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琳的劝说

叶琳转过身,俏脸毫无表情的看着秦禹问道:“你想听的,我都跟你说完了,那你有什么打算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死仇之前,我都没答应把药线交出去,那你觉得现在这种情况,我会跟他妥协吗?”秦禹抬头,插着手补充道:“退一万步说,即使我现在服了,以后都舔着三公子来,那你觉得我把刘志雄整成段延庆的事儿,能这么算了吗?事儿成之后,秋后算账,这不都是政客最拿手的吗?”

    叶琳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退步,为了自己,也为了那些跟我一条心的兄弟。”秦禹歪头看着叶琳,指着桌面说道:“今天我说要打,包括老猫在内的十几个高层,没有一个拆我台的!所以我感激他们,也会对他们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你相信人是分阶层的吗?”叶琳背手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楞了一下应道:“当然,我不是小孩,天有多高我能看见。三公子确实跟我们不是一个阶层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坚持什么?你斗不过他的。”叶琳轻声回应道:“没撕破脸之前,兴许他还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吃相,可现在弄成这样,你觉得你自己能防御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加上你,或者说是韩三千,能防御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叶琳目光惊愕的看着秦禹:“你说我?还有韩三千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叶琳表情无语的一笑:“你凭什么认为我,会跟你一块防御三公子呢?”

    秦禹目光狡黠,用半认真半开玩笑的口吻说道:“你不是说了嘛,你不想给三公子当钱袋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想,可不想和要跟三公子作对,那是两码事儿。”叶琳黛眉轻皱的回应道:“我之前用简讯提醒你,是想让你和老猫通气,暂时拖延时间,不想看着你们这么快就倒了。但你回来之后,一不留神就把事儿做绝了,那现在谁也没办法了,三公子要动你,我只能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甘情愿掏钱吗?”秦禹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不甘心,不情愿,那也得掏。”叶琳抱着肩膀,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秦禹,我劝一句。”叶琳斟酌半晌后,面色认真的说道:“药线你是护不住的,那莫不如用它给自己换一个好前程。如果你怕三公子报复,日后不想在走仕途,也完全可以管他要一大笔钱,而且我相信他是愿意谈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直愣愣的看着叶琳:“你对药线没兴趣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叶琳毫不犹豫的摇头:“我能操持多大的盘子,自己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没得谈了。”秦禹拍着双腿站起身,叹息一声说道:“好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瞧着秦禹的侧脸,再次问了一句:“你真不听我的劝吗?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走到客厅门口处,一边低头拿起自己的鞋,一边话语平淡的说道:“我在待规划区的时候有一个养父,小的时候他经常跟我们说,如果我们几个兄弟在干活回来的路上,要被人抢了,那即使被人打死,也不能把赚来的粮食交出去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告诉我,人的胃能填饱,但贪欲填不饱,如果这一次,他抢你,你就把粮交出去,那以后他们就不会干活了,只要你不死,那他就等着你养活。后来我养父死了,我觉得他说的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不对?”叶琳问。

    “想抢你粮的人太多,你光这一次不交出去,那是没用的,因为还会有其他人想要不劳而获。”秦禹抬头看向叶琳,话语无比清晰的说道:“所以,我不但要不交粮,我还要打回去!明面上不行,我就暗地里做,他们怎么抢我的,我就怎么抢他们!”

    叶琳无言。

    “一个大队长而已,还TM不至于让我束手束脚的趴下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如果我真不行了,老子大不了天高任鸟飞,重新回待规划区。我身边有这些人,干啥不起来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一个挺奇怪的人!”叶琳摇头评价道:“算了,既然你这样说了,那我也不劝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秦禹伸手推开房门,迈步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叶琳看着秦禹背影,沉吟许久后喊道:“他下一步的方向,可能会约过你,找最关键的那一环!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,回头看向叶琳问道:“这是他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不,是我猜的。”叶琳抱着肩膀提醒道:“你早做打算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笑吟吟的看着叶琳,突然问了一句:“除了韩三千,你还有老板吗?”

    叶琳听到这话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要有不甘心当钱袋子的那一天,可以来找我。”秦禹站在门口说道:“今天你可能跟我说了很多假话,但我跟你说的,每一个字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叶琳目光诧异的看着秦禹:“我没跟你说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谢谢你提醒了我。”秦禹说完,伸手就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叶琳盘腿坐在沙发上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秦禹来了。”叶琳低着头:“他猜出来,那个提醒他的简讯是我发的。”

    男子一愣,笑着应道:“这个秦禹的脑袋是真不空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空。”叶琳点头附和道:“他甚至已经感觉出来,我们和小三之间有一定问题,他一直在试探我,但我没有接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是这样,那你和他的见面有点早了。”男子沉吟半晌说道:“应该在等一等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来找我的,我推不开。”叶琳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要和他接触了。”男子思考许久后吩咐道:“你也不要在小三哪儿多说什么。往后走着看吧,等大家都有了态度,我可能会回一趟松江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清楚了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照顾好自己,别累着了。”男子关心的说道:“我让人在区里给你买了新衣服,过几天会邮到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谢谢你呗。”叶琳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上。

    秦禹插着手,疲惫不堪的说道:“回老二哪儿,让我睡几个小时,然后叫大家来开会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付小豪点头。

    次日,早上八点多钟,吴天胤刚刚晨练完返回自家大院,就听到主房内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