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少的徐洋

小会议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吃着牛杂面,满头是汗的说道:“我跟叶琳谈的就这些,没别的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秦禹的完整叙述后,面色都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之前参加宣传署活动的时候,这个三公子怎么一直主动的跟我接触呢。”老猫言语稍显轻松的说道:“原来这孙子是想给我扶正啊,我艹,那他还对我真不错呢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扯没用的了。”马老二翻了翻白眼,插手说道:“如果三公子的目的,真是像叶琳说的那样,那咱们这回是真遇到大坎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斟酌半晌,率先表态:“我说两点哈。第一,三公子干的事儿,我可以用脑袋保证,老李绝对不知情。第二,我自己的立场和小禹一样,对这事儿绝不妥协,如果有一天咱不行了,真要跑路,那我一定和你们在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没怀疑李叔掺和了奉北枪击的事儿。”秦禹出言安抚道:“我把这事儿说开,是让大家心里都有个数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目光略显惆怅,不停的吸着烟说道:“从对待刘志雄的态度上来看,李叔目前还是侧重于站在三公子那边的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沉默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“如果在对待药线的事儿上,李叔不能完全支持我们,那还有谁能帮我们呢?”马老二叹息一声说道:“我们失去了最大的关系保障,那就凭咱们几个在松江的分量,都挡不住三公子狠锤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徐洋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白家呢?咱能借上劲儿吗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在夜色门口,刘志雄雇的杀手要干死老白头。”秦禹挑起面条,扭头问道:“最后白家是怎么报复的?”

    老猫楞了一下回道:“白纲不是把刘志雄的儿子砍成了残废吗?听说都植物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刘志雄是元凶吗?”秦禹又问。

    老猫听到这里,瞬间明白了秦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刘志雄要杀老白,肯定是三公子授意的。”秦禹吃完一口面条,擦着嘴角说道:“但老白报复的时候,也就搞到了刘志雄的儿子哪儿。死仇都结下了,老白也就才给了三公子一个警告,而不是真正动手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老白面对上这个太子爷,心里也是没底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现在有还手的能力,或许老白愿意掺和掺和,可我们现在摆在明面上的牌稀烂,那老白的选择一定是看戏,因为我们倒了,他手里还有一个袁克,照样能拿低价货。”秦禹喝了口水,摇头说道:“指着他来救场,那是没戏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禹,我觉得叶琳跟你说话的,不一定全是真的。”很少吭声的徐洋,突然没头没脑的冲秦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,目光瞬间变得明亮:“那你说,她那句话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她跟你说,之前给你发简讯提醒,是因为她觉得三公子做事儿太急了,而且还要管她要钱,所以她希望你能再坚持一段时间。”徐洋条理清晰的说道:“我觉得这个理由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,怎么不够?”秦禹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费劲心思窜了这么大一个局,关键点就在于你对龙兴报复。”徐洋低声解释道:“可叶琳为了不想投给三公子钱,就给你透风报信,这是不是显得风险有点大啊!你想啊,一旦三公子知道她卖了这个消息,那会是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老猫闻声附和道:“这就跟小禹在前面干一件大事儿,我却背后给敌对通风报信一样,而理由是小禹办事儿的时候,管我要钱了……呵呵,这他妈可太扯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用赞许的目光看了一眼徐洋,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你和我的感觉一样!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,你是啥感觉?”徐洋同样目光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晃动了一下脖子,低头拿起烟盒回道:“叶琳除了三公子,背后还有人,而这个人现在在观望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也是这个感觉。”徐洋立马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在跟叶琳谈话的时候,一直在试她。”秦禹点燃香烟,眯着眼睛说道:“我态度很坚决的告诉她,在这件事儿上我绝对不会妥协,可她一直却没接话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顾虑?”徐洋问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她想看看,我们有没有反咬一口三公子的能力,其次她后背的人估计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掺和进来,因为现在局势很不明朗,药线这一摊也比较乱,有袁克,有白家,还有龙星集团,如果贸然踩进来,很可能就泥足深陷了。”秦禹脑袋清明的分析道:“但这个人的目的,估计也是要拿药线。”

    “会是谁呢?”徐洋跟秦禹唱起了二人转,接话非常快的问道:“会是韩三千吗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秦禹皱着眉头回应道:“但如果不是他,估计叶琳的这个二老板,也是有着强硬的政治关系,而且很大可能在奉北……因为在松江能跟三公子掰掰手腕的人可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分析的有谱吗?”马老二有些虚的问道;“万一叶琳背后根本就没有啥老板,说的话也都是真的呢?”

    徐洋听完只撇嘴:“如果叶琳背后没有二老板,?那她为啥要跟秦禹承认,这个简讯是她发的呢?!并且还把三公子真正的目的告诉了小禹!她就没考虑过,这个事儿如果传到三公子哪儿,她会是啥下场吗?”

    马老二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她跟小禹把三公子的目的说了,才能看到小禹对这事儿的反应,懂吗?”徐洋点着桌面说道:“不然,她直接不承认就好了,这样一点风险都没有!因为现在咱们现在是劣质,分分钟钟有可能集体跑路,她没必要这时候还非得要跟我们交朋友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马老二仔细思考了一下后,面色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禹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徐洋抬头看向秦禹:“如果叶琳背后的人,也想要这个药线,并且能给予你一定支持,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去医院看望刘志雄的路上,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花钱让人帮忙打听了,应该很快就有消息。”对方低声说道:“那帮人出了松江,就一直往南走,按照咱们的推断,还真有可能是供货…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