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公子的蓝图

秦禹目光疑惑的看着叶琳:“你和三公子的关系,肯定比我近,你为啥不想看着我这么快倒?”

    叶琳闻声缓缓起身,赤脚走在厅内,一边活动着四肢,一边声音轻柔的说道:“你能猜出来,三公司为啥要杀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问这个事儿,我想不通。”秦禹如实回应道:“按理说,之前我被他搞进监狱后,双方已经就已经达成了初步共识,而且我给他的条件不也低,在加上有李叔和你在中间极力调和,把这事儿顶了下来,所以我真的不明白,他怎么跟抽风似的,突然要搞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叶琳闻声一笑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啥然后了啊?”秦禹吸着烟回应道:“只不过,我出狱之后,这王八蛋还特意跟我见了一面,当时又是拉拢又是许诺的,搞的我真以为他打算长期合作呢,完全看不出,他要一下弄死我,而且也没有理由啊,你说我死了,那还有马老二,有徐洋,老猫他们,这药线最后也落不到他手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,这药线落不到他手里?”叶琳轻飘飘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愣了一下:“那你说,他想怎么拿药线?”

    叶琳慢步走到冰箱旁边,从里面拿出一瓶水,仰脖喝了一口后问道:“你觉得三公子搞药线的目标是啥?”

    “抢钱呗。”秦禹毫不犹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,太小。”叶琳摇头。

    “钱还太小?”秦禹愣了一下又问:“那是拿钱换权?”

    “意思对了,但跟你想的还是不一样。”叶琳皱着眉头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三公子的目标是,在松江做起来第二个龙兴!”

    秦禹愣在原地,目光惊愕的看着叶玲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们这种人,非这么大劲儿搞这个药线,就是为了赚点钱吗?”叶琳笑着说道:“那你也太小看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起第二个龙兴?!这可能吗?”秦禹有点不信的回道:“我们这个生意是摆在地下的,不管是规模,还是产量,那都跟龙兴没办法比的。”

    “药线你来做,那不可能发展成第二个龙兴,但三公子做,就一定能达到。”叶琳娇躯挺拔的漫步在室内,背着手问道:“你仔细回忆回忆,三公子找你谈话的时候,有没有问过你供货商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楞了一下立马应道:“他问了啊,他还想见见供货商,说要坐下来一块谈谈。但我当时考虑的是,供货商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本,而我跟他又不是很贴心,所以不管从哪方面考虑,我都不会给他牵这个线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他为啥要除掉你。”叶琳扭头看向秦禹:“因为你在两件事儿上的表现,都很不听摆弄。你在喜乐宫让人砍了文永刚,打了他的脸,可事后你又没有做出很大的让步,这已经让他很不舒服了,在加上他想见供货商,你又处处防着他,那在他眼里,你就是个障碍!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土渣街地面上的这些人,只听你的,却根本不听老李的。”叶琳继续说道:“而这种情况,就间接导致,只要有你在,三公子就完全没有办法控制住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既然你不听话,那他就要除掉你,换一个人上来主持药线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换谁呢?我的团队里根本没有那个人会听……!”秦禹刚刚把话说了一半,顿时就反应了过来,目光惊愕的坐在沙发上,一时间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叶琳看着秦禹,轻声回道:“对,就是你心里想的那个人。老猫!”

    秦禹无言,心里已经明白过来叶琳到底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如果老猫出来主事儿,可以满足两个必要条件!”叶琳竖起手指说道:“第一,老猫在黑街警司也是大队长,并且跟地面上的马老二,徐洋等人也是交情匪浅,换句话说,你要死了,他顺理成章的就会被推出来,当这个领头的人!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立即反驳道:“老猫的性格,跟你们想的不一样!他在有些事儿上,比我还要坚持,三公子想要完全控制他,那是做梦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必要条件。”叶琳转身继续说道:“老猫或许也是个不好管的人,可他却跟老李有血缘关系,情同父子的血缘关系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怔主。

    “老李诉求很明显,他想要在体制内一飞冲天,而他要达成这个目的,就离不开三公子他们的支持。”叶琳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所以,三公子控制不了老猫,但却可以控制老李!而老李却能在关键时候,改变老猫的想法!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里,冷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猫在执拗,在有坚持,他也绕不过亲情这一关。”叶琳直视着秦禹,轻声问道:“你想象一下,如果老李在上升的路上,遇到一件极难的事儿,并且只有三公子能办,那老猫会不会为了老李而妥协呢?呵呵,这个答案很明显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,心里突然觉得这个三公子是个很可怕的人。

    “杀了你后,三公子并不会马上就着手操控药线,而是会先跟老猫交朋友,把关系夯实!”叶琳背手说道:“等老猫顺利成章的当上了这个主事儿的人后,三公子在通过开元和黑街的频繁合作,慢慢的表达出自己的诉求。他会让老李去说服老猫,把供货商介绍给他,然后通过医药属的关系,拿下药品的生产许可和批号,在松江建厂,引进你们的供货商,拿到药品生产的核心技术……从而原地拔起来一座的新的药物公司,去跟台前的龙兴打擂台!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看,如果松江能窜起来一个跟龙兴竞争的药物公司,那对于三公子他爸这个副市长,会有怎样的政绩帮助?!”叶琳脸色严肃的说道:“这才是人家的真正目的,而非什么赚点小钱花花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会反对这事儿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第一,我觉得三公子太急了,他想三年搞出龙兴那样规模的公司,有点强行蛇吞象的意思。第二,他不管是打点医药属的关系,还是未来建厂的花销,都是要从我们这里拿钱的。”叶琳条理清晰的说道:“所以我不想太过失去理智的投资政治关系,市长四年一届……而我作为公司一把,大股东之一,那要考虑的是八年,十年,甚至是二十年之后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懂了三公子的真正意图后,心里瞬间只有一个想法,如果日后自己不妥协,那他和三公子之间,肯定要弄出个结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