阶层的对抗

平道区的斗殴持续将近半个多小时后,辖区警司才聚集四十五号警员,匆忙开车赶到现场。但一下车这帮警员也傻眼了,因为现场参与斗殴的人员太多,光张亮这边的清雪工人,就得有四五百人,还不算平道这边混地面的人士,以及开元那边过来的林鹏等人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规模的斗殴,警司人员显然是没有什么办法的。因为他们抓人又抓不过来,开警车去冲击闹事儿人群,人家也根本不怕他。他们更不可能真开枪激化矛盾,光用大喇叭喊话,作用也是微乎其微,所以只能第一时间将这里的情况上报,请求警署那边派防爆大队过来。

    斗殴持续了大约近一小时左右,林鹏等人才陆续从平道区跑了干净。但那些清雪工具,以及铲雪车则是全部被砸,破败不堪的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仗打完了,气也出了,清雪工人把衣服一脱,三五成群的瞬间消失在了街道,不知去向。所以等防爆大队的人开着卡车赶过来的时候,街道上就只剩下了一堆堆的垃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事一出,警署遭受到了空前的压力。因为本地的几家媒体就跟商量好的一样,第一时间报道了平道区斗殴的事件,以及江南区两大食品交易市场停业的消息。所以他们根本没把握能处理好后续事件,第一是人不好抓,第二是抓了领头的,那矛盾是否会再次被激化?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,市里一把亲自致电市办公室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增收税的事情,已经引起了民众反应,此刻要压事儿,尽快平息群体事件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市办公室立马和警署那边调整方向,暂时放弃了刚刚制定的,要集体抓捕斗殴领头人员的方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人在奉北的小虎他爸,从斗殴事件刚刚结束后,就不停的接着电话。而联系他的人,基本都是警署领导和市里的一些主要领导。

    小虎他爸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所以思考了半晌后,立马通知秘书给他订票,当夜就返回了松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个小时后,松江市某医院内。

    小虎拿着手机,眼珠子通红的问道:“警署那边抓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给我爸打了个电话,他说上面现在不让乱动。”电话内的一个年轻小伙,摇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啊?”小虎愣了半天后,声音急迫的问道:“平道区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警署就没反应吗?为什么不抓人呢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没听说吗?刚才打架的时候,现场有大几百人参与,那你让警署怎么抓啊?法不责众啊!”小伙也很无奈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抓那些跟着一块起哄的工人了?”小虎瞪着眼珠子回道:“你抓那些领头的啊,把带队的全拘起来,你看他们还嘚瑟不嘚瑟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跟我爸说的,可他骂我懂个屁,根本也不和我深谈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特么无语了,你这防暴队副队长当的是真废物。”小虎咬牙骂了一句后,迈步在屋内来回走了一圈问道:“那你不通过警署就抓人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,我爸那边不下令,我乱动肯定挨大处分。”小伙立马摇头拒绝道:“我建议你还是再等等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你了,?我给小三打电话。”小虎气的肝疼,咬牙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吱嘎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突然被推开,小虎父亲穿着风衣,脸色冷峻的带着秘书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爸,你回来了?!”小虎愣了一下后,眼中满是惊喜。

    病房里侧的套间内,小虎母亲洗了把手后,也走出来问道:“你咋回来了呢?”

    父亲看了一眼小虎后,转身看着媳妇问道:“你一直在这儿啊?”

    “啊,我一直在这儿啊。”媳妇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吧,今晚没事儿了。”父亲冲着秘书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秘书点头,冲着小虎和他妈打了声招呼后,才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父亲见秘书走后,才阴着脸冲媳妇说道:“我他妈不让你给警署那边打电话,你非不听。我问你,你现在怎么收场?”

    “有啥怎么收场的啊?”母亲根本没当回事儿的应道:“他们闹事儿,那就让警署抓人啊。一帮流氓想对抗政F,那不是找死呢吗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父亲听的脑瓜子嗡嗡直响,甩手一个大嘴巴子抽在媳妇脸上吼道:“愚昧!”

    媳妇被打的脸颊红肿,愣了足足三四秒后,才突然起身吼道:“你敢打我?!”

    “一涉及到孩子的事儿,你踏马的就没脑子。”父亲指着媳妇的脸颊,眼神极为阴郁的骂道:“就你这样的,还是学金融的出身的?你懂不懂,权力和民众之间是有平衡点的?阶层和阶层之间,也是有相互依赖的!你用屁股想想,当你公司下面的中层干部,集体造反后,你还能不能当这个理事?!”

    媳妇捂着脸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都告诉你一万八千遍了,药线的事儿很复杂,你不要跟着瞎掺和。如果想让孩子有个圈子玩,那你就让孩子自己来操作。他能行就干,不行就不干。你手里握着大把的钞票,还怕找不到好项目吗?”父亲非常激动的喝骂道:“你以为你动的只是张亮一个人吗?扯淡!你要碰触的是社会中上层的利益,明白吗?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忽略,可这帮人聚拢在一块,会有多大影响力,你想过吗?小虎被枪击了,为什么你要出头呢?你让他去找小三啊!小三才是这个事情的领导人,是核心。你明明有权利让他去解决这个事情,为什么还要把雷扛在自己脑袋上呢?你踏马的是不是傻啊?!”

    媳妇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你玩吧,现在江南区那边的两大粮食交易市场罢工了,平道区一千多名清雪工人,闹不好明天就上街游行。再配合上现在大部分民众在组织抗税活动,你们俩马上就会从幕后被推到风口上。”父亲指着小虎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我让你嘚瑟,你最后让人扣上一个资本家的帽子,老子都跟你受牵连,明白吗?!”

    小虎低着头,一声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跟小三待那么久,你怎么就学不到人家身上的一点灵气呢?”父亲一脚踹在小虎的肚子上,恨铁不成钢的骂道:“废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监狱内,警署某大队的副队长笑呵呵的冲着张亮说道:“我们核实了一下你的案子,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直接证据。你再待一天,估计就能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?”张亮翘着二郎腿,笑着反问道:“我是平道区议会议员,知名青年企业家,你们想抓的时候,当众给我带走,现在一句证据不足,就想把我放了,那我的名誉损失谁来承担?”

    副队长闻声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在这里面有吃有喝的,还能躲债,我现在不想出去。”张亮打着哈欠说道:“你们还是再调查调查吧,万一发现新证据呢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