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要软硬兼施

凤凰娱L城门口,两台越野车开过来后,詹伟就冲着小虎招呼道:“来,先上车。”

    小虎单手插兜,迈着四方步走下台阶,用说教的口吻冲着詹伟说道:“我告诉你,对待张亮这种人,你太软不行,太硬也不行。像他这种家里有点关系,自己手里又有点钱的小中产,都觉得自己是个人物,所以你得软硬兼施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话还没等说完,一台面包车直愣愣的冲上了马路牙子,速度不减的撞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詹伟此刻已经站在越野车旁边,听到声音后一扭头,双眼就被面包车大灯光芒晃的出现了盲点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面包车将詹伟瞬间撞的飞出去了一米多远。

    詹伟咕咚一声落地后,就感觉自己盆骨像是裂开了一样,整个臀部传来钻心的痛感,右手扶着地面竟然一下没能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咣当……!”

    面包车车门摊开,四个蒙面男子拎着两把枪,两根实心棒球棍子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!”小虎目光惊愕的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干你。”

    蒙面男怒吼一声,双臂抬起后就将棒球棍子砸了下去,而小虎则是本能的抬起胳膊挡在了脑袋前面。

    “嘭!嘎嘣!”

    棒球棍子落下,骨裂的声音响起,小虎惨嚎一声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街口,吴天胤闻声抬头,双眼只扫了一眼娱乐城门口的情况,就像没事儿人一样,继续低头炒着小吃。他知道这帮行凶的人,就是刚才过来买河粉的人,心里对这事儿也早有预期,所以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小虎倒在地上后,两个手持棒球棍子的蒙面男,上去就是一顿猛砸。

    越野车旁边,詹伟的司机面色慌乱的就要在车里拽枪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左侧持枪的蒙面男子,两枪打在对方小腹,上去一脚就将司机蹬倒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詹伟双手扶着地面,强行站起了身,整个人也还算硬气,不但没跑,还要偷袭着去抢匪徒的枪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右侧持枪的男子后退一步,左手拽出了腰间的匕首。

    詹伟一愣后退。

    “刘志雄都坐轮椅了,你天天狂你妈了个B!”蒙面男怒骂一声,左手拎刀,迎面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刀捅下,詹伟本能用双手抓住对方的胳膊,整个人瞬间身体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匪徒拔刀,詹伟小腹鲜血狂飙,他咬着牙,松开双手狠推了一把蒙面男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蒙面男左手向上一挑,刀刃瞬间割破詹伟的右手腕。

    “泚泚!”

    几乎在一瞬间,詹伟的手腕也宛若高压水枪一般喷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匪徒一脚踹过去,詹伟顿时倒地,无力再次起身。

    旁边,两个手持棒球棍子的小伙,狂砸了小虎七八下,才后退停手。

    领头的蒙面匪徒,右手持枪的吼道:“小虎,你抬头。”

    小虎被喊的吓了个机灵,猛然抬头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敢装B,就敢干死你。”领头的匪徒骂了一声,果断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别!”

    小虎一看对方做出扣动扳机的动作,立马捂着脑袋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砰,砰!”

    两声极为沉闷的枪响泛起,小虎脑袋连中两枪,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娱乐城正门口站着看热闹的,路边的行人,以及越野车旁边那两个不知所措的马仔,此刻全部呆愣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领头匪徒招呼了一声,转身就上了面包车。

    数秒后,四个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火速逃离现场。

    小摊旁边,几个食客跳脚向娱乐城门口看去,满脸惊愕。

    “我艹,给弄死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人啊,也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吴天胤撇嘴一笑,摇头插了一句:“不是枪。”

    “咋不是,那不都搂火了吗?”一名食客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再次一笑,没有争辩。

    娱乐城门口,七八个安保人员连带着经理一块冲了出来,蜂拥着围向了小虎。

    “虎哥,虎哥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快快,快打救助电话!”

    “虎少,虎少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表情慌乱,语无伦次的站在小虎旁边喊着,但却没有一个人上前伸手救助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围聚之时,小虎猛然从地上坐起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围聚人群瞬间被吓的轰散,连退了N步。

    小虎双眼瞪的溜圆,表情非常惊恐的扫视了一眼四周,随即伸手就摸向了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众人此刻才看清楚,小虎脑袋上没有血,只有大量的白色粉末。

    “嗯?咋……咋没出血呢?”小虎用两只手在脸上连续摸了N下后,脸上表情相当复杂,有后怕,有惊惧,更有劫后余生的喜悦:“卧槽……我没死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小虎扑棱一下站起,声音竟带着哭腔吼道:“我没死!”

    话刚喊完,小虎才感觉自己右小臂传来强烈痛感,双腿也发沉,随即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枪是消防枪,弹是干粉弹,虽然没要命,可却给小虎吓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救伟哥,救伟哥……!”

    越野车旁边的马仔反应了过来,立马跑向詹伟吼着。

    詹伟左手死死掐着右手腕上的刀口,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解鞋带,给我胳膊勒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包车上。

    刘子叔和张亮的一个头马同时摘掉了面罩。

    “车直接拉修配厂拆了。”张亮的兄弟掏出电话说道:“衣服啥的都脱了,一会扔了。”

    车内众人闻声纷纷照做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兄弟拨通了张亮的电话,直言说道:“办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效果怎么样?”张亮面无表情的问。

    “给他都吓尿了。”兄弟一笑应道:“我用消防枪崩了他两下,他躺地上都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们回来吧,晚上我安排。”张亮随口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崩了就崩了,但你非得让我说话。”兄弟沉吟半晌提醒道:“你给他搞成这个熊样子,怎么收尾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心里有数,你们回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兄弟点头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椅子上,手里拿着电话吩咐道:“告诉江南的鬼子,还有开元的姚林,让他们配合张亮闹点动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