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可的态度

枪击完刘志雄的半个小时后,秦禹就将可可,齐麟,小勇等人,还有小祁的几个兄弟,第一时间送出了松江市区,而这时有老李在中间调和,众人在路上也没有遭受到任何阻力。

    区外的公路上,秦禹坐在车内,低头冲着可可说道:“我尽力了,但还是没办法过了李叔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可可心里确实有埋怨,因为死的人是于瑾勋媳妇家那边的人,并且两家因为这事儿已经发生了争吵,甚至婚期都暂时取消了,所以整个于家对这事儿,都是心怀无限恨意的。

    但秦禹从奉北回来之后,做的种种事情,可可都已看在了眼里,他不是不想给自己一个交代,更不是想用拖延的方式把这事儿了了,而是确实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,在为这件事儿讨一个说法,可最后关头老李跳出来挡事儿,也确实是秦禹无法拒绝的。

    可可能理解秦禹,但心里还是恨。

    秦禹见可可沉默,再次低声说道:“刘志雄只是被摆在台面上的人,他做不了要杀我的主,所以我就是搞死他,也就是给咱自己一个安慰而已,真正下令办事儿的人,还在花天酒地,受不到一点波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也没有埋怨你。”可可低声说道:“但这事儿不算完,死了的人也不能白死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吟许久回道:“我虽然不知道刘志雄他们到底想干什么,但可以肯定的是,对面也不会收手。”

    可可扭头看向秦禹,俏脸严肃的说道:“小禹!一个团队,是不能有两个声音的,哪怕这个人曾经有恩与你,提携过你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从搞这个药线开始,你们说进货价格太高,那我们于家主动给你们往下压价,你们说手里没那么多现金,我们又准许你们一个月,甚至几个月结一次帐,你们在外面惹了事儿,我们又在江州提供人员保护。”可可轻声说道:“现在我们死了人,你老李却向着另外一伙人。呵呵,我很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秦禹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我很讨厌他。”可可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他用药线作为筹码,稳稳的当上了江南区首席议员,可回过头来,他却忘了这份筹码是谁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可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要劝我。”可可扭过头,很冷静的说道:“我是个成年人,有对任何事情和人的判断能力。”

    秦禹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也是一样。”可可继续补充道:“他要保刘志雄,却没有主动过来跟我谈,而且让你来安抚我们,把你夹在中间……你觉得你自己好受吗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秦禹长叹一声,扭头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小禹,如果你继续答应供给开元区货,那我们就不会在供给你货。”可可非常冷静且直白的说道:“我们没有大度,我们在待规划区也不需要向松江的太子爷妥协。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秦禹心里清楚,这已经可可能为他们争取到的最大利益了,因为现在于家很可能在震怒的情况下,已经要切断他们和自己的合作了,所以秦禹对可可心里是抱有感激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比较护短,你们这条线是我张罗起来的,不管是咱们有感情基础也好,还是考虑到我们家内部资源向谁倾斜也好,总之不到最后一刻,我肯定是不会撒手。”可可再次低声说道:“但我也有底线,希望你能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禹,我还是那句话。一个团队内,不可能有两个拍板做决定的人。”可可面色非常严肃的劝说道:“你早做打算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再次叹息一声,皱着眉头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行,就这样,我们先走了。”可可适可而止的岔开话题:“松江有什么变化,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我。如果后续还有争斗,我会尽最大可能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秦禹由衷的看着可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车队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回松江的路上,秦禹面色惆怅,心中隐约有着担忧。

    今天老李力保刘志雄的做法,很明显已经引起了可可的严重不满,双方心里已经埋下了雷,甚至可可已经在隐晦的提醒自己,要找机会摆脱老李,拉队伍单干。

    秦禹有一种预感,供货商和老李之间的关系,早晚有一天会恶化到冰点,而那时候他被夹在中间,又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一方面是自己在松江最硬的关系,又是自己的恩师,一方面是很支持自己的供货方,如果两拨人闹掰了,秦禹又该如何选择?

    秦禹闭着眼睛,在不停的思考着两全之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进了松江后,付小豪突然扭头问道:“哥,咱们直接回家,还是?”

    秦禹突然睁开眼睛,仔细斟酌了半晌说道:“不回家,去喜乐宫。”

    “去喜乐宫干什么?”付小豪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找找事情的起因。”秦禹低声回应道:“我得知道三公子,为啥非要杀了我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付小豪点头,开着车直接就赶往了喜乐宫方向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掏出电话,第一时间给老猫,马老二等人发了短信,通知他们先回去,自己去办点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郊的大别墅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目光阴郁的坐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……秦禹没弄死,白家也被得罪了。”瘦弱青年翘着二郎腿,打着哈欠说道:“老刘这事儿办的丑陋啊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问题是,秦禹给刘志雄搞成这个死样子,那开元区和黑街的合作,肯定也就不复存在了。”吴迪皱眉插了一句:“咱们没了货,那很难把大盘坐起来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许久后,突然抬头说道:“……把计划重新捋一下。黑街这边没法吃,咱们就绕过他,直接找供货商!”

    吴迪愣住。

    “用关系,用钱,哪怕是咱要弯下点腰,也要把供货商这关过了。”三公子眯着眼睛说道:“小猴,你去办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瘦弱青年舔了舔嘴唇:“你确定你能搞定供货商吗?我怎么有一种感觉,在奉北死的人……!”

    三公子站起身,低头说道:“我觉得任何矛盾,都是可以用利益化解开的!哪怕是死仇,他也有个价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乐宫楼下。

    付小豪停下汽车后,秦禹独自一人上了台阶,直奔大厅内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