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上的,你不能碰

开元区凤凰娱L城内,吴迪一进包房,就看到小虎脸色非常难看的坐在沙发上,打着电话,骂着人。

    吴迪等了一小会后,见他挂断手机,才皱眉问道:“你怎么了,吃**了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最近没有一件顺心的事儿。”小虎阴着脸回道:“小三昨天和他爸去奉北开会了,这才刚一走,马老二那边就又搞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人给我打电话,说马老二拉了不少其他区地面上有分量的人,要谈合作。”小虎皱眉叙述道:“他想以低价格供货的方式,拉拢其他人跟他一块干药线。”

    吴迪眨了眨眼睛,轻声问道:“他想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想吗?”小虎撇嘴回道:“找人合伙做防御壁垒呗。秦禹肯定想把利益共同化,让大家都掺和进来,一块跟我们打擂台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还挺有招的。”吴迪冷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把人都拉进来。”小虎沉吟半晌后说道:“如果他把利益共同化了,让地面上这些人都在药线上尝到甜头,那我们今后要吃这条线就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吴迪插手点头。

    小虎吸了吸鼻子,转身看向吴迪说道:“找一家,杀鸡儆猴一下?”

    吴迪翘着二郎腿,立马附和道:“对,这事儿是要杀鸡儆猴一下,得告诉告诉地面上的人,这条线是谁想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事儿用不用跟小三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没必要。”吴迪摇头回道:“小三在奉北开会,电话平时都静音呢。而且这事儿换谁都得这么干,你问不问他意义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刘志雄的人过去办?”小虎问。

    “对,这事儿你来搞吧。”吴迪笑着回道:“搞这种桌下争斗,我们谁他妈也不如你,哈哈!”

    小虎被捧的略显得意,拿着电话说道:“先找小张,只要给他砸下去,其他人心里就得犯合计。”

    “你弄吧,回头我也跟朋友打个招呼,侧面敲打敲打他们。”吴迪伸手拿起了水果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小虎点头后,就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十二点多钟。

    平道区天池沐浴中心的顶层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打着哈欠接了一个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小张,刘志雄的兄弟詹伟,跟我打听你来着,想找你聊聊。”电话内的人直奔主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我聊啥啊?”小张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说。”对方摇头:“就说要见你一面,你看我咋回他?”

    小张喝了口水,斟酌半晌后应道:“你让他来天池吧,我在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回他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勒。”小张挂断手机,仰面搓了搓脸,喘息一声嘀咕道:“妈的,这是要做我思想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大约过了能有一个小时左右,小张领着三个人,一块去了楼下的VIP茶室。

    三人进包厢的时候,里面已经坐下了两个三十六七岁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哎呦,詹伟大哥,好久不见呐?!”小张笑着冲左侧的一个瘦弱中年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有挺长时间没见了。”詹伟伸手跟小张握了一下,顺嘴问道:“怎么样,最近整的挺好啊?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。”小张坐在詹伟对面,伸手从浴袍兜里掏出烟盒回道:“年底的时候上面开会,让各大职能部门在对私企输送项目的时候,要公开招标,同一公司不得占有总项目的百分四十以上。他妈的,上面说这么整是为了减少贪腐现象……所以现在弄的我,特意多注册了五家公司,平白无故的多纳税五倍。呵呵,你说就这样,我能好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错了。”詹伟轻笑着回道:“一年雷打不动的两三百万收入,不比很多公司都强太多了啊!”

    “唉,吃官家饭不好弄。”小张摇了摇头:“不但上面需要打点,人家还得要求你对下面好,不然有人带头上劳动署那儿一举报,我他妈还得交罚款。唉,现在这一行真是不比前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今天突然来找我,是有事儿啊?”小张顺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事儿。”詹伟沉吟半晌,笑着问道:“听说你要跟马老二合伙做药线?”

    小张稍稍愣了一下,也没承认也没否认的回道:“是有一些接触,咋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提前跟你打个预防针。”詹伟轻声说道:“这个事儿,你最好别碰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小张吸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盯上这块肉了。”詹伟看着小张,话语直白的说道:“秦禹他们这帮人干不长。”

    “谁盯上了?”小张再问。

    “你就甭跟我装傻了。”詹伟一笑:“前段时间,秦禹和我大哥闹成那样,你没听说啊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了。”小张眨巴着眼睛,面色如常的回应道:“你大哥想整死秦禹,然后给人家逼急眼了,被迫还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哥背后的关系,你清楚。”詹伟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今天我来,就是他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小张叼着烟,在屋内转悠了一圈后问道:“他们啥意思啊,不让我跟马老二合伙啊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。”詹伟点头:“我不说了嘛,他们早都盯上这个药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盯上了,跟我也没啥关系啊。”小张背着手回道:“你现在不是还没把药线吃掉吗,那我跟马老二合伙挣点钱,碍到他们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詹伟闻声皱了皱眉:“你和马老二合作,那不就等于跟他们站在对立面了吗?那以后要闹出点矛盾……不是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小张迈步走到詹伟面前:“你跟我说实话,谁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小虎。”詹伟思考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小虎到底是啥意思?他是想警告我,还是想让我卖他个面子?”小张问。

    “小张,你现在搞清雪也不少赚钱,根本没必要往这潭浑水里搅。”詹伟皱眉看着小张说道:“不然新生意没干成,你老生意还得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威胁我?”小张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卖他个面子,这事儿别碰了。”詹伟插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卖他面子没问题。可马老二现在是白送钱给我,那你不让我干,是不是能把我损失的这部分钱给报了啊?呵呵!”小张龇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詹伟听到这话,脸色变得阴沉:“他给你钱,你敢拿啊?”

    小张舔了舔嘴唇,双眼盯着詹伟回道:“我有什么不敢的啊?!钱摆在道上,你看上了,说一句话,别人就都得滚蛋是吗?小虎在外面这么牛B,他爸知道吗?而且他爸自己也没这么牛B吧?”

    “话我带到了,你看着办吧。”詹伟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小张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抠着脚喊道:“要谈就客气点,小虎没那么大面子。”

    詹伟稍稍停顿一下,带着人推门就走了。

    小张抠了抠脚后,伸手拿起水果,一边吃着,一边拨通了马老二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兄弟,就按照之前谈好的,”小张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你尽快往平道这边给我铺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詹伟出门后拨通了小虎的手机说道:“小张没同意,说你没那么大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艹他妈,他刚出来开公司的时候,像条狗一样要玩我们这圈子,老子都不搭理他。这几年挣点钱,还不知道自己姓啥了。”小虎阴着脸骂道:“你回来吧,我摆弄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