争斗起

下午一点半。

    江州郊区某食宿店内,房门紧闭,窗帘拉着,于万河坐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冲丁茂刚说道:“我跟家里人商量了一下,这事儿能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条件。”丁茂刚点头。

    “终止跟秦禹合作,就意味着我们将马上丧失在松江的市场,并且也等于背后捅了他们一刀,所以我们是有很大风险的。”于万河轻声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五百万先期款的分量不够,你得加码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加,加多少?”丁茂刚问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先期款,你们要准备好,只要我这边点头,钱必须立马到账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科研人员现在就要接触,你们谈妥了,由我们公司出面跟他们谈雇佣合同,期限最少得是三年。”于万河提出了第二个条件。

    丁茂刚沉吟半晌:“这帮知识分子的事儿很多,我不敢保证能马上谈妥,但会尽力。如果你不相信,可以和我一块接触,这都没问题。毕竟挖科研人员,也是服务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们支援的设备要尽快运到江州,入我们厂房。”于万河继续说道:“设备一到,那我们家里人,也会看到你们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丁茂刚舔了舔嘴唇,皱眉说道:“这个我尽力办,争取在半个月内,就让设备从欧盟区那边运过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家庄园内。

    可可坐上了汽车,小手拿着电话冲秦禹说道:“对,松江的公子哥,已经让人和我四叔接触上了。”

    主动打来电话询问的秦禹,听到这话后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对面开出的条件是,资金支持,设备支持,科研人员支持,以及拿批号,申请专利。”可可话语清晰且简洁的说道:“并且对方承诺帮我们在松江建厂,拉拢政F扶持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凉半截。

    “四叔带回来的条件,让我们家很多人都动心了。”可可直言不讳的说道:“事情发展的方向……我也把控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想反驳,想找借口说服可可,但三公子开出的条件太具有压倒性,所以此刻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你给不了对方最好的条件,那又凭啥让人家跟你死抱一把呢?

    “我再争取一下,”可可沉吟半晌说道:“但你也得用用劲儿,赤手空拳的谈,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做的我的事儿,你做你的事儿吧,就这样。”可可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办公桌内,仔细斟酌半晌后,立马拨通了一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公子的突然开价,让整个江州和松江参与药线生意的人,全部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可回到江州城区内,见了两个公司高管后,终于打通了四叔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大侄女?!”

    “叔,你在哪儿,我们谈谈?”可可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这儿忙的不行,你等晚上吧,晚上咱们见个面。”四叔打起了太极:“八点之后,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,我等不到八点。”可可摇头回道:“就下午三点吧,我在公司门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真走不开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,你要见我谈谈是一回事儿,但你躲着我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。”可可非常强势的回应道:“如果你们绕开我,直接作出决定,那可别怨我带着人跟公司翻脸。”

    四叔沉默半晌,最终无奈的叹息一声:“行吧,大侄女,那你在公司门口等我,我们一会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可可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三点二十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于万河步伐匆匆的走到汽车旁边,伸手拽开门,坐在了后座上。

    可可扭头看了一眼他,俏脸上已经没有了嬉笑之色:“叔,我不同意跟松江的公子哥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呢?”四叔摊手问道:“他们开的条件,难到还不够有诚意吗?”

    可可沉吟了半晌:“叔,车里没外人,我就直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生意是有职能划分的,你负责南沪,我负责松江,咱们原本两不掺和,其乐融融。”可可伸出小手捋了捋发梢,低声说道:“可你现在要跟三公子合作,那就过线了呀,直接碰触了我团队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四叔愣了一下,立马出声解释道:“侄女啊,咱是一家人,你怎么能说两家话呢?我这么做,难到不是为了家里考虑吗?!靠近体制,得到社会和政F认可,这是我们必须要走的一步啊。”

    “往哪儿走,走多远,那是以后的事儿。”可可俏脸冷峻的回道:“可现在,你已经踩进我团队的利益圈了,松江的事儿,你就不应该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大侄女啊,你这个脾气就是太倔。”四处表情很无奈的说道:“我促成这事儿,绝对没有个人的利益因素,纯粹是为了家里生意考虑。况且,从始至终,我扮演的都是一个传话人的角色,拍板做主的压根就不是我啊。我只是把对方的条件,如实告诉了你爸,至于怎么做决定,那是他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可可憋着小嘴,长叹一声后说道:“四叔,你回到江州后,不应该直接去找我爸,而是要先和我谈,这是最起码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四叔愣住。

    “咱们爷俩不说场面话。”可可抬起头,俏脸毫无表情的问道:“我就问你,松江的事儿,你是一定要管是吗?”

    “大侄女,我已经和对方在谈细节了。”四叔表情看似很为难的说道:“这是你爸的意思,不是我的,是他说要继续接触的。不然,你去和你爸去商量,只要他同意取消这次合作,那我没二话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,你将我?”可可问。

    “我在跟你讲道理。”四叔轻摇着头回道:“你的能力我不否认,可你做事儿还是太感情用事。雯雯已经死了,活不过来了,而且婚约也暂时取消了……我们现在寻求新的出路,才是最主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四叔,你的意思我明白了。”可可点头回道:“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,有事儿好商量。”四叔推开车门,迈步走下去说道:“等晚上,家里人都来了,我们再一块探讨一下。”

    可可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慢点开哈,给我大侄女送回去。”四叔冲着司机嘱咐了一句后,伸手就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司机上车后,扭头看了一眼可可问道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给公司老王,小琴他们打电话,问问他们在哪儿,接没接到我四叔的电话。”可可话语沉稳的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,于家厂房外,齐麟下了车后,领着四个兄弟刚要往前走,就听到身后响起了澎湃的马达声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……!”

    刹车声响起,五台车上下来了二十多个人,直接围住了齐麟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齐麟拧着眉毛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齐先生,家里发生了一些变化,你暂时只能待在这儿,哪儿都不能去。”对方领头的壮汉,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九点半之前还有两章!求订阅,求推荐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