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郁的天空,总有一点暖阳

清冷的街道上,从家里走出来的吴天胤,拎着简单的行李一路向南。

    吴天胤有一个大爷,家在开元区元宝街上。小的时候,这个大爷很照顾吴天胤,但身体不是很好,在吴天胤蹲监狱期间人就病死了。不过老头留下的两个儿子,目前还都在松江,据说混的虽然不算太好,可起码养家糊口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吴天胤此时是彻底走投无路了,他兜里没钱,也没个住所,思来想去的只能求助自己大爷的长子,也就是他的堂哥。

    凭借着大爷曾经来监狱看望他时留下的地址,吴天胤很快来到了元宝街,按照门牌号,找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三间房的小院,门脸看着破旧,可院里却很还算热闹,有三四个妇女,领着孩子聚在一块,正在做成人衣服。

    吴天胤拎着行李包,走进院内之后问道:“您好,吴天明在家吗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妇女转身,坐在破木椅子上问道: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叫吴天胤,是天明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对方一愣后,转身就喊:“吴天明,你家人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大概两三分钟,主房内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,抬头看见吴天胤之后愣了半天,擦着手掌问了一句:“我艹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哥。”吴天胤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天明身材瘦弱,个头也不高,而且还秃顶,总之是个长得其貌不扬的人:“咋地,你这突然来了,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来看看,呵呵。”吴天胤心里虚的不行。他很多年没见过自己堂哥了,而且来的时候连点礼物都没拿,所以整个人显得很拘谨。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看着还木了吧唧的?”吴天明迎面走过来,再次问了一句:“你来,是不是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就来看看你。”吴天胤脸色涨红,羞于启齿的跟人家说,自己是过来借钱的。

    “我身体这么好,你没事儿来看我干鸡毛?”吴天明随口回了一句后,张嘴就喊了一声:“晓红,你去做点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。”吴天胤赶忙摆手:“我过来坐一会,一会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到点了,你走不走的我们也得吃饭啊。”吴天明斜眼看了自己弟弟一眼,张嘴喊道:“多整俩菜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媳妇起身立马就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大侄子。”吴天明扒拉了一下旁边十来岁的小孩,龇牙喊道:“儿子,叫小叔。”

    “小叔好。”虎头虎脑的小孩龇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!”吴天胤攥了攥拳头,心里更加羞愧,因为他连给孩子买点零食的钱都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进屋吧。”吴天明招呼了一声,迈步就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主房内,吴天明坐在木质椅子上,抬头看着弟弟问道:“是不是有事儿?”

    吴天胤低着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就JB说,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!”吴天明骂了一声后,顺手就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吴天胤挠了挠头,皱眉说道:“我出来找个了工作,但因为身上案底的事儿,被人开了……家里老头对我有意见,我和他吵了两句,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借钱是不?”堂哥问。

    吴天胤抬起头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我想支个路边摊,做点小吃卖。但兜里实在是没钱,我不知道该找谁……就……就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借多少?”堂哥又问。

    “二百吧,能买点厨具,买个三轮车就行。”吴天胤说这话的时候,头低的更低了。

    吴天明斟酌半晌,起身走到柜子旁边,伸手在里面摸了好半天后,才拿出了一个黑色小袋子。

    吴天胤抬头看向对方,心脏嘭嘭嘭的跳着。

    吴天明伸手打开袋子,当着堂弟的面掏出了不到四百块钱,随即点了三百,顺手扔在了桌子上:“就这些,剩下的得给家里人吃饭用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这话,瞬间眼圈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王八犊子,出来的时候不来看我,他妈的借钱的时候想起来我了。”吴天明弯腰再次坐下,伸手指着门外的一台电动三轮车说道:“你干的时候,把那个车也拿去吧,省得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这钱我很快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怕你不还,我就不借了。”吴天明插手说道:“你没地儿住,就在家里对付一段时间吧。等手里有点闲钱了,你再搬出去。不然我岳父岳母他们都跟这个院里,时间长了……你也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这儿住。”吴天胤回应道:“我出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想个JB办法。”吴天明笑着骂道:“你有办法就不能来这儿了。暂时你没地方住,就跟我睡一块吧!”

    吴天胤自从父亲和大爷死了之后,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亲情的温暖了。

    堂哥其实过的并不太好,整个家里就四百多块的现金,可即使这样,他张嘴了,堂哥也让他把嘴闭上了。

    晓红准备的饭,就是很普通的家常菜,可这顿饭是吴天胤吃的最香的,而且还跟堂哥喝了点酒。

    堂哥没有因为借了吴天胤钱,就对他的处境指手画脚,而是只喝酒吹牛B,吹嘘着自己在开元区凤凰娱L城的优越地位。

    就这样,吴天胤暂住在了堂哥家里,并且着手准备支个小摊位来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眨眼间吴天胤就在堂哥家待了能有十几天了,托人做的小摊棚子也拿回来了,随时准备开工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吴天明是夜班,早早的就去了凤凰娱L城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多钟。

    三公子的兄弟之一小虎,开着一台昂贵的越野来到了娱乐城门口。

    凤凰娱L城三层,吴天明点头哈腰的冲着小虎问道:“郭老板,找徐薇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叫她来吧。”小虎点头后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给我弄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吴天明应了一声后,快步就下了楼。

    小虎进了包房刚坐下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虎,马老二这段时间有点不对劲儿。”电话内的一个青年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他联系了不少其他区地面上的人,说是要吸纳新的合作方。我听说,江南的松下已经跟他谈的差不多了,还有平道的小张……好像也要掺和掺和。”

    小虎一愣后,拧着眉毛骂道:“他妈了个B的,这帮人怎么不开眼!他们不知道药线的事儿,谁要做啊?”

    “你看这事儿用不用跟三哥打个招呼?”对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吴迪溜溜达达的也进了凤凰娱L城,低头不停的发着简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