:“我没那个身板驾驭私人飞机,低调点,让我和身边这些兄弟的日子过好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背手说道:“货你先放着,哪怕供货商那边暂时提不上来出货量,那我牺牲一部分黑街的份额,也先可着你这边卖。”

    张亮听到这话也没说谢谢,只点头应道:“嗯,一块挣钱呗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交谈之时,秦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明天晚上有时间吗,我们一块吃个饭?”叶琳邀请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秦禹笑着应道:“你选地方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晚上,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二人简单沟通了两句后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马老二插着腰,很急迫的问道:“是叶琳找你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:“挺过这一关,好日子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世界联合政F同盟会成员区,第七区南沪市。

    市中心,33层的观海酒店客房内,一位四十多岁,身材壮硕,风采依旧的中年帅哥,正在摆弄着电脑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中年帅哥顺手接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于总,何代理约您今天晚上九点,在酒店吃饭,您看您有时间吗?”秘书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于总沉吟半晌,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通知他九点半吧,我晚上还有一个聚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秘书点头:“那我现在就从酒店餐厅订个位置?”

    “好,你订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去办了。”秘书点头后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九点四十左右,于总穿着价值不菲的风衣,大步流星的领着两个人走进酒店大厅。

    秘书一溜小跑的过来迎接,轻声说道:“何代理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个人?”于总问。

    “四个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于总点头后,步伐稳健的就奔着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18层餐厅区,一同进入了古色古香的中式包厢。

    室内,四名中年男子,一见于总进屋后,都纷纷起身。其中一个身材相对矮小的男子,笑吟吟的冲着同伴介绍道:“这就是我跟你们总提起的江州于总,我们南沪市地面上流通的百分之三十药品,都是他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于总,久仰啊!”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另外三人纷纷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于总不认识这几个人,但还是礼貌的跟他们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“于总,我给你详细介绍一下哈。这位是丁茂刚,九区松江市副市长的小舅子,金盛对外贸易公司总裁。”身材矮小的中年,伸手拉着于总,笑吟吟的介绍道:“这两位都是金盛公司的高层,徐岩,刘东。”

    于总一愣后,立马伸手冲着三人说道:“哦,原来是九区的老板,你们好,你们好……。”

    双方站在门口处寒暄几句后,身材矮小的中年才招呼众人落座。

    “老何啊,你在玩啥呢,不说是私人聚会吗?”于总坐在主位上,低声冲着身材矮小的中年问道:“你突然叫这么多大佬过来干啥啊?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就认识一下嘛。”老何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了。”于总撇嘴问道:“你到底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是我的事儿。”老何一笑,抬头喊道:“服务生,上菜吧!”

    于总坐在主位上,插手看向九区来的三位老板,也不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老何挨个跟几人寒暄了两句后,才开始把话往正题上引:“丁兄,这人我可给你引荐了,一会能不能把事儿谈成,就看你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好说。”丁茂刚伸手拿起酒瓶,笑着回道:“来,我先敬于总一个。”

    于总眨巴眨巴眼睛,笑着回道:“这糊涂酒可不能喝啊,你得让我知道由头啊!”

    丁茂刚倒了整整一杯红酒,才站起身冲着于总说道:“我先敬你一杯哈!”

    说完,丁茂刚仰脖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于总略显懵逼,扭头看着老何,轻声问道:“你这朋友啥路数啊,渴啦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老何一笑,摆手招呼道:“丁兄,来来,你先坐下。”

    丁茂刚擦了擦嘴角,弯腰就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今天还真不是我请你,”老何扭头看着于总说道:“是丁兄张罗的局,特意让我把你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于总问。

    “他想跟你谈点药品的生意,呵呵,一块发财。”老何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于总听到这话,瞬间皱起了眉头,脑中很快想起了最近在九区松江发生的一些事儿。

    “于总,不瞒您说,我之前就对您神交已久……。”丁茂刚准备再捧几句。

    “松江副市长的小舅子呢?”于总突然出声打断:“你跟那个什么三公子有亲属关系吧?”

    老何闻声沉默,不再插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,他是我外甥。”丁茂刚坦诚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酒还喝个什么劲儿啊?”于总直接起身,面无表情的招呼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秘书立马跑到门口,帮于总拿下了外套。

    “于总,于总,你先听他把话说完嘛!”老何拦了一句。

    于总猛然转身,伸手指着老何说道:“你怎么什么朋友都给我介绍啊?!前一段时间,我家里亲戚有个小姑娘死在奉北了,你他妈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老何被骂的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给你面子,”于总指着老何继续说道:“不然他们肯定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于总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,开元区凤凰娱L城门口。

    一名长相极为俊美的姑娘,左手拎着米粉,话语直白的冲着吴天胤熟络的问道:“喂,你晚上几点收摊啊?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愣:“你们店里关门了,我就收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给你个活儿,你干不干啊?”姑娘笑着回道:“是你堂哥介绍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每天晚上送我回家,我给你两块钱车费。”姑娘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就住在前面不远的公寓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认识这个女孩,因为对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他这里买夜宵,所以倒是很乐意的回问道:“你能等吗?我得挺晚才有空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下班肯定比你晚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这么定了,以后晚上我送你。”吴天胤立马点头应下了这个差事。

    “嗯,晚上我下来找你。”姑娘点头应了一声后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姑娘左手拎着河粉,右手掏出电话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虎少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忙着呢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