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大区,集体摇滚

开元区荣兴日产品公司办公楼内。

    刘志雄目光焦躁的抽着香烟,思考好了一会,才站起身拨通了三公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咱的人没得手。”刘志雄话语凝练的说道:“但老白惊了,秦禹那边也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点事儿都办不好?”三公子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你不说枪手已经准备好几天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老白坐的是防弹车,拖延了一些时间。”刘志雄低头回应道:“而且让我奇怪的是,对面竟然有准备!”

    “什么准备?”三公子问。

    “枪手准备扔雷的时候,有人暗中打了他一枪。”刘志雄面色严肃的解释道:“枪手的分析是,可能夜色里的人干的,但我觉得不像啊!对方不可能这么快反应过来,你想啊,老白头在这儿之前绝对不会算到有人要弄他的,更不会觉得秦禹敢真干死他,不然他不会去夜色的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刚才枪手给我打电话,说已经处理完后面的事了,要来找我。”刘志雄如实说道:“他们办的有点快,再加上这个事儿越看越蹊跷,所以弄的我心里有点含糊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吟半晌:“你的意思是,不是老白有准备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刘志雄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吧,快点!”三公子突然说道:“别来会所,直接去我别墅,咱们见面说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快哈!”三公子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刘志雄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会所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从按摩床上起身,立马冲旁边的人招呼了一声:“走走,先回去,不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瘦弱青年好奇的问道:“出啥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江南的事儿没办成。”三公子皱眉说道:“我约了老刘去别墅!”

    “没办成?”吴迪起身后立马啐骂道:“这个刘志雄找的人,怎么都这么废物啊?几次事儿了?都办的这么水?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了,见面再谈吧。”三公子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向了门口,同时拨通了老李的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荣兴公司内。

    刘志雄跟三公子通完电话后,立马就拿起外套,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,司机略显慌乱的喊道:“刘总,楼下来了不少车,全停对面了,而且我看见马老二了。”

    刘志雄听到这话,登时愣在了原地:“人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就在路对面!”司机咽了口唾沫回应道:“但后门那边也有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刘志雄瞬间扔下外套,快步跑到了窗口处,拉开窗帘就往楼下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街对面,六七台越野车停在马路牙子上,没熄火,亮着大灯。马老二领着七八个人,抱着肩膀,正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办公楼。

    刘志雄额头瞬间见汗,思考许久后,立马吩咐道:“告诉路面上的兄弟,马上过来,快一点!”

    “知……知道了!”司机结巴着点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刘志雄再次拉上窗帘,第一时间拨通了三公子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你出门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出不去了,秦禹他们到了。”一向沉稳的刘志雄,此刻表情已经慌了,他语气急迫的说道:“楼下来了几十个人,把主楼前后都围上了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愣住。

    “秦禹肯定知道了,枪手也百分百的折了!”刘志雄反应极快的问道:“他打算动我了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眨了眨眼睛,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:“你不要出来了,我马上给老李打电话,让他过去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现在只有老李说话好使,你快点让他过来!”刘志雄声音急迫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小勇独自一人走到越野车旁,拽开车门冲秦禹问道;“我进去?!”

    “不让你办,有人办他。”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马上到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进去?!”小勇问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,某高档棋牌室内,一个小青年正在低头跟朋友玩着扑克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两台汽车停在棋牌室门口,白纲领着广哥等七八个人,大步流星的上了台阶,走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是要开房玩牌吗?”

    “不,?我找人。”白纲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后,只带人走向了走廊深处,顺着楼梯来到了三层。

    包厢内,青年吹着暖风,吃着水果,扭头冲着旁边的女伴说道:“你去叫人进来,给我洗洗脚,坐的腿都酸了。”

    女伴闻声起身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开,白纲率先领人进屋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回头,惊愕的看着白纲等人问道:“你们干啥的啊?”

    白纲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目光最终聚集在了那个青年的身上:“你叫刘阳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的啊?”刘阳拧着眉毛站起,语气蛮横的问道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谁也不是,呵呵!”

    白纲笑着后退。

    “刷,刷……!”

    广哥等人从怀里拽出大坎刀,瞬间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艹,你们干啥?!”刘阳扯脖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广哥等人也不搭话,只抡起坎刀,冲着刘阳就猛剁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屋内啥时间爆发出阵阵尖叫之声,刘阳还没等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儿,就被坎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刀!

    五刀!

    十几刀!

    “行了,停一停!”广哥擦了擦脸上的血,抬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地面上,刘阳脸颊,身上,全是明显的刀伤,鲜血将地板缝隙都给浸透了。

    白纲迈步上前,低头看着牌桌问道:“那个是刘阳的手机?!”

    众人躲在旁边,满面惊恐,都不敢回话。

    “哪个是?!”白纲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女伴犹豫了一下,伸手指着一部白色手机说道:“那个是!”

    “锁能解开吗?”白纲问。

    “能!”女伴点头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白纲用刘阳的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!?你又咋的了?”刘志雄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是白纲,刚剁完你儿子!”白纲面无表情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刘志雄闻声瞬间呆愣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爸让我告诉你!这事儿不算完,你听懂没?”白纲问。

    刘志雄目光惊愕,一时间不知道回啥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可能够呛了,你要能出来,来看看他吧。”白纲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,转身喊道:“走了!”