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伐果断,强势无比

江州城镇郊区的食宿店内,丁茂刚收拾好自己的资料后,就带着三个跟班,要与老王一块离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食宿店大门泛起一阵响声,主房内的老板立马迎出来喊道:“哎呦,有老板来了,吃饭还是住店。”

    “耀光办事儿,回去!”小勇指着对方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板一愣后,立马回身就钻进了屋内,反锁了房门。

    小勇带着七人,直愣愣的走到左侧偏房门口,伸手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室内,刚要往出走的丁茂刚正好与小勇等人撞了个对脸,随即楞了一下问道:“你们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江州耀光的人,来办可可小姐吩咐的事儿。”小勇话语非常准确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丁茂刚怔了一下后,立马转身冲着老王问道:“这是啥意思啊?!”

    老王闻声上前:“你们闹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小勇掏出枪,直接对准了丁茂刚的脑门:“可可让我告诉你,奉北欠的子D,她在江州还你!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说完,小勇连开三枪,根本没给丁茂刚任何反应的机会,就直接将他脑瓜子打碎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丁茂刚脑袋飙血,瞪着眼珠子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屋内所有人都懵了,霎时间手足无措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崩了!”小勇面无表情的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身后七个耀光的兄弟,全部从怀里拽出折叠微C,将枪口对准了丁茂刚带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无法无天了?!敢当众开枪……!”一个中年惊慌失措的吼着。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你站的是儿哪儿?这是待规划区!”小勇撇嘴摆手:“崩了!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微C澎湃横扫,三名从松江过来挖墙角的三公子公司高层,宛若割麦子一般就倒在了室内。

    枪声持续数秒后,才缓缓停滞。

    小勇迈步上前,冲着几人脑袋各补了一枪后,才抬头看向了老王说道:“怎么的,你是自己来啊?还是我们来?”

    老王听到这话,瞬间暴起吼道:“你们什么意思?我是于总派来的,你们连我……!”

    小勇抬起胳膊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你是谁的人,自己心里没数吗?立场都没有,你还要命干啥!?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老王后退两步,咕咚一声坐在椅子上,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在冒血,眼神惊悚的喊道:“你跟可可说,我错了……你让她留我一命!”

    “她早就想杀人,你只是倒霉了点!”小勇冲着老王在补两枪,随即动作利落的转身喊道:“你们处理一下,我去找食宿店老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家公司总部内。

    可可父亲于万青刚刚带人走到大厅内,这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于总,出大事儿了……!”对方语速很快的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于万青听完,愣了半天后问道:“谁跟你说的!”

    “她亲自给我打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于万青咬了咬牙,沉吟半晌后骂道:“这小崽子下手也忒狠了!就不能等我抬抬价吗?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对方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就这样!”于万青脸色铁青的扔下一句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旁边跟着的老跟班,立马出声问了一句:“不开会了?”

    “谈判的人都升天了,还有啥可谈的。”于万青没好气的回道:“让他们扯去吧!”

    “谁做的?”老跟班目光惊愕。

    “你说还能有谁?”于万青下了台阶骂道:“这崽子一天天就给我出难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她和你的风格,简直太像了。”老跟班笑着评价了一句:“不过,我觉得她心理是有数的,不是蛮干。”

    “有数就让她自己擦屁股!”于万青回了一句,迈步下了台阶,就进了车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司总部的会议室内。

    四叔笑吟吟的冲着旁边的三哥说道:“我跟你说,这个次合作对咱们真的是百利无一害!你说就江州的这个基础条件,咱就是往死了干,又能发展到啥规模?!”

    “事儿是这么个道理,但我觉得吧,你这事儿干的还是有点快,有点忽略了可可那边的感受。”三哥低声回应道:“她毕竟是负责松江那一摊的,你这回来了,直接就找掌门人谈……完全想绕过她,这确实有点没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可可就是个孩子,她一眼望不到大海对面是什么。”四叔轻笑着解释道:“我要跟她谈,这事儿就变得复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还是急……!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沟通之时,四叔的电话突然响起,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,立马按了接听键:“喂?!嗯,我正准备开会呢,你说什么?你踏马再说一遍?谁死了?”

    会议室的众人,听到于万海的喊声后,全部扭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于万海蹭的一下站起身后,嘭的一声就将电话摔在桌子上,他双手插着腰,目漏杀机的看着桌上众人吼道:“这是谁他妈干的?!啊?拆台有这么拆的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大呼小叫的?”小姑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谈判对象全部死在了食宿店里!”于万海猛砸着桌面回应道:“我派去的老王都被杀了!他妈的,这是警告我是吗?啊?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同意,就直接说啊?!玩这个是什么意思?”于万海此刻还没有想到事情的关键点,他只愤怒的吼道:“这到底是谁干的?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会议室大门被推开,可可领着秘书进屋,俏脸毫无表情的说道:“我干的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扭头。

    于万海愣了足足有两三秒后,才面目狰狞的喝问道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干的!”可可寸步不让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干的?!我们他妈的是不是给你惯坏了?!”于万海真是急了,一脚踹开椅子吼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可可扭头扫了一眼四叔,伸手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收款单,轻飘的摆在桌子上说道:“这是秦禹给我打过来的先期款,有两百万!”

    “两百万算个屁!!”于万海张嘴就要骂人。

    “四叔,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!”可可突然暴怒着打断了对方的话:“松江是我负责的,你一声招呼都不打,就想把我踢出去,凭什么?!我负责的部门,那一年比你交款交的少?啊?”

    可可收回目光,双手扶着桌面,话语清晰无比的说道:“说两件事儿,那个公子哥派人在奉北差点杀了我,那他到松江来,我自然要以礼相待!从出生那天起,我就是这个性格,改不了,也不想改。第二,秦禹在松江的关系也发话了,三公子给的条件,他们也可以满足一部分。你们如果同意,我就继续谈,但如果你们不同意……那咱们以后亲戚继续做,但生意就别一起掺和了。我可以清算所有股权,正是分家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咋这么倔呢。”小姑立马站起身劝说道:“这一声不吭就把事儿办了,也不知道你随谁!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说完了,你们商量吧。”可可扔下一句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回来!”三叔立马皱眉吼道:“人都踏马让你弄死了,我们还商量啥?料理后事啊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