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张疯子

来抓张亮的人,并不是平道区警司的,而是警署越过辖区直办的,由此可见小虎他妈打一个电话的分量。

    时进中午。

    警署问讯室内,张亮松了松领口,体态非常轻松的看着副队长说道:“你问的事儿,我都不清楚,咱们也别浪费时间了,你要羁押我,直接走手续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亮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啥事儿都没有呢?你知道你搞的那个人是谁吗?”副队长阴着脸回应道:“警署直办,你心里还没点数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数,要不你教教我啊?”张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,行,我就看你能硬到啥时候。”副队长直接起身拿起拘捕通知书说道:“正式通知你,你因昨晚凤凰娱L城门口的枪击案,以及两年前在平道区水楼子附近持枪伤人案,正式被拘捕。”

    “我艹,两年前的事儿,你们都能翻出来,也真是牛B。”张亮笑着回了一句,伸手接过拘捕通知书,低头就签了字。

    “给他带走。”副队长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亮扭头冲着地面吐了口痰,笑着说道:“你最好多押我几天,别遇到点压力就给我放了。实话告诉你,我最近欠了不少钱,正他妈不知道上哪儿躲呢,哈哈!”

    副队长冷冷的看了张亮一眼,心里非常想揍他,但最终还是没有下得去手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六点多钟,张亮公司二把手通知了十几个工头前来开会,研究了一个多小时后,众人才逐一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凌晨,一场平淡无奇的大雪,再次将整个松江覆盖。其它三区都按照往常习惯,开始提前组织人员,进入各道路清雪,而唯独平道区一片死气沉沉,不见一个穿着制服的清雪工人上路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半,城卫署上班后,主管平道区的司长立马致电了辖区内近十家清雪公司,质问他们的工人为什么没有按时上路清雪。但得到的回答都是主管人员不在,无法组织工人进行干活。

    司长急了,立马乘坐专车,亲自赶到了张亮的公司,并且一进屋就骂人:“你们这帮狗日的搞事情是不?管事儿的人呢,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,公司二把手匆匆下楼,笑着问了一句:“哎呦,司长,你咋来了,快坐,快坐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扯淡!”司长满脸愤怒的喝问道:“工人为什么不上路清雪?你去大街上看看,车还有法开不?!”

    “司长,我也想组织啊!”二把手一脸苦相的说道:“咱这活儿是上路就挣钱,你说我能不为公司利益考虑吗?能跟钱有仇吗?但下面这帮王八犊子都听张亮的,他们也根本不鸟我啊!这张亮不在,我根本使唤不动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扯皮。”司长指着二把手的脸颊,语气蛮横的喝问道:“你们公司是不是不想干了?你要不想干了就说话,后面有的是人在排队等着这个活儿呢。”

    二把手挠了挠头,笑着说道:“司长,你别难为我,我是真没那个能力使唤下面的工头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从现在开始,你们的续约合同被无限期搁置。与此同时,你们不上路干活,也违反了合同中的重要条款。”司长指着二把手,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我告诉你,你不但这个活儿拿不到了,你还要吃大官司。你准备好巨额赔款吧……!”

    二把手听到这话也不气,依旧笑着说道:“那您想收拾我们,我们也只能受着啊。要不我把公司对公财务账号给你,你看要罚多少钱,你自己刷呗!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叫板?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们这帮穷B,就是想跟市里的几个公子哥叫叫板。”二把手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,那你叫吧!”司长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,城卫署平道区管理司组织开会,紧急研究重新立项,临时洽谈其它公司组织清雪的事儿。

    会议持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,平道区两家负责城市清洁的公司接到了管理司的电话,随即负责人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型会议室内,司长吸着烟,笑呵呵的看着两位负责人说道:“张亮的公司临时出了点状况,所以司里准备和你们谈一下清雪的项目。虽然你们公司都不是主要干这个活儿的,但毕竟职能相近,做起来也顺手。”

    两位公司负责人,相互对视了一眼后,都没接话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签一个临时合同,期限是半个月。然后我们这边也马上拿出新的项目方案,看看未来要续约多久。”司长说着就拿出了准备好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司长,您先等一下。”左侧的中年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呢?”司长扭头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中年插手一笑,面色略显为难的说道:“这个活儿,我们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司长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小张疯子已经放过话了,说谁要动他清雪的买卖,他就要在平道放一万发子D。”中年笑着说道:“我和他关系不错,不想弄的太僵,毕竟都是一个地方的嘛。而且他爸老张疯子这些年也对我们不错,我们公司缺钱了,缺关系了,人家每回也都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!”司长顿时一拍桌子吼道:“谁说的要放一万发子D,你告诉我,这踏马还无法无天了呢!”

    “司长,你也别生气,这话就是咱们私下聊的。”另外一名男子,也是语气柔和的说道:“我实话跟您说吧,张亮这些年在平道,做事儿虽然一向霸道,但却非常讲道理。你看他干清雪这一行,其实跟我们公司承包项目也很接近的,但他却从来没有想过抢我们的饭碗。并且我们这边缺点人和设备,他每次也都帮忙……光这一点,其实就挺让人佩服的。所以,我们虽然不敢去跟那帮公子哥唱反调,但也不想拆张亮的台。”

    司长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您再想想办法吧,这活儿……我们确实接不了。”中年言语客气的表态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城卫署二把手听完底下的报告后当场震怒,背手吼道:“行啊,这帮人不都不拆张亮的台吗?那就不用他们了,去开元区调人进来清雪。我就不信了,地面上这帮流氓还能成精了。”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刘志雄在医院内接到小虎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机会来了,你马上组织人进平道组织清雪,要快!”小虎不容置疑的吩咐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。

    三公子跟老爹参加完会议后,才在礼仪盘中拿回自己的手机,低头扫了一眼未接电话的记录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三公子率先拨通了一个号码:“怎么了,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查的人,就是秦禹的供货商,江州于家。”电话内的人话语简洁的说道。

    三公子闻声眼神一亮:“准确吗?”

    “准确。”对方点头应道:“查的过程很复杂,你得空我再跟你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