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事公办

齐麟被软禁了,是于万河亲自下的令。他准备只要跟三公子那边达成合作,就把齐麟当做筹码送给对方,由此来表达自己的诚意。

    厂房内,齐麟手机被强行没收,枪也被下了后,心里也彻底没底了起来。因为他在厂子里,没有见到一个可可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土渣街旁边的小吃摊内,秦禹脸色焦急的拨打着齐麟的电话,但后者却一直没接。

    一种不详的预感,在秦禹心里升起。他坐立难安的又拨通了可可的手机,但后者却没有接。

    刹车声响起,之前跟秦禹在茶室见过面的男子,戴着鸭舌帽,立着风衣领口,坐在车内冲着秦禹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秦禹立马迎过去,拽开车门坐在了后座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得帮我。”秦禹直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,你就能成吗?”男子皱眉问道:“万一折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不帮我,永远也绕不过三公子这一关。”秦禹非常冷静的说道:“钱我没有,但对你来说,不算大事儿吧?”

    男子沉默半晌,抬头看着司机说道:“你先开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城区中心的酒店内,可可抱着肩膀站在落地窗前,沉默的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房门从外面被推开,一名青年走进来说道:“老板,我问了一下,老王和小琴他们都被四叔叫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干什么了?”可可问。

    “小琴去通知了您小姑,二叔他们晚上八点半到公司总部参加会议。”青年低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可可沉吟半晌:“她是挨个通知的,没有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青年点头:“估计是在帮您四叔做说服工作,可能想在晚上的大会上,一次性通过他提出的合作提案,以此保证您的反对无效。”

    可可舔了舔干裂的嘴唇:“老王去干嘛了?”

    “他在接触松江过来的人,在谈细节。”青年轻声叙述道:“哦,对了,齐麟好像被扣在了厂区那边,我们的人,也被找借口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可可长长出了口气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以我的判断来看,合作是不可能逆转的了。”青年再次补充道:“四叔这次是铁了心,要和松江来的人一块走。”

    可可转过身,低头拿起桌上的电话,直接拨通了父亲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的忙音响了三声后,就被挂断。

    “大老板没接吗?”青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可表情凝重,叹息着说道:“老头啊,老头,你也犹豫了。”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突然泛起了简讯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可可低头看了一眼电话,随即愣了半天,才动作飞快的给对方回了信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会所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甩了甩腕子上的手表,面无表情的接起电话问道:“舅,你那边进展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对方缺的,想要的,咱们手里都有。”丁茂刚笑着回道:“合作意向基本已经达成,于老四下面的骨干现在就在我这儿,他们通知我,晚上直接去于家公司总部参加会议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三公子闻声后,目光兴奋的嘱咐道:“对方只要提的条件不是太过苛刻,你都可以应下来。只要先把合作的事儿定了,咱们吃的亏可以日后找补。总之,不要让事情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。”丁茂刚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等你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就结束了通话,随即三公子笑呵呵的站起身说道:“这个世界,啥都不好使,就钱和权好使。再硬的骨头,面对上这两样,也得趴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谈妥了,秦禹基本就出局了。”旁边沙发上的一名胖子,笑着说道:“让小虎和叶琳准备钱吧,下面要有大投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酒店内。

    可可低头发完简讯后,双眼已经变得清明了起来。她蹬掉脚上的高跟鞋,慢步走在落地窗前,拨通了小姑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可可。”

    “姑,晚上的会议,你支持谁啊?”可可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姑姑沉默半晌,笑着应道:“……情感上支持你,但理智上得支持你四叔。”

    “姑,你这话说的太圆滑了。”可可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四叔派人来找我了,说的有理有据,让人难以拒绝啊。”姑姑叹息一声说道:“可可啊,咱们女人管家里这点事儿,是没问题的……可外面这些勾心斗角的差事,还是男人更擅长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姑,你的意思,我明白了。”可可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别耍性子,都是一家人,也都是为了家里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晚上见。”可可笑着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客厅内,青年盯着可可看了半晌后,主动问了一句:“那您准备一下,晚上过去开会?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可可转身对着落地窗张开了手臂,长长出了口气后,才踮起双脚说道:“既然都一口一个公事公办,那我也摆正自己的位置吧!”

    青年一愣:“老板,您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叫小勇过来,”可可背对着青年说道:“就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青年迟疑半晌后,立马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灯光昏暗的室内,可可从包里拿出来她原本准备送给父亲的雪茄,仔细打开盒子,从里面抽出了一根。

    幽亮的落地窗前,可可左手插在裤兜内,右手将雪茄放在红唇边,轻轻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小勇推门走进了客房,轻声冲着可可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黑暗中,可可背对着小勇坐在沙发扶手上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哪怕亲叔叔也不能踩线,谈不拢,那就打吧。”

    小勇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左右。

    总公司门口,于家的核心成员,已经三五成群的赶到。

    四叔满脸堆笑的跟着众人打了一通招呼后,才匆忙接起了一直响铃的电话:“喂,老王。”

    “于总,我们这边已经基本谈完了,”老王语气急迫的问道:“你看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合适?”

    四叔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现在就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王立即回应道:“最多半小时后,我们就到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老王冲着丁茂刚招呼道:“走吧,那边人已经快到齐了。”

    食宿店外侧的街道上,两台汽车突然停滞,车上下来八个壮硕青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