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这个世界的歧视

院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听着争吵声加快了脚步,来到门口后,他趴在门口观察了一下,见到旁边院的几个邻居,正在气势汹汹的跟父亲吼着。

    吴天胤怕众人打起来,立马推门就走进了屋内,抬头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屋内,吴天胤的继父,母亲,旁边院的四个邻居,以及同母异父的两个兄弟,都聚在客厅内。

    “你看,她回来了,你问他吧,看我撒没撒谎!”一位四十多岁的女邻居,指着吴天胤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问我什么?”吴天胤有些疑惑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继父冷眼看向吴天胤,咬牙切齿的问了一句:“你偷没偷他家的电动车?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吴天胤一脸懵逼:“偷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甭装,就是你偷的!”四十多岁的老娘们,指着吴天胤言之凿凿的吼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我没听懂?”吴天胤确实懵着呢,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啥。

    “小胤,人家说你偷了他家院里的那个小电动车,你做没做?”母亲面色急迫的问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愣了好一会,才皱眉回道:“这是谁说的啊?他家有没有电动车,我都不知道,怎么就说我偷的呢?”

    “你别在那儿狡辩!”

    柜子旁,一直抱着肩膀,也不吭声的男邻居,此刻见到吴天胤说话,立即出言怼道:“昨天晚上,你没在我家门口转悠半天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转悠就不对劲儿,还特意把电动车锁上了,可今天早上我一起来,大门栓旁边就他妈剩个链子了。”男邻居皱眉骂道:“你说你三十多岁有手有脚的,砸在家门口干这事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偷!”吴天胤瞪着眼珠子喝问道:“你看见我拿了?”

    “我问前院的大林子,他说你昨天晚上在街上转悠了两个多小时。”男邻居拧着眉毛问道:“你告诉我,你没事儿在大街上转悠啥?上我家门口瞎溜达啥?”

    “我从你家门口走,就能证明是我偷的吗?”吴天胤气的浑身发抖,攥着拳头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男邻居目光鄙夷的看着吴天胤,声音浑厚的说道:“我那天电动车都四五年了,常年仍在院里,冻的电瓶都快倒寿了,那晚应就是卖到回收厂,也就值个十块二十块的!小老弟,你要是实在缺点钱喝酒,你跟我说啊?!咱这么多年邻居,我他妈给你十块钱,还能咋地?”

    吴天胤脑瓜子嗡嗡直响的问道:“不是,你凭借啥推断,这车就是我偷的呢?!”

    “你快别装了昂。”老娘们脾气火爆的叉腰骂道:“那么多人都看见你在我家门口晃悠了,你怎么还狡辩呢?那他妈政F收拾你这么多年,怎么就没把你收拾成一个好人呢?”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这话,就宛若被人用钢针扎在了心头一般,别人怎么骂他,或许他的经历和阅历,都不会让他有过激反应,可唯独谁要提起他以前犯罪受刑的事儿,他心里却异常敏感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他偷的,那你去报案吧,让警司的人过来。”继父同样气的浑身发抖,摆手冲着邻居吼道:“有证据,你们就抓他!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个态度啊?”男邻居怒目而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想咋地?不然你给我家掀了吧。”继父暴跳如雷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抽你,你信不信?”老娘们一看继父这个态度,上去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哎,别动!”

    男邻居拉了自己媳妇一把,伸手指着继父说道:“你家就没一个人好人!政F就多余把这样的玩应放出来!行,不就一台电动车吗?老子就当卖了给小偷烧纸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就这么拉到了。”老娘们还是不饶人的吼着。

    “你不拉到咋整?你打他们啊?”男邻居拉着媳妇,一边往外拽,一边骂道:“你碰他们一下,这家人都能讹死你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老娘们重重的在门口吐了口痰,扯脖子吼着两个弟弟:“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四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大院。

    吴天胤麻木的看着离去的邻居,站在原地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他昨天晚上确实在街上溜达过,但原因是他不愿意回家,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,这个家里包括他的母亲在内,是没有一个人希望看见他的,再加上他失去工作之后,和继父的关系也到了冰点,所以他在家里感觉非常别扭,吃完饭,就只想出去走走,可没成想还摊上了这种事儿。

    吴天胤觉得自己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,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可他之前却没想到,这整个世界看待他的角度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从出狱之后,身上就一直被贴着标签,一个曾经犯过大罪,不是好人的标签。

    “啪,啪!”

    就在吴天胤愣神的功夫,继父突然从旁边走过来,抬起胳膊猛然扇了他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吴天胤被打的一愣,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偷的?!”继父瞪着眼珠子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偷的?就因为我犯过罪,我被公司开除了,我现在没有工作,是吗?!”吴天胤声音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狡辩?你没偷车,你去人家院门口晃悠什么?!”继父伸手怼着吴天胤的胸口:“你自己干过啥事儿,自己心里不清楚吗?这他妈周围的邻居,见了你都绕道走,生怕你活不起了,上人家抢点啥,偷点啥,你还没皮没脸的上人家门口晃悠!”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的后退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母亲站在一旁,抬头看着面相吉凶的丈夫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就这号人,我他妈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打够了吗?”吴天胤冷冷的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继父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家容不下我,那我就走呗。”吴天胤扔下一句后,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厅内,众人愣住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吴天胤拎着他从监狱里带出来的那些一分钱都不止的行李和衣物,迈步回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妈,我走了。”吴天胤声音颤抖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胤……!”母亲张嘴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!?”继父站在里间卧室喊道:“你踏马要跟他一块走啊?走了就别回来,全滚了,我还省饭钱了呢。”

    母亲被骂的打了个激灵,站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吴天胤脸颊泛着微笑,眼圈里却含着泪水,拎着行李就离开了这个,让他朝思暮想了十二年的家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进中午。

    秦禹从马老二的床上爬了起来,抬头看着老猫问道: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11点多!”老猫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睡过头了。”秦禹揉了揉眼睛,掀开被子问道:“人都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上伟哥,徐洋,老二,子叔,一块去会议室。”秦禹下床说道:“我洗把脸,然后咱们开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