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不是你?

客厅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,扭头看着老李说道:“有水吗?给我整一瓶!”

    老李扫了三公子一眼,迈步走到冰箱旁边,伸手拿出了两瓶水后,才走到沙发旁坐下。

    三公子拿起水,拧开瓶盖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李面容有些严肃,沉吟半晌后主动问道:“人怎么死在江州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纳闷呢。”三公子放下水瓶,冷笑着松了松领口说道:“于家缺钱,我能给他们资金,于家缺科研缺设备,我也一样能给他们支持!他们像一群耗子趴在待规划区,不敢见光,老子又能把他们运作到九区,摆到台前上来……就这种优厚的条件,我也想不通,他们为啥不要,还打死了我舅舅!”

    老李沉默。

    三公子眨巴着眼睛,死死盯着老李,突然问道:“叔,你分析分析,他们为啥这么干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清楚!”老李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说的清楚点。”三公子笑吟吟的看着老李叙述道:“我找的人在南沪市,跟于家老四有生意往来,所以他在江州也是有关系的。他帮我打听了一下,杀我舅舅的是那个于家的小姑娘,叫于瑾年。而她之所以敢动手,是因为于家在准备马上开启谈判前,她接到了一笔高达两百万的汇款。”

    老李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个于瑾年在会上亲口承认,钱是秦禹给她汇过去的。”三公子舔了舔嘴唇:“那么问题来了,秦禹的钱是从哪儿来的?!”

    老李搓了搓手掌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光有两百万,绝对撬动不了于瑾年,那也就是说,秦禹一定还答应了给她加注!”三公子跷二郎腿,目光如炬的吼道:“那你告诉我,就秦禹目前的经济实力和背景关系,如果背后没有人支着,那他怎么可能突然说服于瑾年?!”

    老李依旧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人刚到江州,秦禹就反应过来了,这是为什么?”三公子看着老李,粗声拍着桌子说道:“他就是去银行贷款,也得有个批款时间吧?!啊?他为什么能这么快的凑出来钱,又在这么关键的时间点,说服了于瑾年!”

    老李看着三公子,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身边有人在帮秦禹,可以这么断定吧?!”三公子伸手摸了摸头,再次拿起水瓶子说道:“当初他在奉北,原本已经准备报复龙兴,可最后却没动,就让我很怀疑,现在江州一出事儿……那一切都对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吗?”老李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,是谁呢?李叔!”三公子喝了口水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老李目光平静的看着三公子,话语简短的回应道:“你不用炸我,这事儿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插着手,静等下文。

    “我要想拿药线换点什么,当初就不会来江南。”老李直言说道:“来了江南之后,我对你给的支持,就更依赖了!我为什么要跟你唱反调呢?”

    三公子楞了一下,执拗的眼神中突然恢复了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“真有心要干点什么,我不会把自己仕途交到你手里。”老李很平静的说道:“更不会,等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才去想着护江州的盘。也绝对不会,让秦禹跟白家,跟袁克闹的这么僵,因为我没有那个能力,单独去和你争什么?你说呢?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吟半晌,低头说道:“李叔,我对你的支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说的。”老李毫不犹豫的回道:“我能带给你的东西,还微乎其微,你目前这么支持我,我很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我直接问你,江州那边发生的事儿,你敢保证没有你的影子,是吗?”三公子直白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老李摇头:“我在一直回避这个事情。再说白点,我觉得你对待药线的事儿很急,心里也有很多不满,可我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儿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闻声起身,点头说道:“行,你说了,我就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三,缓一缓呢?”老李坐在沙发上喊道:“你考虑过吗?”

    三公子迈步向外走去:“以前或许能缓,现在缓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老李沉默。

    “李叔,今后的事儿,我不会难为你,但你也要有立场。”三公子一边向外走着,一边说道:“药品行业,我必吃,秦禹,我也必吃!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老李长叹一声,表情烦躁的搓了搓脸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三公子重新回到了车上,冲着司机招呼道:“开车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闻声启动汽车。

    小星沉默半晌,扭头问道:“是他吗?”

    “他在犹豫,不是他。”三公子摇头,冷笑着说道:“扶秦禹的人就在我身边,但我还不确定是谁!”

    “图啥呢?”

    “知道图啥,我就知道是谁了。”三公子阴着脸说道:“舅舅死在江州的信儿,暂时压下来!不然有人心里会不托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小星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早上八点多钟,曾在待规划区驻军部队添加燃油和休息的直升机,终于飞到了江州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直升机上,拿着电话吼道:“我们到江州了!你到接我的地方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到了啊!”可可喊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人到了吗?”秦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姑和三叔在路上呢,马上到了。”可可如实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啊,那你等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可可点头。

    直升机上,飞行员回头冲着秦禹喊道:“我看见平台了,直接落地就完了呗!”

    “在等一会!”秦禹淡定的摆手。

    “等啥啊?”飞行员不解的问道:“现在可以落!”

    “对面的人还没来齐呢,我们等一下落哈,不着急!”秦禹用手在头顶画着圆圈:“盘旋一下!”

    “有病啊?!你下去在等他们就完了呗!”飞行员不解:“在这上面晃悠啥!”

    “初次谈判,我要个牌面!”秦禹高喊着说道:“盘旋一下,等他们来了,我们在落!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飞行员崩溃:“你装B的灵感,真的是来的太快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