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见叶琳

喜乐宫大堂内,秦禹坐了一小会后,封哥才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儿干啥?”封哥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向对方,笑着回道:“我来消费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封哥问。

    “我找叶琳。”秦禹看着对方回道。

    封哥愣了半天:“她身体不舒服,回家了,不在店里!”

    “你给她打个电话,就说我要见她。”秦禹直不愣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封哥笑了:“你是不是拿自己当上帝了?想见谁就见谁啊?!”

    秦禹摸了摸脑袋,脸色认真的说道:“你还是通知她一声,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儿,要见她!”

    封哥闻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重要。”秦禹面色严肃的说道:“关乎到你们的立场问题。”

    封哥面色疑惑的看着秦禹,斟酌好半天后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不到五分钟,封哥才走回来说道:“行,你跟我来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起身。

    二人迈步走出大厅后,秦禹就上了封哥的车,而付小豪也没有上前搭话,只自己开车跟上了他们。

    汽车沿着街道,速度不急不缓的行驶着。

    车上,秦禹至始至终都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,完全没有主动跟封哥沟通的意思,而后者也只是安静的开车,也没有搭理秦禹的意思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汽车来到了开元区一处高档公寓楼下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封哥熄火后,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秦禹跟了下去后,抬头看着二十多层高的崭新公寓,笑着说了一句:“叶老板的物质生活还是可以的哈。”

    封哥没有搭理她,迈步带着秦禹走进公寓主楼,伸手按了电梯。

    18层1801号房间门口,封哥按了门铃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叶琳披着睡衣推开了门,抬头看了一眼秦禹后,就冲封哥招呼道:“麻烦你了,回去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封哥一愣,站在原地没走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和他谈谈。”叶琳主动出声安抚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封哥这才点头离去。

    秦禹背着手,大咧咧的走进了叶琳住所,扭头打量着装修奢华的客厅说道:“嚯,这屋里真亮堂。”

    叶琳顺手关上门,伸手盘起一头秀发后,弯腰从鞋柜里拿出了一双拖鞋,打着哈欠说道:“请你换换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秦禹点头后,立马用脚蹬掉了两双臭鞋。

    “冰箱里有饮品,想喝自己拿。”叶琳走到客厅,侧躺着坐在沙发上,顺手盖上毛绒摊子,就扭头看向了投影幕上的网播节目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掏出烟盒,大刺刺的坐在叶琳对面,伸手就要点烟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感冒了。”叶琳皱眉说道:“你能有点素质吗?”

    秦禹眨巴眨巴眼睛,伸手又放下烟盒回道:“你确定自己是感冒了,而不是在躲事儿吗?”

    叶琳翻了翻白眼:“我有什么可躲的?”

    秦禹打量着叶琳漂亮妩媚的侧脸,突然笑吟吟的说道:“我在奉北临报复龙兴之前,接到了一条简讯。”

    叶琳闻声后,面漏疑惑的问道:“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简讯内容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我上哪儿知道去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简讯就是你发的。”秦禹语气轻松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叶琳眨着大眼睛,呆愣半天后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妄想症啊?我给你发简讯干嘛?”

    秦禹盯着叶琳的双眼,停顿了好一会后说道:“简讯的大致内容是,要杀我的不是龙兴!”

    叶琳闻声怔主。

    “在不确定是谁在背后要整死我的时候,我也不敢确定是谁发的这条简讯。”秦禹低声叙述道:“可现在刘志雄,三公子已经漏了,那给我发简讯的人就不难猜了。首先,发简讯的这个人,一定是了解很多内情的大人物。普通马仔和核心骨干,是一定不会知道三公子他们,要在奉北秘密除掉我的,更不会清楚,他们想把锅甩给龙兴。”

    叶琳皱着眉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我跟三公子那边有交集的人并不多,一个你,一个李叔而已。”秦禹思路清晰的分析道:“但李叔如果想通知我这个事儿,没必要发匿名简讯,再加上他今天的表现,并不像是会发简讯通知我的样子,所以就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好可笑。”叶琳无语的问道:“三公子站的多高,就有多大的风险。在市里跟他不对付的太子爷也有几位,你怎么就知道,不是别人在提醒你呢?”

    秦禹盯着叶琳,笑吟吟的回道:“你在狡辩。”

    “我狡辩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和三公子他们并不是一条心的。”秦禹看着叶琳,面色认真的问道:“对不对?”

    叶琳怔主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市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该露面的人基本都露面了,可你却在家里感冒,这合理吗?”秦禹插着手说道:“你如果和三公子的关系,真的有那么近,你今晚就是帮不上什么忙,也应该跟他们在一块等信儿吧?”

    叶琳端起水杯,长叹一声回道:“你的是想一出是一出。”

    “叶琳,你要说你不是发简讯的这个人,那简单。”秦禹低声说道:“我可以把简讯提醒的事儿,透漏给三公子那边,让他自己去查!你说,他能不能查到?”

    叶琳听到这话,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这条简讯,我很大可能已经跟龙兴整的你死我活了。”秦禹拿起烟盒,再次说道:“你说三公子,心里恨不恨这个发简讯的人?”

    叶琳闻声放下了水杯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了,为什么不承认呢?”秦禹点了根烟,很疑惑的问着。

    叶琳看着秦禹,目光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“崩了刘志雄,我和他们已经翻脸了,你没必要不信我吧?”秦禹又问。

    叶琳扭头看向窗外,皱眉思考了好一会才轻声回道:“好吧,简讯是我发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对方承认后,眼神瞬间兴奋了起来:“那你为哈要提醒我?”

    叶琳捋了捋发梢,低声回应道:“因为我不想你这么快就倒,更不想让我公司掺和到这事儿里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