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瞒你说,我爹多

秦禹带着察猛,付小豪,在土渣街接上了徐洋,马老二等人后,立马驱车就赶往了江南区郊区方向。

    半夜11点多。

    两台汽车停在了一处贸易公司的大院门外,秦禹下车拨通了那个在茶室跟自己见面的男子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我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贸易公司大院门口了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你等一会吧,我让人过去接你。”男子话语沉稳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钱,钱要准备好,两百万肯定不行。”秦禹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。”男子点头后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中心市政干部大院内,数台豪华汽车停在了一处别院门口。

    七八个青年站在台阶上,正在面色凝重的轻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别院内,三层楼房的大厅内,一名年过五十的妇女正坐在沙发上哭着,旁边七八个亲戚也都在抹着眼泪,轻声宽慰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三公子穿着西装,脸色铁青的从二楼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确定了吗?”妇女看见三公子下来,立马抬头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三公子攥了攥拳头,声音沙哑且包含着无限愧疚的说道:“对……对不起,妈。”

    妇女稍稍愣了一下后,哭声更加剧烈,面容十分悲痛。

    三公子不忍看见母亲痛哭,直皱着眉头,迈步向家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别院门口,七八个青年一见三公子出来,立马迈步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真出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人死在江州了?”

    “三哥,到底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的问着。

    三公子冷眼扫了一眼众人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小星上我车,你们都散了吧,明天我在会所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全部噤声。

    三公子伸手拽开车门,弯腰坐了上去。而车外只有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青年,也跟上了汽车,其他人都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汽车缓缓离去,剩下的小伙们低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完了,看三哥的反应,人肯定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事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唉,怎么搞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情绪都很低落,面露愁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司机面容忐忑的冲着三公子问道:“我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江南老李那儿。”三公子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司机点头后,专心开车。

    后座上,叫小星的青年,皱眉问了一句:“舅舅真……真没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三公子长长出了口气,闭着眼睛回道: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小星听到这话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舅舅死的冤啊,”三公子咬着牙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事儿坏在松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等人在贸易公司门口等了大概能有十几分钟后,院内才开出了一辆那种可以装载十几人的摆渡车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秦禹看见摆渡车,立马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是吧?”司机坐在车上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上来吧,我带你们进厂房。”司机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上前,自己找位置坐在了摆渡车上。

    司机见大家都坐下以后,才调转车头,重新开进大院。

    车上,秦禹扭头打量着四周,发现这处贸易公司的大院被收拾的极为规整。楼体涂料整洁,院内积雪堆放有序,就连很小的人行石子路上,也被清理的非常干净。由此可见,这个贸易公司的规模不小。

    汽车在大院内开了约有五六分钟后,才来到了主楼后侧直对着的大仓库。

    司机将车熄火,摆手冲着众人喊道:“都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抬头看了一眼左侧的大仓库,略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占地面积这么大,得在九区接多少生意,才能维持公司运转啊?!”

    “这里不光做九区的生意。”司机笑着回了一句,迈步招呼道:“来,往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众人跟着司机来到二号仓,见他用扳手别开了沉重的仓库大门,随即又用双手将两扇门彻底推开。

    门一开,秦禹懵了,2号仓内竟然停着两架私人直升机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饶是平时淡定的徐洋,此刻也是满脸惊愕的说道:“你新找的这个老板,到底是干啥的啊?这兜里真不是一般的有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他是啥底儿。”秦禹回过神来,摇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这飞机托底吗,不能给咱从天上扔下去吧?”马老二斜眼冲秦禹嘀咕道:“对方可信吗?”

    “可不可信,我是不知道,反正他是把钱打给可可了。”秦禹搓了搓手掌回道:“富贵险中求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正在交谈之时,门外走进来两名穿着飞行制服的男子,扭头冲着秦禹说了一句:“在申请航道,你们稍微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伸手掏出烟盒,递给对方两根后问道:“这贸易公司,真是藏龙卧虎,不但有直升机,还有专用的驾驶员哈!”

    左侧的飞行员低头借着秦禹的火儿点燃香烟,深深吸了一口后说道:“我们不是这个贸易公司的,是他的朋友。他喜欢飞行,所以才在驻军那儿买了两架退役武直玩玩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听到这话挠了挠鼻子,扭头冲着付小豪嘀咕道:“买两架直升机,就为了玩玩。你禹哥的新爹,还是有点牛批的哈!”

    “禹哥在找爹方面,那确实是令人钦佩的。”付小豪点头附和了一句:“松江著名寻爹人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叨咕什么玩应呢,严肃点。”秦禹回头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,老李住所门前,三公子下了车,轻声冲着小星招呼道:“你在车里等着,我自己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星点头。

    三公子顺手关上车门,迈步来到老李门前,伸手按了门铃。

    大约两分钟后,老李推门走了出来,愣了一下后问道:“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舅死了,在江州死的。”三公子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李一愣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聊聊。”三公子没用老李招呼,迈步就走进了室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