禹少的韬略

小会议室,马老二听完徐洋的话,心里也很好奇的冲着秦禹问道:“是啊,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,叶琳背后也真有人,那他要是跟三公子的目的一样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回应道:“我的底线是,让咱干累活可以,让咱公司并入到他们那边也可以,甚至大方向让他们来决策也没问题。但药线的核心,必须在我们手里,利益分配也要平衡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秦禹的这个回答,心里都松了口气,知道了他的底线在哪儿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问题,”徐洋斟酌半晌后问道:“现在局面怎么转变?如果对方要动手弄咱们,咱拿啥防御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马老二点头附和道:“叶琳背后的人能不能跳出来支持咱们,可能还得看咱们自己能不能先站住。如果咱连最起码的生存问题都解决不了,那人家很可能不会搭理咱们。再退一万步说,咱们第一回合要能站住,那再跟叶琳背后的关系谈,可能会谈出一个合理的价码。可咱要站不住,那他们给的价码也绝对不会高,就这么真实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谱吗?”老猫冲秦禹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吸着烟,抬头看着众人说道:“办法我已经想好了,但要损失一些利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后,缓缓站起身,目露精光的说道:“放弃药线的一部分利润,公开在全市招标,拉新的大佬入伙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懂你的意思。”马老二眼神费解的问道:“咱这是地下买卖,你怎么公开招标?而且目的是啥呢?”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向马老二,笑吟吟的回道:“呵呵,公开招标就是一个说法而已。意思就是,你对外放出风去,就说咱们手里现在供货量充足,可以大规模在全市范围内放货,只要资质符合要求,都可以跟我们谈合作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眼神一亮:“这个招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目的是啥呢?”马老二还是没懂。

    “槽!”秦禹无语的看着马老二,伸手敲着桌面解释道:“咱们一家人的力量,肯定防不住三公子在背后搞动作的。可要是把我们自己的利益,变成大家的利益,那三公子要想生吃药线,就得罪的不是我们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听到这里,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秦禹双手扶在桌面上,扭头扫视着众人说道:“对新合作方的要求很简单:第一,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;第二,在地面上要有一定影响力;第三,以前经营的行业,不能太触及大众底线。只要有人能满足这三点,并且想在我们这里进货,那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利益怎么分配呢?”马老二问。

    “想快速吸纳,那咱们就要放弃一部分利润,这样才能短时间内拉人进来一块整。”秦禹斟酌半晌后,伸出两根手指说道:“给新合作方的货价,比我们成本价高出两成就可以。我们就吃这点利润,剩下的全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限货量吗?”马老二问。

    “货量还是要限,但要比之前的供货量提升个百分之二三十。”秦禹低声回应道:“这样才能让新的合作方,有更多的利润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样的话,可可那边的压力会不会很大啊?”马老二有些担忧:“他们那边的产量,能不能供应上我们全市铺货,这还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可那边我就去谈。”秦禹不容置疑的冲马老二说道:“你现在就一门心的给我往队伍里拽人。什么平道,江南,开元的,只要有大哥看重这条线的利润,那就让他们入伙。我们不但供货,还管运输,他们拿了货直接卖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条件确实会吸引很多人进来一块干。”徐洋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只要用利润,把这帮人捆绑在一块,那三公子要动这条线,就是硬抢所有人蛋糕。”秦禹咬牙说道:“到时候都不用我们牵头抗争,只要这帮人切身利益受到损害,那肯定跟三公子玩命。”

    “短时间内以利益捆绑其他人,确实会有效果。”老猫头脑敏捷,所以略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可时间一长,这利益关系就会显得很脆弱。说白了,有点乌合之众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事实。”秦禹叹息一声回道:“在药线的事儿上,其实我和袁克的看法是一样的,都不想快速膨胀,全市开花的铺货。可现在你不这么做不行啊,咱们自己抗衡不了三公子,那就只能拉着大家一块干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洋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,聚拢一群人去跟三公子打擂台,不是我的目的。”秦禹笑着说道:“我真正想的是,要把叶琳背后的人逼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逼出来?”老猫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你是说……?!”

    “叶琳背后的人,一定也不想让地面上的牛鬼蛇神全部掺和到这一行里来。”秦禹背手回应道:“他肯定跟三公子一样,想要垄断这个行业。可人多了就不好掌控,所以我的估计是,咱们这边一动起来,他也会坐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要这么干,你就得跟可可谈好,让她保证供货量。”马老二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会谈的。”秦禹点头:“你要做的就是拉拢人入伙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难。”马老二笑着说道:“平道区的张少爷,江南之前倒腾蔬菜和粮的松井,之前都找我谈过,问我想不想往外散散货,他们可以帮着卖,但当时我都没接话。”

    “平道区哪个张少爷?”徐洋问。

    “就那个他爸是电器一厂厂长,小叔是驻军三团参谋的那个小张。”马老二翘着二郎腿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,是他啊。”徐洋点头:“他不是一直承包平道区的街道清雪嘛。”

    “是,也发财了。”马老二笑着说道:“听说去年他干这活儿,挣了城卫两百多万。”

    “对,”秦禹一听这话,立马点头说道:“咱就要拉拢这种人入伙。草根和平头老百姓的钱,有多少三公子敢抢多少。可土豪乡绅的钱,他动一分,那都是要有反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没毛病。”老猫立马附和道:“警司成立这么长时间,每队的补贴都少过,但就老子那一队的从来都是按时打款。我没跟老李提过,可财务也从来没为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背手说道:“这事儿就这么定了,咱们两条腿走路。老二和徐洋去联系新的合作方,我回队里复职,然后跟可可沟通供货量的事儿。我们要保证,在三公子动之前,先把动静闹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迈步行走在走廊内,拨通了那个常在他身边的瘦弱青年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小虎,准备抽调一笔资金给我。”三公子话语直白的说道:“只要咱找到了秦禹的供货商,我这边就得用大钱。”

    瘦弱青年打了个哈欠,言语平淡的回应道:“你办吧,钱不是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