蹲着,一直蹲着

亚朵酒店一楼大厅。

    前台内的姑娘拿着对讲喊了几声后,才将照片返回给外面的男子,并且言语客气的说道:“他们在餐厅。”

    “几个人?”男子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我不太清楚。”姑娘摇头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带我们上去。”男子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姑娘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七八个人跟着前台姑娘来到餐饮楼层,站在了包厢门口。

    “就这间。”姑娘指着房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让开。”男子低头拔出S枪,伸手就推开了包厢门。

    室内,领导正在和客户笑呵呵的扯着淡,喝着饭后茶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男子持枪进入包厢,指着屋内众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领导闻声怔住,坐在原位上眼神迷茫。

    “荣兴区警司的,”男子左手亮出证件,面无表情的喝问道:“谁叫吴天胤?”

    吴天胤回头看向对方,见到男子左手拿的工作证,以及右手握着的枪,当场脸色变得煞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这里没有叫吴天胤的啊,”领导站起身,皱眉回应道:“你是不是找错了?”

    警员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最终目光停留在吴天胤身上:“你叫啥?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都别动,靠墙站好。”另外一名警员上前,左手摁住吴天胤的肩膀,不让他起来,同时右手也亮出了枪,指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领导双眼迷茫:“这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靠墙站好,听不懂啊?”男子皱眉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靠墙站好?!”领导脸色涨红,十分气愤的问道。

    三个客户一脸茫然的看向众人,坐在原位上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门口处,剩下的几名警员,或拎着枪,或拿着巡逻用的警棍,直接迈步围上了领导,伸手推搡着吼道:“让你靠墙!”

    领导一看对方手里有枪,心里也虚了,皱眉离开座位,直接靠在了墙边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起身,目光茫然的跟领导站成了一排。

    此刻,吴天胤已经反应了过来,立马起身来到领头警员身边,低声说道:“大哥,大哥,我知道是啥事儿,我们出去说行不?这都是我公司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说?你叫吴天胤啊?”警员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吴天胤扭头瞄了一眼领导后,声音很小的回应道:“出去说,行不行?我配合你们就完了呗!”

    警员皱眉盯着吴天胤:“我问你叫啥,你含糊什么?”

    吴天胤拉着警员的胳膊:“大哥,我求你了,咱出去说行吗?”

    “别碰我。”警员左手直接推开吴天胤,右手持枪吼道:“你往后站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咬了咬牙,额头已满是汗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叫吴天胤?来,你把居留证拿出来。”警员指着他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领导似乎听出了端倪,所以也是目光很疑惑的看向了吴天胤。

    “来,把证件给我。”领导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天胤犹豫半晌,低头掏出了证件,伸手交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警员皱眉扫了数眼,立即质问道:“你这不是就叫吴天胤吗?我刚才问你,你为啥不回话呢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来这儿是出差,这身份也对上了,咱出去说行吗?”吴天胤满脸哀求,语气低三下四的说道:“我昨天去过你们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叫吴天吗?”领导非常疑惑的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回头看向对方,极力解释道:“那是我曾用名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用过假名啊?”警员看着吴天胤,伸手指着地面吼道:“来来,你先蹲下,双手背后。”

    “长官!!!”吴天胤此刻双目通红,双拳紧握的吼道:“我昨天去过你们那儿了,就不能出去说吗?”

    “你干过什么事儿,自己心里不清楚啊?!”警员瞪着眼珠子回应道:“我是在执行公务,为什么要跟你出去说?其他人的身份,我不用核实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去过你们那儿备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看到你的备案。”警员根本不听吴天胤的解释,只转身冲着墙边众人吼道:“来来,把你们的证件都拿出来,快点的。”

    领导目光阴沉的看了一眼吴天胤,咬牙摸向了裤兜钱包。

    客户一脸懵B,目光惊愕的扫了一眼吴天胤低语道:“这都是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都别说话!”警员呵斥了一声,转身冲着同事说道:“拿警务通验一下他们居留证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警员闻声拽出腰间,十几厘米长的警务通,低头将屏幕点亮后,就走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吴天胤双眼绝望的看着这一切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墙边的众人拿着居留证,挨个在警务通上刷了一遍后,领头警员才出言问道:“他们有暴动类的前科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警员摇头。

    “暴动?!”客户目光惊愕的扫了一眼众人,眼神里已全是怀疑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一点误会,调查完就好了。”领导立马冲客户宽慰道:“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客户看了他一眼,根本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咋的,还用带回去吗?”拿着警务通的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警员收起枪,抬头看了一眼众人,低声说道:“去他们房间,挨个搜一遍行李,如果没有违禁品,就可以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搜我的就行了,你搜他们的干啥?”吴天胤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警员皱眉回头,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谁能辨别和你在一块的人,没有问题呢?如果有违禁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天胤双拳紧握,浑身颤抖的看着对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拿他们门卡去搜。”警员指着同伴说了一句后,摆手冲吴天胤指挥道:“你蹲下!”

    吴天胤目光冰冷的看着对方,犹豫了许久后,最终还是弯曲了双腿,一如十二年前被捕时一样,抱头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领导俯视着看向吴天胤,眼神中全是怒火。

    七八名警员,从进屋后开始的所有举动,全部是符合调查程序的。因为吴天胤曾经犯过的罪比较特殊,并有着很高的再犯同一类罪行的几率,所以他是政F严密监管的对象,就跟末世前的贩D一样。

    可程序虽然是没问题的,却执行的非常冰冷,就跟室外常年飘雪的寒冬一样,久久不见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,狗厂内。

    马老二坐在椅子上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怎么回事儿,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周铭擦了擦脸上的血,沉默许久后问道:“能不能先给我打一针狂犬疫苗……我踏马的感觉身上被咬的有点痒!”

    刘子叔一听这话,顿时炸了,上去就是一巴掌:“我踏马想给你打点***,你怎么话那么多呢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