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句话,一条命

大约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开元区荣兴公司楼下又开来了两台越野车,随即在路上奔波了数天的齐麟,剃着个大光头,领着大黄等人迈步下车。

    刚刚在夜色娱乐城门口,以及在市郊打的那极准的两枪,就是出自齐麟之手!

    众人下车后,齐麟并没有走过来和秦禹,马老二等人接触,而是转身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后,就带人直接走向了荣兴公司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小祁的兄弟,以及小勇等人,全部从道路旁胡同内走出来,默不吭声的跟着齐麟他们,一块走进了荣兴公司大厅。

    路边,秦禹坐在车内,抽着烟,声音低沉的问道:“老猫,你说这事儿我做的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老猫楞了一下,低着头回应道:“没问题。但我敢向你保证,他事先肯定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荣兴公司大厅内,齐麟单手插兜,直奔楼梯上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楼上一阵脚步声响起,七八个人面色慌张的冲了下来,也有两三人手里拎着枪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啥的?”对方领头一人喝问。

    齐麟摸了摸光头,直接让开了身位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突兀间一声枪响泛起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对方领头一人,大腿中弹,直接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齐麟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,迈步继续向上走:“我是奔着杀人来的,不想死的都给我滚!”

    对方剩下的几个人,目光惊恐的看着齐麟他们,不自觉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齐麟身后的兄弟,全部举起了抢,瞪着眼珠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刘志雄满头是汗的拿着电话催促道:“人到没到呢?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一阵刹车声泛起后,一台汽车停在路边,紧跟着老李推门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禹第一时间看到了李叔,眉头紧皱的说道:“来的可真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做的没毛病。”老猫立即抬头说道:“但事儿你们谈,我不馋和!”

    说完,老猫推门就下了车,甚至都没有跟老李打招呼,而是直接走向了旁边的小树林。

    老李整理了一下衣衫,快步走到汽车旁,弯腰就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抽着烟,没有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碰他。”老李扭头看向秦禹,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动了会有**烦。”

    “叔,他要杀我!”秦禹语气平淡的低头回应道。

    老李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秦禹狠狠吸了口烟,也不再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二人僵持了能有不到十秒后,老李咬着牙再次说道:“要以结果处理事情!现在你没死,但刘志雄要死了,事情就变质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抬起头,目光通红的看着老李问道:“我说,他要杀我,你听见了吗?李叔!”

    “我听见了!”李叔情绪瞬间变得激动:“可刘志雄是三公子摆在明面上的人!你这么搞他,后果是什么?你能承受吗?”

    秦禹再次沉默,只直愣愣的看着老李。

    “我在上面最大的关系,就是三公子的他爸。”老李摊开手掌,声音竟有些哀求的说道:“你搞了刘志雄,我们闹翻脸了,你让我以后怎么办?!我刚到江南,没有班底,没有白家那样的人脉,无论提议往下推行那个政策,那都需要上面有人支持!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秦禹依旧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!”老李激动的劝说道:“从整个药线开始,你们惹出多大的乱子,最后都能被摆平掉!但那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啊,小禹!我们能这么顺,是因为站队正确的结果,可你现在把自己身上的标签摘了,和他们彻底撕破脸,那你以后怎么面对袁克,面对白家?甚至还要面对,来自曾经同一阵营的人打压?这些你都考虑过吗?”

    “叔,如果我在奉北死了,那这些事儿,对我来说还有意义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老李顿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开元区的利润我让了,货我也给了,该跪下的时候,我也跪下了。你还想我怎么样?”秦禹看着老李,指着自己的胸口问道:‘他都要杀我了?我还考虑什么阵营不阵营的吗?啊?李叔!”

    老李咬着牙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好,退一万步说,他杀我的事儿,我认了,但可可那边我又怎么交代?!”秦禹红着眼珠子问道:“人家的亲戚能白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楼上泛起一声枪响,齐麟一脚踹开办公室的房门,带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厅中,刘志雄拿着电话,猛然抬头看向众人,脑瓜子翁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齐麟也不搭话,低头撸动枪栓后,直接举起了枪喊道:“拽俩人进来,让他们看看是谁开枪崩的他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门外的两个马仔被扯脖子拽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别开枪!”刘志雄摆手喊道:“老李已经来了,你整死我,就把他坑了!”

    齐麟闻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等一下行不行?”刘志雄非常慌乱的喊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老李低头沉默许久后,突然问了一句:“小禹!我对你怎么样?!”

    “没说的。”秦禹毫不犹豫的回应道:“长这么大,没人对我这么好过!”

    “好,那理由我们不说了!”老李声音沙哑的回应道:“我就以个人身份求你,今天你别碰他,?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,顺着窗户扔掉了烟头。

    老李心里非常清楚,他这么说是一次情感绑架,而这种绑架只能用一次,就一次!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车内响起一阵电话铃声。

    “喂?!”秦禹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老李在?”齐麟问。

    秦禹闭着眼睛,足足沉默了三四秒后,才眼圈通红的说道:“我们的命,都是李叔给的!”

    齐麟沉默。

    “留他一条命!”秦禹闭着眼睛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齐麟甩手两枪,全部打在了刘志雄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刘志雄当场跪在了地上!

    齐麟迈步上前,一脚踹在刘志雄的胸口,后者惨嚎着仰面到底。

    齐麟低头将枪口对准刘志雄的两条膝盖,脸色冷峻的再次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一梭子子弹全部打空之后,刘志雄双腿的膝盖已经彻底憋了下去,整个人也疼的昏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,车内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向老李,竖起一根手指说道:“叔,就这一次!就一次!”

    老李沉默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要在跟背后搞小动作!我会主动接触白家,只抽一成利润供给他们货,然后拉开阵势跟这帮***玩玩!”秦禹说完,推门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共更新九章。凌晨四章,晚上五章。明日一早无更,晚上三章连发。

    另外要再次感谢一下上周的土豪读者打赏,你们整的我有点不安了,所以这周爆发了。

    求订阅,求推荐票哈!这月有希望第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